舒卷綠色文明圖畫

本報記者 禹偉良 郝 洪 崔 佳 程遠州

2017年10月13日10: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 人民日報 》( 2017年10月13日 01 版)

俯瞰長江和漢江交匯處的湖北武漢漢口龍王廟江段。

  三千裡漢水自秦嶺奔騰而下,即將與長江交匯之際,轉身回望,勾勒出美麗的漢江灣。

  這裡,產出了武漢第一塊肥皂、第一桶油漆,最多曾聚集300余家工業企業。

  今天,百年老工業基地脫胎換骨。99家化工企業全部遷離,沿江而立的煙囪消失了,10余公裡蔥郁森林取而代之,江灘上集聚起電子商務產業、養老、教育、衛生公共服務機構。

  萬裡長江,華麗轉身的何止一個漢江灣?

  “當前和今后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實施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核心理念和戰略定位,變革性地重塑長江,中華民族古老母親河煥發新的生機和活力。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

  ——新理念,重塑長江發展格局

  9月18日,武漢硚口,漢江灣腹地。

  巨大的鍋爐正熱騰騰地“蒸”著泥土——重度污染的土壤被運送到“鍋爐”中蒸燒,土壤中污染物揮發成煙氣后達標排放。

  不遠處,數個塑料大棚裡“種”的也是泥土——污染土壤中加入藥劑,氧化分解污染物。

  這片土壤“病”得不輕,曾經集聚的化工企業造成的污染最深達12米,約800畝土地治理成本達數億元。但是,這環保歷史欠賬不能不還。

  長江流域是我國經濟重心所在,以佔全國約1/5的土地面積,貢獻了全國2/5以上的經濟總量。然而,傳統路子的大開發對長江過度索取,一些地方在沿江地區密集布局高污染企業,讓長江透不過氣來。

  一江春水,是“分而食之”,還是“分而養之”?打破思維慣性不易。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上海分中心秘書長郁鴻勝說:“國家啟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規劃的時候,很多人以為上大項目、大開發的機會來了,一談發展就是GDP,沒意識到要保護性建設、發展。”

  2016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振聾發聵地提出“當前和今后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大戰略思想。

  新理念,重塑長江經濟帶發展格局。

  這一年9月,《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印發,這是我國首個將生態文明、綠色發展作為首要原則的區域發展戰略。

  立下“長江生態環境隻能優化、不能惡化”的軍令狀,沿江11個省市硬化約束,鐵腕護江。

  一系列專項整治行動正式啟動。化工,控增量、減存量﹔非法碼頭、非法採砂,清理關停……

  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競相實行。貴州、湖北建立產業准入負面清單制度,湖南對全省79個限制開發區域縣取消了人均GDP考核,江蘇力推22項環境保護制度綜合改革……

  一年多來,長江經濟帶天然林全面停伐,900余座非法碼頭關停,一大批化工企業從長江岸線遷離。今年7月,《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提出,以改善生態環境質量為核心,銜接大氣、水、土壤三大行動,一場生態環境建設立體戰役在長江沿線拉開帷幕。

  從“化工鎖江”到“創新賽跑”

  —新動能,逐夢黃金經濟帶

  不搞大開發並非不發展。“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先行示范帶、創新驅動帶、協調發展帶”,習總書記提出了新常態下推動長江保護發展的更高要求。

  “生態文明建設絕不是單純就環境來解決環境問題,而是在生態文明理念指導下的經濟方式、生活方式、社會發展方式、文化與科技等方面的系統性革命。”復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包存寬說。

  一方面,是在淘汰落后過剩產能上做“減法”,另一方面,則是在改革創新和發展新動能上做“加法”。

  向改革要活力。上海、浙江、湖北、重慶、四川五大自貿區貫穿長江經濟帶。把擴大開放同改革體制結合起來,把培育功能同政策創新結合起來,大膽闖、大膽試、自主改,上海自貿區改革創新理念、100多項制度創新成果、37項投資領域改革措施,源源不斷溯江而上復制推廣。改革新作為贏得發展新空間。成都自貿區挂牌百天新增注冊資本超千億元。

