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攻堅“兩不愁三保障” 描繪民生福祉新畫卷

崔佳 張祎 劉政寧 劉祎 黃亞輝

2020年04月15日08:28  來源:人民網-重慶頻道
 

  一場春雨過后,地處武陵山區和秦巴山區的渝東南、渝東北地區,崇山峻嶺間雲霧繚繞,層巒疊翠處蔚為壯觀。這綿延的大山,曾如道道屏障,讓貧窮出不去,富裕也進不來。

  去年4月以來,重慶市委、市政府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重慶重要講話和在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夯實工作舉措,讓“兩不愁”真不愁,使“三保障”有保障。

  時隔一年,這些大山深處的水土能養好一方人嗎?“兩不愁三保障”的問題解決了嗎?他們對未來又有著怎樣的期待?近日,人民網記者深入武陵山區和秦巴山區深處,進行了實地探訪。

啃下“硬骨頭”,突出問題動態清零

  脫貧攻堅戰進入決勝的關鍵階段,面對的是底子最薄、條件最差、難度最大的“硬骨頭”。而在“硬骨頭”中,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脫貧最大的壁壘。

  突如其來的倒春寒,讓張國鳳老毛病又犯了。見到她時,她正躺在醫院裡輸液。兩個孫子一頭一尾坐在病床上,聽著她講故事。“屵山屵山,看病翻山。”張國鳳家在重慶市彭水縣岩東鄉屵山村5組,前些年,治病欠下5萬多元,家裡捉襟見肘。

  “窮,不怕,政策好,我們肯干,日子會越來越好,但看病不方便確實惱火。”提起看病難,張國鳳一肚子苦水:“以前看病,要步行3~4個小時山路去縣城,大清早出門不說,晚上回不來隻能住親戚家,慢性病經不起折騰啊。”

  張國鳳的“看病難”不是個例。屵山村有10個村民小組,905戶2720人,以前隻有一個村衛生室,遠遠不能滿足當地群眾的看病需求。

  如何啃下這塊“硬骨頭”?當地決定在村裡建一所醫院。

彭水縣岩東鄉衛生院屵山分院。張祎攝

  很快,岩東鄉衛生院屵山分院開建並投入使用。醫院佔地面積4000平方米,開設有門診、彩超、放射科、住院、中醫藥綜合區等科室,常設48張病床。院長姚劍介紹,去年一年,屵山分院門診人數達16771人次,住院人數3881人次,其中貧困戶住院人數佔近40%,輻射周邊人口達1萬余人。這個“豪華版村衛生室”有效解決了當地及周邊群眾看病難的問題,真正做到了“小病不出村”。

  在屵山村500公裡之外的巫溪縣,因病致貧同樣是最難啃的“硬骨頭”。截至目前,巫溪縣仍有918戶、2633人未脫貧。其中因病、因殘致貧的681戶,佔比74.18%。

  家住巫溪縣通城鎮涼風村的劉寬晏正是其中之一。多年前,劉寬晏的兒子在巫溪縣城經營一個修車店,日子過得還算可以。不料,兒媳精神失常、兒子做心臟搭橋手術、老伴患子宮癌……除了72歲的劉寬晏,一家人全是病號。

  從2014年起,劉寬晏的名字就一直在貧困戶序列之中,至今仍未摘除。不是他懶,實在是負擔太重,每年一家人住院、吃藥都要花不少錢。2019年,他們一家四口各類醫療費共計58539元,報銷52685,需自付5854元。 

  但這筆接近6000元的開支,對於劉寬晏來說仍是巨大的負擔。“對於這類‘貧中之貧’,政策性兜底很關鍵。”巫溪縣通城鎮黨委書記王兵說,2018年,劉寬晏一家被納入低保范疇,每人每月有375元的保障,兩個老人每月共可領養老金259元,兒媳每月可享殘疾人護理補貼70元。目前,村裡正計劃給劉寬晏提供一個公益性崗位,每年可收入6000元。

  “落實中央要求,重慶堅持把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作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基礎性戰役、底線性任務和標志性指標。”重慶市扶貧辦主任劉貴忠介紹,截至去年底,排查發現的5155個“兩不愁三保障”問題點已實現動態清零。在強化基本醫療保障措施下,2019年,全市因病致貧戶較2018年減少79.8%,較2014年建檔立卡時減少96.4%。

落實“四個不摘”,授“魚”也授“漁”

  今年2月22日,隨著最后4個縣正式退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序列,重慶市14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區縣和4個市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區縣全部實現脫貧摘帽。

  為鞏固脫貧成果,重慶提出,對已脫貧摘帽縣要認真落實好不摘責任、不摘政策、不摘幫扶、不摘監管的“四個不摘”要求,做到結對幫扶不脫鉤、不斷檔。

  今年46歲的張定美,怎麼也沒想到他會成為貧困戶。憑借嫻熟的空調維修手藝,他原本在外務工收入還不錯,一人撐起整個家庭。2017年,腰部不慎重傷后,因無法登高作業,他開始囊中羞澀。

