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教师文友田坚守深山38年

2016年11月21日07: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教师文友田,坚守深山38年——

  文老师,您别退休好不好(守望)

文友田(左一)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谭华祥摄(人民视觉)

  从22岁到60岁,他守着这所学校38年

  清晨,大山上,有两间砖房;房前的空地上立着篮球架和乒乓球桌,国旗迎风飘扬,几个孩子在打球、追赶……这里是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河嘴乡旗峰小学。

  从22岁到60岁,文友田守着这所学校,辛勤耕耘38年。

  文友田的腰背有些伛偻,但一身西装显得精气神十足。一间教室,一间厨房,门前一块空地——这所2002年建成的学校,已有14个年头,条件颇为简陋,但文友田反复说,“比以前好得多”。

  “过去学校没有水电和厨房,师生每天只吃早晚两顿饭。没有像样的桌凳,没有暖气。而且不通公路,下雨落雪,寸步难行。”文友田说。

  旗峰小学是当地方圆30里内唯一的村小学,文友田是学校唯一的教师。最多的时候,学校有六七十个学生,从幼儿班到六年级,从文化课到音体美,都得文友田一人“包办”。文友田总结出了一套办法:先照顾小的,再管教大的;文化课分开,音体美一起。旗峰小学不仅教学秩序有条不紊,学年成绩也在学区名列前茅。

  以前不通公路,每学期开学前,文友田夫妻都赶到乡里给孩子们领新书。他们一个挑担,一个背篓,一次要领一两百斤的书。熬了30多年,他们挑过的书有上万斤。

  3年前,水泥公路通到了校门口,文友田买了辆摩托车。学校的条件也越来越好:爱心企业送来了新桌凳,县教委给配备了数字电视,冬天也用上了“小太阳”。去年下半年,孩子们还吃上了“营养午餐”。

  他觉得吃点苦不算啥,因为孩子们舍不得他

  作为学校唯一的老师,文友田什么都得管。他的学生文静说:“文老师不怕手冻僵,每天早上去挑水给我们喝。”学生周代芬在作文里,把文友田称作“保姆老师”。

  近年来,许多孩子成了留守儿童。孩子有个头疼脑热,文友田都得管,经常带着去看医生。虽然工资微薄,但他一声不响地垫付了不少药费。“文老师爱这些孩子,不顾一切,好像是他的生命。”文静的母亲王书兰说。

  然而,多年超负荷工作让文友田从头到脚都是病,甚至好几次晕倒在讲台上。糜烂性胃炎、角膜炎、颈椎病、脑鸣、风湿……由于长期拖延,很多疾病已难以治愈,只能靠药物缓解。孩子们说文老师坚强,“文老师还边挂水边上课呢”“文老师总是滴眼药水,吃药片,还喝冲剂”……

  文友田38年的教学生涯中,有21年是民办教师,条件艰苦,收入微薄。虽面临退休,但他想:如果可以,还想继续教下去,因为舍不得孩子们。这股支撑他的力量,要从38年前说起。

  1978年,旗峰村小建校,初中毕业的文友田毛遂自荐当上了老师。儿时的他上学要翻山越岭,走十几公里路;他不忍心村里的孩子们继续遭罪。

  以前山里的艰苦条件留不住老师。前后来过两名年轻教师,不到两个星期就走了。

  有一次河嘴乡中心校想要调走文友田,村民恳求县教委留下文老师。文友田心里也明白,“孩子们离不开自己”。几次调动的机会,文友田都拒绝了。

  只有一次,文友田真动摇了。1998年,两个儿子都闹着不读书了想去赚钱。当时文友田还是民办教师,每月工资64块钱,住的是20多年前盖的土坯房。他想过出门打工,又一想:“我走了学校怎么办?学生怎么办?”所以他留下了。后来,文友田转为正式教师,经济宽裕了些。

  “不管自己受多大苦,父亲也要送山里娃走出大山。”大儿子文金鱼对父亲感激又钦佩。妻子冉瑞珍操心着家里,几亩烟草地,自己耕种自己采收,毫无怨言。

  今年10月,文友田退休了,有一位新老师接替他。退休之前,有个孩子难过地说:“文老师,您别退休好不好?”另一个孩子跳起来喊道:“那就不让文老师退休啦!”一屋子的人都笑了,文友田也笑了,但笑中分明有泪花。

       本报记者 李 坚 龚 鸣

  《 人民日报 》( 2016年11月21日 06 版)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