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用脚步丈量森林 青春流逝换来满山苍翠

崔佳 张祎 王嫚 高缘 李越霖

2017年08月14日10:18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周光硕(中)在巡逻中 资料图

  刚下了点雨,泥土混杂着草木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39岁的周光硕挽起裤腿,踏着泥泞路,朝着大山深处走去。

  俊秀的山峦被他甩到身后,树叶在微风中絮絮叨叨。盛夏的午后,在这片广袤的森林里,一片寂静,除了他哒哒哒的脚步声。

  周光硕是重庆彭水县太原镇人,也是一位普通的护林员,和森林打了近20年交道,这20年的时间,他只干了一件事:巡山护林。

  接力父辈 以山为家

  从彭水县城驾车出发,60多公里山路,行驶将近两个小时,抵达茂云山脉脚下。这里是彭水1.8万余亩的国有林场,也是周光硕日夜守护的“家”。

  1998年,刚满20岁的周光硕从父亲手里捧过接力棒,成为一名义务护林员。工作之初,他被安排在彭水石柳乡的马栏管护站,每天早上天不见亮,他便启程,沿着崎岖的山路走10多公里进山巡视。

  护林员的工作是单调的。巡逻、查看,365天周而复始。几年下来,每个山头、角落,都清晰地印刻在他的脑海中。每年10月到次年4月,是防火的警戒期,也是周光硕一年最繁忙的时期,偷不得半点闲。

  周光硕不善言谈,说不出来什么漂亮话,只有讲起巡山的故事时才略微显得神采奕奕。周光硕说,以前这里叫七跃山,到处是荒坡,基本上没有成材的树木,植树造林后,树长高了,也密了。

  小树长成林,偷砍盗伐随之而来。周光硕说,在偏远地区,村民生活比较贫困,经常有人偷偷跑到山上来砍树卖木材,或是直接拿去烧柴用。

  那段时间,周光硕和他的伙伴们一刻都不敢懈怠,分时分片安排人员值班,经常半夜三更还在巡逻。有一次,巡逻时发现有一棵树的树皮被人为割破,周光硕非常警惕,猜想这应该是盗伐者刻下的标记。当晚,夜黑风高之时,他和其他的护林员守在下山的主要路口,果不其然,将盗伐者逮个正着。

  20年坚守 穿破上百双鞋

  彭水县太原镇高桥村4组,藏匿在大山深处的一栋矮小土砖房,20年过去,斑驳墙壁已经脱落。这里曾是周光硕待了好几年的地方。当时不通水不通电,也没有手机信号。条件这么艰苦,让周光硕一度想要放弃。父亲的劝说,以及自己对森林的留念,他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2000年,周光硕从马栏管护站调离,去到了太原管护站。在站里头,人们都知道,周光硕有两件宝贝:一把铁锄、一把镰刀,每次进山他都会带着,用它们来“披荆斩棘”。但还是防不胜防,经常回到家发现身上已被树枝挂得满身伤痕。“这是常事,习惯了。”周光硕淡淡地说道。

  作为护林员,防火是第一要务。他工作的管护站,近20年来一直保持着“森林火灾”零记录,多次被单位评为年度优秀职工。除防火和盗伐外,这些年,周光硕还一直与森林里的另一种潜在威胁战斗--病虫害防治,周光硕将它称之为“不冒烟的森林火灾”。

  前段时间,他巡山的时候发现青杠树刚发芽,树叶就被虫子吃了。他立马上报给林场,再由林场上报给林业局,林业局立即派人进行处理,病虫害得到了有效的治理。

  高山密林,人迹罕至,同时,也危机四伏。2015年的夏天,周光硕一行5人“狭路相遇”了野猪。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即便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

  他说,巡视到林场的殷家垭口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噗呲噗呲”的声音,突然,一下子从灌木里窜出了6头野猪,两头大的,4头小的,把他们吓了一跳。当时,来不及多想,拿着护林刀就往回跑,然后躲起来。不过,后来遇得多了,也知道野猪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人类,也就不害怕了。

  山路崎岖,周光硕每天巡山几十多里,一月就能走坏一双鞋。20年,在周光硕脚上坏掉的鞋上百双。“最多的时候,一个月穿坏了四双鞋,鞋底全被树枝穿破,还把脚都磨破了皮。”周光硕如是说。

  20年的光阴转瞬即逝,曾经青涩的少年,如今已变得沧桑。但昔日光秃秃的荒山,经过他和其他护林员的精心守护,却演变成了茂密的林海。20年,他用自己青春的流逝,换来了森林苍翠的延续。

(责编:王嫚、张祎)

本网专稿

20年用脚步丈量森林 青春流逝换来满山苍翠  周光硕是重庆彭水县太原镇人,也是一位普通的护林员,和森林打了近20年交道,这20年的时间,他只干了一件事:巡山护林…【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