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版《CSI》指纹专家 每天破案3件(图)

2017年07月04日06:58  来源:重庆晚报
 

谢祥在指纹比对屏幕前

静默的战场

谢祥电脑桌面是嫌疑人掌纹,乍看有几分诡异。

       任何一个行当,能做到全国第二,都是顶级高手。但谢祥不觉得。

  29岁的谢祥是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技术支队指纹大队民警,2016年比对成功各类刑事案件1064件,全国第二。但他说,这是靠运气。

  有的人天性不喜欢被关注。谢祥的世界仿佛是黑白灰纹路构成的隐隐山峦,河流沟壑,不对外开放。他使用频率最高的3句话是: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好了嘛,就这样吧;对不起,浪费你的时间了……

  指纹比对是个啥?

  谢祥打开电脑演示。他的电脑桌面,是一枚嫌疑人掌纹,开机瞬间占据整个屏幕,乍一看有几分诡异。

  并不是人们想象的,一枚现场提取的指纹,扔进指纹库里,电脑一秒钟哔哔刷出来嫌疑人。那是《CSI》或者《鉴证实录》。

  现场勘查提取的指纹,会录入系统。谢祥要在这枚指纹上寻找特征,进行编辑标注。比如纹线起点、终点、结合、分歧,比如纹线中出现的小棒、小桥(特征术语)。一般指纹的中心部含有大约50个左右特征点。从这些特征点所取得的位置、方向都成为比对的基本数据。

  这一步是整个指纹比对,最关键一步,决定下一步在撞库中筛选方向是否正确。因为人的眼睛是可以被欺骗的。比如指纹在受力情况下,很可能出现推挤、变形,产生假特征。比对者如果不能识别,编辑错误,就会被引入歧途。

  接下来,谢祥会把编辑好的一枚指纹,提交入库,由系统自动滚动筛选,根据各种指标评分,从高到低,筛选出几十枚不等的疑似指纹。然后一枚一枚肉眼比对,并不是评分最高的就是最近似的。新疆一个案子,谢祥是在第27号指纹上比对成功的,但前26个,非得要一一走过,才知道27号是真凶。

  已经无比枯燥了,还没完。一次编辑提交撞库就能比对成功,那是好运。更多时候,谢祥要反复编辑提交七八次,每次都会刷出来几十枚……

  一枚残纹和一件命案

  枯燥的案头比对,不和人交锋,乐趣和成就感何来?

  “还受害者和家属一个公道。”谢祥说,“不管多少年,他(她)还是没跑脱,终究落网。”

  2007年4月25日晚,綦江一家游戏室的工作人员李某某被人杀害在值班室沙发床上,平时放钱的抽屉挂锁被撬,钱被盗。警方在案发地围墙上提取到嫌疑人遗留指纹一枚,但有残缺。

  7年后,案子没破。谢祥在例行指纹比对巡查中发现这起命案的上传指纹,重新编辑上传比对,两个小时后,锁定嫌疑人。第二天,嫌疑人落网。谢祥申请去见嫌疑人,提取指纹复核。

  嫌疑人22岁,当年为了几百元杀人时,还是个15岁少年。7年过去,侦查员说:“他可能都以为没事了,打雷都不怕了……”

  “我看了他一眼,面相并不凶残,只是很冷静。抓捕的同事说,抓捕和押解过程中,他也很冷静。”谢祥对重庆晚报记者说,“我问了他一句: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找你吧?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但是我觉得他心里什么都明白。”

  通过谢祥对比指纹破获的积案命案数不胜数,比如2015年比中2006年九龙坡抢劫杀人案,2016年比中齐齐哈尔1998年抢劫杀人案,2017年比中喀什2007年双杀(一案两命)案……

  想不想见一见这些最终落网的凶手?当然想。谢祥想知道,在浩瀚线条纹理中,他找出的这个人,是个什么人。在那些稍纵即逝的微小隆起、中断、合并中,他没有放过的人,是个什么人。

  指纹比对需要什么才能?

  谢祥随机找了两枚指纹让重庆晚报记者比对。掐表计算,一分钟,没有找出一处相似。

  谢祥移动鼠标,差不多是一两秒标注一处:这里是桥,那里是棒……

  即使放大无数倍,那些迷宫一般的纹理和沟回,专注盯上一分钟,就会变成3D浮凸纹线,在重庆晚报记者眼前交织缠绕成一团乱麻,让人焦躁,气喘吁吁。

  这是一个静默的战场,更像是一个人跟自己的作战:克服错觉、视觉差、图形陷阱,急躁、不耐烦、挫败感……但谢祥知道,作案的人,是真实存在的,甚至可能离他的半径不超过1000米。他要在浩瀚相同中找出不同,又要在无限不同中找出最终相同。

  以下是重庆晚报记者和谢祥的对话:

  最起码,做这行,需要对图形极其敏感,需要强大耐心以及钢筋做的颈椎和腰椎吧?——我没有。

  玩不玩大家来找茬?——不玩。

  玩不玩拼图?——不玩。

  视力特别好?——读书时5.0,现在差了,不知道多少。

  谢祥拒绝承认天分,只承认时间。“需要时间,大量时间。”谢祥说。

  谢详就读重庆警察学院刑事侦查技术专业,毕业到铜梁警方工作,一个多月后,成功比中当年4月发生在潼南的入室盗窃案,3天后嫌疑人落网。这事给了他极大信心。在铜梁工作的几年里,同事们经常周五下班说拜拜,周一到单位上班看见他还没走……

  “那个时候单身,有很多时间。当时的系统流程要慢些,提交撞库有些需要几个小时或者更长,于是就定好闹钟,等到系统预计出结果时,第一时间上去看……比对成功是有兴奋感的……”这是谢祥难得的对心情的描述。

  采访结束时,重庆晚报摄影记者给谢祥拍照。他坐在电脑前操作,突然有点兴奋地说了一声:对了!就是他了!

  谢祥居然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接受重庆晚报采访期间,在系统里比对成功一个嫌疑人指纹——这是2017年6月26日17时45分,嫌疑人不会意识到,无论多少年过去,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谢祥身后有一个天团

  谢祥的微信头像,也是一个嫌疑人指纹。很奇怪的纹理,隐隐像一张人脸,有两只眼睛和嘴巴。每天,他们之间要对视无数次。

  他的手机里还存着很多来自各地同行的感谢信、贺电、微信截图、短信,但是他迅速滑动跳开,不给人看。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身后的团队是个天团: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事技术支队指纹信息大队。2016年比中各类案件9361件,协查比中4614件,列全国第一。另外,个人比中协查案件数囊括全国前3名。

  谢祥站在他们中间,是他们中的一个,或者每一个。

  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 文 杨帆 摄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重庆武隆被盗4亿年前遗迹化石找回 现已归还原址  记者今日晚间从重庆市武隆区委宣传部获悉,当地长坝镇民主村两周前被盗的一块4亿年前遗迹化石已于3日被找回,现已运回原址。目前,遗迹化石正在进一步鉴定之中。…【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