  向創新要動力。謀劃創新布局、整合創新資源、釋放創新動能,長江沿線11個省市自主創新賽跑風生水起。

  首批三大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兩個落子長江經濟帶。上海、合肥建起世界先進水平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群,代表國家在更高層次上參與全球科技競爭與合作。上海光源每年實驗運行約5500小時,在能源、材料和生物領域產出了一批有世界影響力的重大成果。

  61個國家級高新技術園區,集聚起電子信息、新材料、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武漢“中國光谷”,承擔了國家“863計劃”光通信領域80%的重點課題,主導創制國際標准10項,國家標准282項。

  長江經濟帶(復旦大學)發展研究院今年8月發布的“長江經濟帶城市科技創新排行榜”顯示,長江經濟帶有8個省市創新能力指數提升超過10以上,浙江提升21.92,江蘇提升19.12,安徽提升17.74。

  堅守“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實踐基准,長江巨龍踏著“引領全國轉型發展的創新驅動帶”節奏起舞。今年上半年,長江經濟帶11省市中10個地區GDP增速跑贏全國平均水平,新動能加快蓄積。例如,重慶經濟保持兩位數增長,位居全國前列﹔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長26.3%,對全市工業增加值的貢獻率達到37.4%。重慶市涪陵榨菜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趙平感慨,“良幣”驅逐“劣幣”。去年,該集團升級改造污水處理廠,加快產品結構調整,新開發的單品一年賣了10個億。

  城市群協同打破體制藩籬

  —新機制,讓“黃金水道”產出“黃金效益”

  一江春水向東流。誰的滿江春色?誰的“黃金水道”?

  長江以水為紐帶,連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形成經濟社會大系統,無論生態保護還是經濟發展,誰都不可能獨善其身。

  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場合談到長江經濟帶建設,都強調“協同發展”——

  “長江流域要加強合作,充分發揮內河航運作用,發展江海聯運,把全流域打造成黃金水道。”

  “要增強系統思維,統籌各地改革發展、各項區際政策、各領域建設、各種資源要素,使沿江各省市協同作用更明顯。”

  理念相通,“黃金水道”才能暢通。

  “長江經濟帶要集約化、精細化發展,就是要尋求最佳匹配、最佳組合、最佳協同方式。”武漢新港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張林說。

  2015年秋天,長江流域內48個城市、59個園區聚首上海謀求合作,上海張江高新區、武漢東湖高新區、重慶兩江新區、南京高新區和合肥高新區共同牽頭成立了長江流域園區合作聯盟。此前3天,上海舉辦的長江流域園區合作對接會已達成了40多個項目合作意向。

  一年后,園區合作聯盟旗下的長江流域智能制造與機器人產業聯盟成立,它涵蓋了長江流域內智能裝備和機器人產業鏈,意欲用10年時間推動成長一批億元企業和百億級以上的企業集團。

  政府搭台,推進市場主體合作,讓資源、資本無縫對接。生產要素打破行政體制的束縛,合眾連橫,澎湃出強大的動能。

  制度協同,長江巨龍才能騰舞。

  在《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中,長江三角洲城市群、長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三大城市群定位長江經濟帶三大增長極。

  “國家戰略從城市群破題,統一規劃布局,有助於打破行政壁壘、體制藩籬,在更高層次上引領區域協同。”郁鴻勝說。

  短短一年間,長江經濟帶政府間合作頻繁。

  浙江宣布在嘉興設立全面接軌上海示范區,嘉興軍民合用機場被納入上海機場建設“一軸兩翼”規劃。

  武漢、長沙、合肥、南昌“抱團”合作,就業創業政策統一互惠,工商政務信息整合共享,質量技術監督一體化。

  成渝兩地聯合編制城市群產業專項規劃,尋找跨區域整合資源、協同發展的良方。

  深水區合作不易,而一旦建立起順應協同發展的一體化規劃、管理、體制,長江經濟帶將爆發出驚人的加速度。

  走出不一樣的發展路子

  —新文明,一江清水澤千秋

  浩蕩長江,在入海口勾勒出一座世界最大的河口沖擊島——崇明島。1000多年來,崇明島不斷長大,現在灘涂還在以每年80至100米的速度向東海淤漲,而上海對這座島嶼的開發邊界卻不增反減。

