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不辍成“当代徐霞客”

2017年04月14日05:19  来源:重庆日报
 

  没上过一天学却写出了30多本书

  徐子林:笔耕不辍成“当代徐霞客”

徐子林年近九旬,仍经常开一辆车到处跑。

  感言

  我不是天才,也不聪明,只知道夜以继日地努力工作,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简介

  徐子林,1929年出生,1948年自重庆赴台。从未进过学校的他,勤学肯干、吃苦耐劳,退伍后当过记者、开过电影公司、开过餐馆,还成为一名作家,多年来出书30多本。酷爱旅游,每游一地必撰写游记一篇,并结集成书出版,被读者誉为“当代徐霞客”。

  为了能吃饱饭,他懵懵懂懂进了军营,几年后前往台湾;他未上过一天学,后来却成为一名丰产作家;他年近九旬,依旧身子骨硬朗,这些年来游历祖国大陆各地,先后出版了包括《重庆》在内的游记10本,被读者誉为“当代徐霞客”。

  他叫徐子林,笔名“蜀洪”,一生经历曲折。

  不久前在台湾接受采访时,他这样对记者说:“我不是天才,也不聪明,只知道夜以继日地努力工作,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19岁赴台,遇台风坠入海中险丧命

  1929年,徐子林生于四川洪雅县,年少时家境贫困。

  “我从没上过一天学,也没有快乐的童年。当时我们那里的穷人一天只吃两顿,而我家经常连两顿都吃不上,吃的也就是玉米、地瓜之类的东西。”徐子林回忆道,他13岁时父亲去世,家中境况变得更窘迫了,他便和母亲一起打草鞋,在赶场天拿到场镇上出售,挣点钱糊口。

  后来,徐子林在当地的学林书店找到一份工作,干些打扫清洁、看守店铺之类的事。在这里,他意外得到了学习机会,有时间就捧起书本看,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时间长了,也就学到了不少知识。

  16岁时徐子林前往忠县,投靠嫁到那里的大姐。为了能吃饱饭,经姐夫介绍,懵懵懂懂进了军营,成为国民党军队里一名士兵。

  没多久,他随部队来到重庆城,驻扎在李子坝。“那时我很清闲,没有什么事情,就经常坐车到夫子池玩耍。”徐子林回忆道,对于李子坝、夫子池这两个地方,他非常熟悉。

  1948年,19岁的徐子林随部队离开重庆,后乘船前往台湾。

  “我差点命丧大海。”他说,船行驶了两天两夜将要抵达基隆港时遇上台风,他一不小心被大浪打入海中,所幸被人救上岸,才捡回一条命。

  曾办歌唱培训班,学员中有邓丽君

  到台湾后徐子林迷上了摄影,买来一部二手相机自行研究、揣摩其中门道,技术越来越好。这为他日后当摄影记者打下了基础。

  1960年退伍后,徐子林到台南一家报社当摄影记者。

  因为报社给的薪水少,他又考入邮局,在邮局一干就是28年,直到退休。在此期间,他依然痴迷摄影,所拍摄的一幅合欢山的雪景照片曾在台湾地区某摄影大赛中获金奖。

  1979年,徐子林大胆“跨界”,与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电影公司。

  公司曾经举办一个歌唱培训班,聘请著名词作家庄奴、音乐人李鹏远来当老师。后来红极一时的邓丽君,也在这个培训班学习过。

  这家电影公司维持了5年时间。

  其间,李鹏远到徐子林家里做客,吃了一碗徐子林亲手做的美味牛肉面,大呼过瘾。两人一合计,干脆合伙开了家名为“音乐家牛肉面”的川味牛肉面馆,由徐子林负责打理店面日常事务,李鹏远则负责对外推广。

  牛肉面馆生意好得出奇,每到中午、晚上,顾客吃面都要排队。后来实在是因为无暇管理,两人才将面馆转让出去了。

  多年笔耕不辍,共计出书30多本

  徐子林热爱写作,多年来笔耕不辍,从1965年出版第一本书《绿色的爱》开始,至今一共出版过30多本书。

  他早期写作的《牛郎织女》,是一部以四川农村为背景的爱情小说,出版后受读者追捧,为此一再追加印数。

  《洪门兄弟》全书150余万字,堪称“大部头”了,是他写得最长的一篇小说。

  “这部小说我前后写了20年,全书用四川方言,讲述旧时四川袍哥的故事。”徐子林介绍,小说成书后总共印刷了3次,曾经有读者因为买不到书,干脆跑到他家来索书。

  “人生之路是走出来的。”说到自己背井离乡、独闯台湾的经历,徐子林十分感慨。

  “面对千山万水,我愿意选一条江,逆流而上;择一座山,不畏艰危往上攀。人生之路是崎岖、坎坷的,我从来不奢望能一帆风顺,跌倒是难免的,坚强地站起来就是。”他用这样一段极富诗意的话语,来描述自己多年来的心路历程。

  边旅游边出书,被誉为“当代徐霞客”

  1990年,徐子林在阔别数十年后回到忠县探亲,见到了大哥。

  为回报家乡,他资助了家乡两位成绩不错的贫困学生,每学期向每个学生捐赠500元,持续了数年。

  “我基本上每年要回大陆两次,一是回家乡看看,二是游历祖国大好河山。江河给我知识、智慧,山峰诱导我的兴趣。”身子骨依然十分硬朗的徐子林介绍,除了东北和新疆,其他省区市他都去过了。

  每游历一个地方,他都要撰写游记,并结集成书出版。迄今,他已经以笔名“蜀洪”撰写、出版了系列游记共10本,被许多读者誉为“当代徐霞客”。

  2006年,77岁高龄的徐子林独自一人去西藏,并登上了海拔5900多米的一座山峰。同样令人钦佩的是,他70岁时自学电脑使用知识,如今年近九旬,在电脑上打字、排版依然随心自如。

  提起重庆,徐子林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变化实在太快了”。他在《重庆》这本游记中描述——我前后7次到重庆,其中5次夜宿停靠朝天门码头的江轮上,每次都感觉到朝天门和以前大不一样!解放碑、观音桥一片繁华,曾经十分熟悉的夫子池,如今也矗立着一座座摩天大楼……

  “重庆是我永远忘不了的故乡。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常回重庆看看,更多感受这里一山一水、一街一景之美。”徐子林说道。

  文/图 本报记者 戴娟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第三军医大学运动会开幕 “战味”现场似大片  格斗、射击、火线救护……这才是军校运动会!今日上午,第三军医大学2017年“砺血性,保打赢”主题运动会暨第七届“红色军医文化节”开幕。来自各部院系的24支代表方队竞相展示独具创意的表演,赢得看台观众喝彩连连。…【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