  張定美受傷致貧,很快就被他家所在的萬州區龍駒鎮梧桐村動態監測到,托管養殖蘆花雞、安排公益性崗位……一系列幫扶政策紛至沓來。

  “政府幫一把,自己也要加油干!”在扶貧干部的幫扶下,張定美在自家林地建起了雞棚,首批養的500隻蘆花雞,半年后就賺了近2萬元。

  “養雞可比在外打工強多了,今年我要養兩千隻。”陽春三月,張定美站在山坡上,望著剛剛建好的12個雞棚,笑容燦爛。

  “實施產業扶貧、就業扶貧、鄉村旅游扶貧等十個專項行動,重慶437家市級單位組建18個扶貧集團,結對幫扶18個深度貧困鄉鎮及所在貧困區縣﹔38家市屬國有企業幫扶4個未摘帽縣,重慶主城區都市圈18個區結對幫扶14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區縣﹔金科、融創等1706家民營企業幫扶1468個村。”重慶市扶貧辦相關負責人介紹,作為實現穩定脫貧的重心工作,在發展產業時,必須建立起產業與農民的利益聯結機制,讓他們能從中真正受益。

  置身於武隆區后坪鄉天池苗寨,可見四周青山合圍,景區內雙湖環繞。春天的陽光下,梨花白勝雪,屋舍似魚鱗,不啻為一個度假養心的好去處。

游客在武隆天池苗寨游玩(資料圖)。武隆區委宣傳部供圖

  “以前可不是這樣,經過我們的‘三變’改革,才有了如今的變化。”后坪鄉黨委書記宗曉華介紹,苗寨通過先后召開40多次寨民會議,全面開展清資核產,引進武隆區旅游龍頭企業喀斯特旅游產業集團公司下屬惠農鄉村旅游公司出資300萬元現金,與44戶寨民以寨內田土林房10年經營權折合人民幣500余萬元合股聯營,注冊成立苗情鄉村旅游股份合作社,形成“公司+合作社+農戶”的經營模式,採取“固定分紅+收益分紅”方式共同經營天池苗寨。“壯大村集體經濟,也拓寬農民財產性收入渠道。”宗曉華說。

  打造一新的天池苗寨成功入圍第二屆重慶文旅新地標,並於2019年9月開寨迎客,當年即實現固定分紅52.25萬元,入股寨民戶均分紅1.16萬元。

美麗鄉村蝶變,繪就幸福生活新畫卷

  田野數行垅,油菜滿山花。戶庭無塵雜,宜居人人夸。

  春日午后,走進彭水縣大埡鄉大埡村1組唐家壩人居環境整治示范點,所見所聞引得外來游客詩興大發。冬去春來,草長鶯飛,吊腳樓的飛檐青瓦見証了村落的蛻變。

航拍彭水縣大埡鄉大埡村唐家壩。彭水縣委宣傳部供圖

  69歲的村民李永發,喜歡在農閑時坐在房屋前休憩。之所以會養成這個新“愛好”,還得從房屋整改、村貌改善說起。以前,李永發家連個像樣的廚房都沒有,用茅草搭個遮雨棚,湊合在裡面做飯,旁邊就是豬圈,一下雨滿院子異味。

  2018年開始,村裡開始進行人居環境整改,李永發家的老房屋迎來“新生”。裝瓦刷漆加固保住宿,起底加蓋新修添廚房,分離規劃擴容蓋豬圈……很快,房子煥然一新,廚房寬敞明亮,新修的豬圈與家裡隔著馬路分開。

  大埡村此次人居環境整改涉及農戶73戶332人,在改造中,以當地常見鄉土元素為切入點,修飾增加飛檐、坡屋頂、雕花窗、穿斗梁、木板牆等部件,體現當地少數民族建筑特色。“這才叫美麗鄉村,去年鄰居開了個農家樂,一到周末節假日,接待游客忙都忙不過來,今年我也想參與進來。”李永發笑著,眼裡滿是憧憬。

  “菜地灣,窮地間兒,大山擋路難登天兒。缺少經濟缺人氣兒,家家戶戶離鄉關兒。”過去的菜地灣是武隆縣后坪鄉白石村貧困的縮影,群山阻隔,交通不暢,山民們隻能背井離鄉,出門闖蕩。

  修路改土,發展產業,整治環境……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這些年,白石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地百姓把順口溜都改了:菜地灣,新地間兒,寬敞公路通門邊兒。屋檐院壩都干淨兒,有山有樹入畫片兒。

鄭少生和兒子鄭發海在果園裡忙碌。劉政寧攝

  暮春時節,海拔較高的巫溪縣通城鎮長桂村李花仍開得燦爛,遠遠望去,就像白雪點綴在山間。一年之計在於春,隻要沒下雨,77歲的鄭少生和兒子鄭發海就會掄著鋤頭在果園裡忙碌。

  見到記者前來,鄭少生放下鋤頭,雙手交叉拍了拍,笑呵呵地招呼進屋坐。房子是3年前建的,磚混結構,近6萬的總費用中,自己隻花了7000多元。“現在家門口就是公路,新房住得舒服,發展產業也方便。”鄭少生說,再過兩年,果樹全部豐產后,每年至少可以收入8萬元以上。

  如今,鄭少生每天要喝一盒牛奶,鄭發海每年至少要買兩套新衣服,“現在日子越過越有盼頭,這幾年,我就專心種好李子樹,存點錢,把房子加蓋一層,爭取早點兒娶個媳婦。”望著滿山的李花,鄭發海聲音不大,卻異常清晰。

  “在大山深處,現在缺吃少穿的現象基本上不存在了,醫療、教育、住房、飲水也都有了保障。”巫溪縣扶貧辦主任杜森林說,相信隨著各項產業、政策的持續推進,大山裡的老百姓生活會越來越幸福,也會有更多的時間去享受屬於自己的美好生活。

(責編:劉政寧、張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