  今年7月,“崇明2040”規劃草案公示,優化調整開發邊界,由現行規劃157平方公裡“瘦身”至133平方公裡﹔扣除河流水面,全區城市開發邊界內可新增建設用地由53平方公裡壓縮至36平方公裡﹔此外,還戰略留白17.2平方公裡。

  在長江中游武漢,也留有一片“處女地”。南岸嘴,長江與漢江交匯的鴨嘴形區域,其區域位置之於武漢,相當於陸家嘴之於上海。自2000年動遷以來,這片180畝土地已空置了17年。

  17年來,30余種開發設想曾放置武漢市領導案頭,卻始終沒有落筆——這塊地,沒想清楚,寧可不動!不能做建設性破壞,要為未來適當留白。

  長江經濟帶發展牽一發而動全身,在發展與保護的問題上,總會存在“兩難”“多難”問題。

  對此,習近平總書記講得很透徹:“保護生態環境、建立統一市場、加快轉方式調結構,這是已經明確的方向和重點,要用‘快思維’、做加法。而科學利用水資源、優化產業布局、統籌港口岸線資源和安排一些重大投資項目,如果一時看不透,或者認識不統一,則要用‘慢思維’,有時就要做減法。”

  快與慢,加與減,考驗著管理者的政績觀和治理能力,而這,恰恰是長江經濟帶構筑生態文明的關鍵。

  縱觀世界各大河流,均經歷過大開發后綜合治理、環境改善的歷程,但如何在優先保護生態環境基礎上,使黃金水道產生黃金效益,並沒有現成經驗可循。

  作為我國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實施的區域開發開放新戰略,長江經濟帶戰略的大手筆,體現在撐起中國經濟發展大格局——聯動“一帶一路”,輻射京津冀,勾連起廣袤內陸和寬廣海洋﹔更體現在發展理念上的成熟清醒和從容自信——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賦予生態文明建設前所未有的實踐意義。

  9月23日,重慶涪陵區高家村。村民們三三兩兩坐在楊柳溪邊門口聊天,遠處林木蔥綠,新翻的土地正准備迎接新一季榨菜的栽種。

  流經高家村的楊柳溪是長江無數細小支流中的一支,曾因污染嚴重,村民們意見很大,甚至直接從黑色溪水裡舀水燒開“請”下鄉干部喝。當地政府規范榨菜企業生產廢水排放,建設專用榨菜廢水收集管網。楊柳溪重新清亮,村裡的榨菜加工也走上正軌,長江邊綠意盎然,日子越過越滋潤。

  長江萬裡,江流綺麗。在生態優先的新發展理念下,漫江清水滋養著永續發展的新文明,正浩蕩東去。

(責編:黃凌、張祎)

圖片新聞

  • 江北:社體指導員每月可享專項津貼江北:社體指導員...
  • 江津獲評“中國富硒美食之鄉”江津獲評“中國富...
  • 城口:推行河長制 保護好山好水好生態城口:推行河長制...
  • 墊江創新舉措推進平安建設墊江創新舉措推進...
  • 北碚清除朝陽正碼頭違規攤點北碚清除朝陽正碼...
  • 萬盛:剪紙迎盛會萬盛:剪紙迎盛會
  • 第六屆重慶演出季10月中旬啟動 最低票價30元第六屆重慶演出季...
  • 本月11日至27日 重慶異地用警集中查酒駕毒駕本月11日至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