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专题--中国人大新闻
  • 主页
  • 注册
  • 投稿
  • 收藏
戴明盟:刀尖上的领舞者

2015年10月10日07:05  来源:重庆日报  (责编:陈易、张祎)

微博看重庆

时年41岁的戴明盟出生在重庆江津石门镇。重庆的山山水水养育了他,同时也塑造了一个血性男儿刚毅勇敢、勤恳踏实的性格。儿时,他就向往蓝天,每当飞机飞过天空,他总是好奇地仰望。

  他第一个驾驶歼-15战斗机在辽宁舰成功着舰和起飞,成为“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他作为带队长机,率领舰载机梯队米秒不差飞过天安门接受检阅——

  戴明盟:刀尖上的领舞者

戴明盟在准备训练新的高难飞行课目(9月27日摄)。新华社发

  那是戴明盟24年飞行中遇到的气象最差的一次——

  机场,雨疾风猛,大雨似一块幕布把座舱盖完全盖住。

  “飞不飞?”塔台指挥员让戴明盟自己决定。

  “飞!”戴明盟的回答从容而坚定。

  这时,一阵风吹过来,座舱盖上的雨帘被吹开了一点,模模糊糊能看到飞行航道的黄线。抓住时机,戴明盟驾驶“飞鲨”冲天而上,盘旋、着“舰”、挂钩……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训练场上,热烈的掌声响起——习近平主席高兴地与走下战机的戴明盟握手,随后亲切接见戴明盟等舰载机试飞员,并勉励大家:“再接再厉、深入钻研、勤学精练,早日成为优秀的航母舰载机飞行员!”

  如果把舰载机上舰飞行喻为“刀尖上的舞蹈”,舰载机飞行员就是“刀尖上的舞者”,戴明盟无疑是那“刀尖上领舞的人”。作为“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我国航母舰载机首飞第一人,他以超凡的胆识和精湛的技术,书写了一段彪炳史册的传奇。

  驾“飞鲨”首次成功起降航母,实现我国固定翼飞机由“陆基”向“海基”突破

  2012年11月23日8时40分,陆地某机场,天气晴好。

  砰!砰!驱鸟的枪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身着橙色飞行服的戴明盟,第一个驾驶552号国产歼-15舰载机起飞,飞临正在渤海某海域中的辽宁舰上空。一场“刀尖上的舞蹈”即将上演。

  时年41岁的戴明盟出生在重庆江津石门镇。重庆的山山水水养育了他,同时也塑造了一个血性男儿刚毅勇敢、勤恳踏实的性格。儿时,他就向往蓝天,每当飞机飞过天空,他总是好奇地仰望。

  高中毕业那年,正好有部队来招飞,他毫不犹豫就报了名,通过层层考核,顺利入伍。怀揣着对飞行生涯的浪漫憧憬,坐了三天两夜的绿皮火车来到河北保定,进入飞行学院的大门后他才知道,飞行员并不仅仅是神气和神秘,军旅生活更面临种种挑战:早上5点半起床跑步,严重时跑到尿血,休息一天又接着跑;初教机地面训练时,一练就是一整天,寒冬腊月里穿着厚重的飞行服,不一会儿就冻透……

  “我想飞!”带着这样强烈的愿望,他在飞行学院和航空兵训练基地潜心学习,刻苦训练,并如愿加入英雄辈出的“海空雄鹰团”,在海空一线加钢淬火,成长为一名驰骋碧海、搏击蓝天的优秀战斗机飞行员。

  某年的一天,戴明盟被找去谈话。这时,我国航母建设已取得较大进展,海军开始选拔首批舰载战斗机试飞员。

  航母乃大国重器,而舰载机作为航母战斗力的拳头和刀刃,直接关系到“航母梦”、“强军梦”的实现。这种特殊使命对舰载机飞行员的本领要求更为苛刻,被挑中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戴明盟有些意外。“第一次信息量有些大,没琢磨过来。第二天,他们又来。我一听,坚定了信心,好好好!”

  作为飞行员,戴明盟深知,舰载机可不是随便就能玩得起的。在运动的航母上、在复杂的环境下、在有限的着舰区中,舰载机降落、起飞,其风险之高、难度之大,世所公认。

  有资料显示,航母舰载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航天员的5倍、普通飞行员的20倍。西方大国刚刚发展航母时,平均每2天摔1架飞机,牺牲了1000多名飞行员。

  驾驶的是从来没人飞过的飞机,飞的是从来没人飞过的课目。外军进行技术封锁,国内尚属技术空白,一切从零起步。“为了航母,为了国家,再大的风险都要冒,再大的挑战都要上!”戴明盟说。

  从理论攻关到实装试飞,挑战接踵而至。

  陆基机场跑道3000多米,航母甲板长度仅为300米左右,从空中看着随波摇摆的航母甲板,就像在游泳池中寻找一张邮票。要想驾机顺利着舰,必须用小小的尾钩准确钩住甲板上的拦阻索,好比“在高度晃动中玩穿针引线的活儿”,稍有闪失,便是机毁人亡。

