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制托起孩子们的梦想

2019-7-17  来源:中国教育报
 

  “一名优秀的教师要有自己独特的教学风格,一名合格的校长要有超前的办学眼光。”这是陈章义对老师们的希望,也是对自己的要求。

  2016年初,年富力强、勇于创新的陈章义被任命为贵州省贵阳市贵阳一中新世界国际学校(下文简称“新世界学校”)校长。初来乍到,陈章义面临着原来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学校规模十分庞大、学生众多,而教职工紧缺。学生来源广,有城区学生,有进城务工子女,还有少数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孩子。作为一所十二年一贯制学校,学生学龄梯度大,各学段常规管理工作难以整齐划一、步调一致。陈章义认为,管理要先行,如果管理跟不上或不到位,要提高教育质量就如同纸上谈兵。

  “管理难,管理是学校的老大难。”凡担任过校长的都有这样的体验。陈章义反复思考学校的管理该拿出什么样的“妙招”。“同仁的经验值得借鉴,但自己也要有独立的思想”。带着这些思考,依靠学校的历史积淀和区位优势,他明确提出实行“学长制”管理模式。

  何谓“学长制”?陈章义这样诠释:“大手牵小手”,高年级学生帮助低年级学生,让学长担当“部分老师”的角色,帮助低年级学生矫正不良行为习惯,使他们能够更快地融入学习生活,在学习上更快成长。

  学长制一经公开,在学校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的认为这套方法从来没有实行过,是否管用值得怀疑,会不会“一阵风”就不了了之;教师的工作量已经足够重了,还有什么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些“杂事”。还有的认为,学生本来就是由教师管的,现在要放给学生管学生,有点不可思议。

  面对各种议论,陈章义的决心没有丝毫动摇。改革没有现成的“灵丹妙药”,只有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才能得出经验。经过精心准备,2017年11月,首届“学长制”正式启动了。

  为了使学长制达到预期目的,陈章义几乎每天都在超负荷地工作:从制定学长制实施方案,初、高中部学长制要求,确定学长人员名单,活动的内容方式等,他都是事必躬亲。新事物的产生引起大家的关注,学生踊跃报名,纷纷与低年级的小同学结上了“对子”。有的开展学法指导,有的辅导基础知识,有的指导绘画、跳舞,有的讲解安全防范知识。成群结队,边走边议,校园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教室里、绿荫下、石桌边,你讲我听、你教我做,手把手地示范。“大手小手”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学长制活动成了校园里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万事开头难,坚持下去还要更难。当学长制活动逐步进入“深水区”时,部分学长就表现出了一些退缩情绪:有的认为自己没能力当好“学长”,有的认为当学长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更多的则怕耽误、影响了自己的学习。

  “开弓没有回头箭,改革关头勇者胜。”针对部分学长反映出的这些情况,陈章义认真分析了原因,寻求解决办法。他充实领导机构,抽调组织协调能力强的陈彦副主任协助此项工作。管理人员由原来的以班主任为主,增加了团、队、德育、生活等处室相关人员。为了给学长们加油鼓劲,陈章义先后召开了两次学长培训会,让他们进一步明确“学长制”的整个过程,不仅仅是助人更是一个自助、自我管理、自我提升的过程。通过“大手牵小手”,达到一种自我、自主、自觉的最高境界。为及时总结推广活动经验,他分学段开展了两次专题讲座,讲座内容涉及习惯养成、初高中学习衔接、科普、艺术、社会等10多种知识。同时,活动方式也逐步从个人扩展到集体,从校内延伸到校外。

  陈章义的坚定决心和老师们的鼎力支持、精心指导,使学长们的信心更足了,劲头更大了,学长制活动开展得更加活跃。

  为获取和掌握第一手资料,最佳途径是深入到学生和家长中间,陈章义把家访工作列为学长制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一次,在陈章义组织和要求下,贺熙彦老师和两名学长到高天宇同学家家访。高天宇在学长的帮助下,学习进步很快,从进校排名靠后一跃上升到班级第三,他还积极参加竞选,成了学校的小记者、播音员。高妈妈得知孩子的进步,乐得合不拢嘴,一直拉着老师的手激动地说:“从校长到老师,都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来教育培养,我把孩子送到学校学习是明智的。”

  家访之路一直在延伸,每一次家访,传递的都是温馨、关爱与真情。三年来,学长制给学生带来了进步,家长们感到十分惊喜,说得最多的词是感恩和感动,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感谢陈校长,把孩子送进学校,家长放心”。

  付出了努力,也得到了收获。学长们在帮扶活动过程中,深刻体会到了自身组织、沟通能力的提高,自身价值的实现和帮助他人所带来的快乐是难以言喻的。作者:郭志慜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

(责编:陈易、张祎)

相关新闻

学长制托起孩子们的梦想(2019/7/17 9:43:00 |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