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构建以重庆为运营中心的国际贸易辐射圈

2017年02月15日06:39  来源:重庆日报
 

  加快构建以重庆为运营中心的国际贸易辐射圈

重庆西部物流园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内一片繁忙。(资料照片)记者 崔力 摄

  “国际贸易发展态势的深层次变化,使得一大批以国际大都市为核心的新型国际贸易辐射圈应运而生。随着中新合作项目带来一系列全新理念和模式,重庆理应在国际贸易大势变迁中有所作为。”

  近日,在重庆市生产力发展中心、重庆社会科学院、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共同主办的“重庆经济年会”上,来自市内外的有关专家学者提出,应加快打造以重庆为运营中心、辐射内陆、联通欧亚的国际贸易辐射圈。

  中新合作项目带来机遇

  “随着服务贸易迅猛发展,一批新型国际贸易高地正在加快形成。”市政府研究室副主任蔡焘认为,重庆作为国家中心城市之一,地处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承载着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和长江经济带西部中心枢纽的神圣使命,理应在国际贸易大势变迁中有所作为。

  事实上,经过多年努力,重庆已构建起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和功能,打造国际贸易辐射圈已具备较好基础。

  作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有机组成部分,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把重庆确定为运营中心。在蔡焘看来,这是第一次把重庆的开放事业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无疑为重庆打造国际贸易辐射圈提供了历史性机遇。

  具体而言,他认为,其一,中新合作项目高起点、高标准,不仅会带来巨大的政策红利,还有助于重庆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其二,中新合作项目借助金融服务、航空、物流、信息通信技术四个重点领域合作,向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双向延伸,将充分激活国际贸易的内生动力,助推重庆国际贸易提档升级。其三,中新合作项目把运营中心布局在重庆,将有效集聚优质的资源和要素,显著提升重庆国际贸易的集聚辐射能力。其四,中新合作项目将带来一系列全新的理念和模式,为重庆开展自由贸易试验提供重要的智力支持。

  勾勒重庆国际贸易圈框架

  构建国际贸易辐射圈,重庆应有怎样的目标和框架设计?

  蔡焘认为,重庆国际贸易辐射圈的本质,是重庆作为一个国家中心城市,主动参与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配置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形成的经贸线路、利益版图、开放格局。就其功能定位,则是承载国家战略的具体载体,集聚辐射内陆的重要极核,联通欧亚的贸易活动平台,驱动投资贸易转型升级的重要引擎。

  就重庆国际贸易辐射圈的具体架构设计,蔡焘表示,应重点依托“渝新欧+4小时航空贸易圈”,水陆空立体化推进、全方位拓展,形成“一心六轴三扇面”的空间分布。

  一心:以重庆尤其是肩负着主要集聚辐射功能的主城区为整个国际贸易辐射圈的中心。

  六轴:包括远西轴,主要是通过“渝新欧”铁路,从阿拉山口出境,连接起中亚、欧洲大市场;近西轴,主要依靠已有铁路从霍尔果斯出境,连接中亚、西亚、东欧;东轴,通过长江黄金水道以及沪汉渝蓉铁路和公路群构成;南轴,主要通过高速公路、渝深铁路等干线,在深圳、钦州等港口出海,通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连接东南亚、大洋洲;西南轴,主要通过铁路、公路、管道连接,经渝昆高速和渝昆铁路、泛亚铁路,对接东盟国家;航空轴,则是通过航空货运,形成有效贸易覆盖。

  三扇面:一是东扇面,面向亚太地区,形成以铁海、江海、铁空联运为主的国际贸易,覆盖面包括中国台湾、韩国、日本、朝鲜等东亚国家或地区;二是西南扇面,通过铁路、公路、航空或铁空联运,连接东南亚、南亚和澳洲等;三是西扇面,通过铁路及铁海联运,对接广大的亚非欧大陆。

  构建重庆国际贸易辐射圈应功能先行

  “交通基础设施是经济活动的必要条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钢认为,空间以及相关的运输成本是影响国家和地区经济运行的重要参数,也是影响区域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重要因素。

  “若国际运输成本提升10%,则可导致国际间贸易量减少20%。”李钢由此认为,构建重庆国际贸易辐射圈应功能先行,尤其加快突破国际运输瓶颈,降低运输成本。

  蔡焘深表认同,他认为,构建重庆国际贸易辐射圈要进一步增强物流通道功能,打造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和国际物流枢纽。包括进一步缓解航空、航运、铁路、公路交通基础设施制约;通过提升“渝新欧”运行效率,挖掘长江货运潜能,分解长江货物通行压力,率先谋划和布局西南物流通道,开发货运航线等,提升国际贸易通道通行能力;加快打造西部物流园区和空港国际货物分拨中心、中转中心,建设水港物流产业示范区;与国际现代物流巨头开展股权或业务层面合作,参与我市物流园区、物流基地、物流企业建设营运。

  而长期关注江北国际机场发展的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韩列松则表示,要以中新合作为契机,以与“渝新欧”互联互通为突破,以强化中转为出发点,提升江北国际机场综合功能,尤其关注机场与“渝新欧”、第五航权、非航产业和周边功能发展。本报记者 戴娟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