  同时,舰载机着舰时不是减速而是加速,确保钩不住阻拦索时能够迅速复飞。时速200公里的舰载机在钩住阻拦锁的瞬间,过载可以达到5个G,对飞行员颈椎、腰椎和脊柱等部位损伤明显。由于惯性,血液加速向飞行员头部涌去,眼前会出现“红视”现象。

  着舰对舰、机、人是一场生死考验,起飞对飞行员的技术、心理、生理同样是一种极限性挑战。由于滑行距离短,需要瞬间加速,飞行员看到的起飞甲板,不是14°的斜面,而是一扇迎面扑过来的钢铁巨墙,高速滑行的一刹那,就有一种加速撞墙的感觉。

  厚厚5本约30余万字的自撰飞行体会,戴明盟和试飞员们数千架次的飞行起落训练,终于等到那一天。

  谁来担当着舰第一人?经过技术专家组评判、飞参记录以及生理心理考核,戴明盟以无可争议的数据征服了决策层。第一次地面高速滑跑极限偏心偏航阻拦、第一次飞行着陆阻拦、第一次滑跃斜板起飞、第一次绕舰飞行和触舰复飞……在各项舰机适配性飞行中,几乎所有的“第一次”都由戴明盟来完成,创造了歼-15舰载机试验试飞的多项纪录。

  “实事求是讲,在首批5名舰载战斗机试飞员中,天气好的时候我不算飞的最好的,但天气不好的时候要比他们飞得好,稳定性比较好。”戴明盟说,“飞行员讲究整体素质,不能有短板。”

  2012年11月23日,仿佛和平常一样,早上6时,他准时起床,吃了一碗面条和两个鸡蛋,7时到达塔台,平静地开始飞行前准备。“没人对我说话,气氛比平时要凝重一点。”戴明盟回忆,“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此前,我们已经绕舰500多次,触舰十几次了。滑出的时候,我还冲他们招了招手。”

  9时许,辽宁舰上空传来飞机的轰鸣声。绕舰一转弯、二转弯,放下起落架,放下尾钩,戴明盟调整好歼-15姿态飞至舰艉后上方,瞄准甲板跑道,以近乎完美的轨迹迅速下滑。

  9时08分,伴随震耳欲聋的喷气式发动机轰鸣声,舰载机的两个后轮“嘭”地“拍”在甲板上,机腹后方的尾钩牢牢地挂住了第二道阻拦索。刹那间,疾如闪电的舰载机在阻拦索系统的作用下,滑行数十米后,稳稳地停在飞行跑道上。

  “成功了!”欢呼声中,很多人热泪盈眶。一下飞机,歼-15舰载机总设计师孙聪一把将戴明盟抱住,部队每个人都排着队拥抱。

  随后,他再次回到驾驶舱,滑跃起飞、冲上云霄。甲板再次沸腾了!

  我国舰载机在航母上成功起降的消息,迅速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有评论说:“一道完美的弧线,划出了中国海军的航母时代!”海军党委褒奖:“实现了我国固定翼飞机由‘岸基’向‘舰基’的突破”。

  戴明盟,我国驾驶舰载机在航母上成功起降第一人的风采,也镌刻在共和国的史册上。

  与死神“掰手腕”,创造试飞着舰战机“零坠毁”和人员“零伤亡”的世界奇迹

  天上掉不下来英雄。

  军人的血性是在重大任务中锤炼出来的,戴明盟的地位是在一次次与死神较量中确立的。

  刚上军校第二年,头一回进行跳伞训练。从机舱跳出来以后,有两根伞绳绕到伞上,造成伞张开不全,人就跟秤砣似的嗖嗖直往下掉。“地面不停地喊‘3号3号检查你的伞!’”戴明盟向记者回忆道:当时没经验,快接近地面时才反应过来,赶紧打开备用伞。“压、拉、钩、掐、抛、抖、充七个字,刚做了几个动作,还没来得及抖呢,噗噗噗噗的伞就开了,落地时偏离了着陆点近两公里,但好歹捡回了一条命。”

  1996年8月7日,刚满25岁的戴明盟在教练康仕俊的带领下,驾驶歼教-6飞机飞仪表。在2000米高空时,只听飞机“咣!咣!”两声巨响,10多秒后,后舱座椅两侧冒出白烟。情急之下,他们返场迫降,但未能成功。当再次拉起飞机时,机后已是一条“火龙”。地面人员一片惊呼,塔台指挥员命令他们“跳伞”。

  他们没有跳!“地面有居民的房屋,一旦跳伞,战机就会坠入居民区,造成更多的伤害!”两人操纵着不断下坠、随时可能爆炸的飞机,冲向一片农田,最后在高度仅为500米时,才弹射出舱。

