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先烈遗志 建设美好家园

—— 纪念重庆三三一惨案90周年

2017-3-31  来源:重庆日报
 



三三一惨案发生地——打枪坝旧址


    三三一惨案,是1927年3月31日,四川军阀刘湘与蒋介石勾结,在重庆制造的一起残酷屠杀共产党人、左派国民党人和爱国群众的大血案。这一惨案不仅导致大革命运动在四川转入低潮,还是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序幕。

  一

  重庆虽然地处西南一隅,但在五卅运动后,随着大革命浪潮奔涌进夔门,重庆成为四川革命最主要的阵地。由此发生了一系列重要事件。

  首先是1926年2月成立了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四川党组织有了第一个统一的领导机关。中共重庆地委本是省下面一级的组织,但受中共中央委托,以四川一个局部地方的党组织领导全省的党组织,负责全省的工作,也就是暂行省委的职权。

  其次也是1926年2月在重庆成立了由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控制的国民党四川临时省党部,实现了国共合作。国共合作在四川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共产党在统一战线中发挥了完全的领导作用,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不仅排除国民党右派的阻扰,组成了革命的统一战线,而且完全孤立了国民党右派成立的右派省党部,充分掌握了对四川大革命的领导权。中共重庆地委通过左派省党部旗帜鲜明地发动反帝反军阀斗争,发挥核心作用的就是地委书记杨闇公。国民党左派也大都表现坚定。例如李筱亭,他是左派省党部主要负责人、国民党元老、老同盟会员,却长期与中共亲密合作,共同战斗。大革命失败后,在党最困难的时候,他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还有在三三一惨案中英勇牺牲的漆南薰和陈达三,就都是国民党左派。

  再次是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运动。从1924年到1926年,重庆党团地委领导、推动的德阳丸案反日运动、声援五卅运动、七二渝案反英斗争、美仁轮案反美运动等反帝斗争一浪高过一浪,特别是1926年9月5日英国军舰在长江上炮轰万县县城,造成死伤1000余人的万县惨案后,掀起的反帝运动更是规模空前,四川社会各阶层都被动员起来,并且影响扩大到全国,形成了全国性的声讨万县惨案爱国斗争,造成很大的声势。

  最后是发动了泸顺起义,在川军中策反了6支队伍。1926年冬至1927年春,中共重庆地委根据中央指示,在杨闇公、朱德、刘伯承领导下发动的泸顺起义,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一次勇敢尝试,它的爆发促使四川军阀不得不衡量时局,投向北伐军和国民政府,从而削弱了北洋军阀力量,策应了北伐。

  革命洪流的澎湃和革命力量的增长,引起以刘湘为首的反动军阀和各种反动势力的恐慌。尤其是泸顺起义爆发后,刘湘预感危机迫近,即与蒋介石暗中勾结,等待时机镇压革命。

  二

  1927年3月24日,英美帝国主义炮击南京,打死打伤平民2000余人。消息传到重庆,激起民众愤慨,中共重庆地委遂决定由“重庆工农兵学商反英大同盟”出面,于3月31日举行抗议英美暴行的市民大会。

  但是,国民党右派却趁机散布“共产党要暴动”,市民要焚烧英、美领事馆和教堂等谣言。为此,英、美领事馆决定撤离侨民,并把锚于重庆港的军舰褪下炮衣、升火待发,市内空气异常紧张。刘湘借此机会决定着手镇压,并指使所部第三师师长兼重庆卫戍司令王陵基和第七师师长蓝文彬策划具体镇压措施。

  3月31日上午9时,重庆各界两万余人向通远门西侧打枪坝广场聚集,准备参加抗议活动,中共重庆地委、左派国民党省市党部领导人杨闇公、李筱亭、漆南薰、冉钧以及泸顺起义军副总指挥黄慕颜等先后到场。与此同时,便衣特务、打手等暗藏各种凶器也顺势混入其中,并包围了会场。