  当高度只有几十米时,戴明盟发现,下方是一片菜地,竖着一根根密密的尖竹竿,左右间隔一米左右。“我前后左右拉都不行。”生死时刻,戴明盟依然镇静,他快速调整好身体,寻找竹竿间的最大间隙,“我就把腿伸到缝隙中,身子一扭,竹竿从我的胳膊和脸中间穿过,结果把我的脚扭了,当时疼得受不了。”

  命悬一线,死里逃生。师长找戴明盟谈话:“没事吧?”“没事!”3个月后,他驾机重返蓝天。

  跳伞对每个飞行员都是一场噩梦,有的人跳一次伞,就终生不敢再上天。“他却毅然重新走向飞行,这对于一个飞行员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刚在飞行领域涉猎的年轻飞行员,遇到如此大的障碍并能跨越这样大的障碍,很了不起。”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副参谋长程海林说。

  “我这人,风险越高越来精神、越要挑战。”历经危险而不胆怯,面对风险而不动摇,反而更激起了他开拓进取、敢为人先的军人血性。这,正是他作为舰载战斗机试飞员,敢与死神“掰手腕”的底气。

  在首批舰载机飞行员培训总师杨亚明眼中,戴明盟处置风险的能力很强,心理素质非常好。

  有一次在试飞的过程中,戴明盟驾驶的飞机突然失去了自动控制功能,他完全凭借手动操控,非常平稳的驾驶飞机,在空中与塔台的沟通也未见任何异常。“我们在地上看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出来,还觉得飞得这么好,又让他多飞了一圈。平稳落地后,他冷静地跟我们说出了故障,当时我们还不信,后来一看数据,才吓了一跳。”杨亚明说,“现在想起来都后怕,这么严重的故障,一旦处置不好,很容易就会摔飞机的。”

  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司令部军训科科长张志峰记得:那年,歼-15舰载机首次进行地面加速冲索试验过程中,出现险情,刹车液压管路破损,单侧刹车失灵,飞机面临失控危险。作为指挥员,戴明盟在塔台沉着冷静,按照特情预案果断指挥,口令清晰准确,指挥飞行员成功化险为夷。

  试飞几年来,戴明盟经历了10多次险情,每一次,他都化险为夷。凭着过硬的心理素质、大胆加科学的精神,戴明盟和战友们一次次挑战极限,创造了试飞着舰战机“零坠毁”和人员“零伤亡”的世界奇迹。

  驾长机飞过天安门受阅,“王牌飞行员”带出“王牌团队”

  2013年9月,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甲板上,一架架战机频繁起降。应邀观摩的戴明盟感慨万千:什么时候,中国能够成批量培养出自己的舰载机飞行员?

  时隔两年。今年9月3日上午,5架歼-15舰载战斗机组成的三角形编队,宛如一个巨大的楔子,掠过天安门上空受阅。

  受阅梯队中,驾驶长机的正是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部队长、被中央军委授予“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荣誉称号的戴明盟。他带领舰载机梯队受阅,则意味着一批具有成功着舰经验的舰载机飞行员梯队正茁壮成长,“王牌飞行员”变成了“王牌团队”。

  航母要真正形成战斗力,必须培养出一批成熟的舰载机飞行员。2013年起,戴明盟便把目光瞄向这个新的战场。

  由于难度大、风险高,当今世界只有美、俄两国具备这种培养能力。戴明盟和战友们摸着石头过河,开始了这项前无古人的艰难探索:成立飞行教员组,制定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多型机同场组训及舰基飞行组训等“三套流程”,编写海军舰载机飞行员训练大纲,整理教材……

  白天,他除了上天试飞,还要给新飞行员讲课,并进行模拟器带飞;晚上,他要对新飞行员的每一个动作进行讲评,有时,一个细节要反复抠上几十遍。

  在新飞行员心中,戴明盟不仅是师长,更是兄长。为了他们早日着舰,他殚精竭虑。

  低气象飞行的时候,戴明盟总是第一个飞。在完成这个科目之后,他会总结这种天气条件下的飞行心得,第二天,向飞行员讲解各种经验方法,然后飞行员再飞。“他已经为我们打了前阵,而且把飞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们,我们怎么还能飞不好呢?”飞行员罗胡立丹说道。

  2014年,正值首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上舰训练的关键时期,飞行员之间弥漫着紧张情绪。作为LSO着舰指挥员的戴明盟,忽然发现有人出现了盯甲板的现象。这是非常危险的动作,甚至会威胁飞行员的生命安全。他在无线电中提醒过后,才化险为夷。

  在讲评时,戴明盟向所有飞行员严肃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对有这个现象的飞行员进行了严厉批评。“这是关乎生命的大事。”飞行大队教导员邓金明说,这次集体讲评后效果很明显,飞行员们随后的飞行都趋于平缓。

  “有灵魂信念坚定听党指挥,有本事素质过硬能打胜仗,有血性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有品德人格高尚品行端正。”戴明盟所在部队政委赵云峰说,“如果问新一代革命军人是什么样的,戴明盟用他的实际行动作出了最好回答。”本报记者 向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