  11时,总主席团刚宣布大会开始,枪声就突然响起。混在群众队伍中的武装暴徒拔出手枪,拿出各类凶器杀向群众。会场秩序顿时大乱。一时,枪弹呼啸,刀棍交加,手无寸铁的群众奔避不及,突围的多倒在刀枪之下,跳城墙的臂折腿伤。女学生遭凌辱,童子军遭残杀,通远门内外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在这次惨案中,约有300人遇难,重伤七八百人,轻伤不计其数。国民党左派、著名经济学家漆南薰被倒拖到两路口荒郊,敲牙剖腹,身殉乱刀之下;泸顺起义总指挥刘伯承的驻渝代表、左派省党部监察委员陈达三在会场出口五福宫前被枪杀;中共重庆地委组织委员冉钧次日晨在七星岗附近遭暗杀;中共重庆地委书记杨闇公4月4日亦不幸落入敌手,4月6日被敌人割舌、断手、挖眼,壮烈牺牲在重庆佛图关。与此同时,中共重庆地委领导机关,国民党左派省、市党部以及市总工会、中法学校、中山中学、四川日报社等革命据点被捣毁,共产党人与国民党左派人士遭到通缉追捕。当年7月,涪陵农民运动的优秀领导人、共产党员李蔚如也遭逮捕,牺牲在重庆黄桷垭。

  三三一惨案之后,重庆和四川蓬勃发展的大革命形势急转直下,陷入低潮。这次惨案作为蒋介石勾结中外反动势力反噬大革命全盘计划中的组成部分,是1927年3月赣州、南昌、九江、安庆、杭州等地连续发生的同类事件中最严重的一次。

  三三一惨案后,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在血泊中奋起,前仆后继,坚持斗争。先后有4任四川省委书记、3任川东特委书记、4任重庆市委或巴县县委书记,以及许多优秀共产党人和爱国民主人士英勇地走向敌人刑场、牺牲在敌人屠刀下。直至重庆解放前夜,在渣滓洞、白公馆等地又有300多名共产党人与爱国志士惨遭杀害。革命先烈用他们的热血和生命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重庆的解放。

  三

  今天,在三三一惨案90周年的时候,可以慰藉先烈的是,重庆这片曾经浸染着无数革命先烈鲜血,留下过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辉足迹的热土,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尤其是直辖20年来,在党中央领导下,重庆市委带领全市人民承担起中央交办的任务,紧紧抓住重庆直辖和西部大开发的历史机遇,迎难而上,探索城乡统筹发展成绩斐然,经济社会面貌焕然一新。而今的重庆,犹如航行于长江潮头的一艘巨轮,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洪流中劈波前进。抚今追昔,我们倍加感念为人民解放、民族振兴的伟大事业慷慨就义、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

  大革命时期四川的武装斗争、反帝运动在全国产生过极大的影响,以至中共中央对四川的工作非常满意,曾经评价说:“四川同志的刻苦奋斗精神,更有别省所不及者。”四川地区封闭落后,大小军阀盘剥把持,统治严苛,先烈们之所以能够在这样的地方创造出轰轰烈烈的革命局面,就是因为他们信仰坚定、意志顽强,有一种为革命事业不怕牺牲、不惧险阻、敢于开拓、勇于创新、奋发有为的精神。

  新的时代要求赋予重庆新的使命。去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站在全局和战略高度为重庆发展把脉定向,明确提出“一个目标”“两点定位”“四个扎实”的要求。这是中央对重庆提出的发展新要求,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重庆的殷切期望。当前,重庆仍处于改革和发展的关键时期,既面临着各种利好的发展机遇,也面临着国内外诸多矛盾叠加、风险隐患交汇的严峻挑战,尤其需要继承先烈的光荣传统,弘扬革命先烈的崇高精神,使之成为建设我们美好家园的力量源泉,推动重庆改革发展稳定事业取得新进展。我们纪念三三一先烈,就是要以他们为榜样,勇敢地承担起历史赋予重庆的光荣使命,不负中央和全国人民的重托,艰苦奋斗,开拓创新,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建功立业,不断创造新佳绩,早日实现总书记为我们规划的宏伟蓝图。

(责编:张祎)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关新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