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腕治污 既换回金山银山又留下绿水青山

2017年09月15日07:46  来源:重庆商报
 

  铁腕治污 既换回金山银山又留下绿水青山

  南川石墙镇养殖污水经分级沉淀净化,变成可灌溉农田果树的有用水源,粪便发酵后又可用作肥料反哺庄稼

石墙镇畜牧兽医站站长夏明华指导养殖户管理好沼气池 记者 罗永攀 摄

  在南川区,说到养猪就避不开石墙镇,不少村民当上了养殖户,也收获了农业转型发展创造的“第一桶金”。然而,过于注重经济效益而忽视生态环境带来的恶果日渐显现,河流污染、农田减产、空气变差……

  去年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重庆时强调,重庆要深入实施“蓝天、碧水、宁静、绿地、田园”环保行动,建设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推动城乡自然资本加快增值,使重庆成为山清水秀美丽之地。

  为了将总书记的嘱托落实好,南川区石墙镇决定从源头治理污染,形成合理化常态化畜禽养殖管理机制。“该关停的关停,不达标的立即整改,一律不许新建养殖场!”今年5月20日,石墙镇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动员会上,3条新规应运而生。如今,在石墙镇,既保留了绿水青山,也带来了金山银山。

  设禁养区 全面关停养殖场

  杨德林是石墙镇出了名的生猪养殖大户,当了十几年“猪倌”的他最近闲了下来。“把这最后的几十头猪卖了,我就把养殖场关了,环境保护是事关子孙后代的大事,我可不能成了罪人。”

  杨德林的养殖场位于该镇楼岭村2组,紧邻黑溪河。当年就是看到在河边好排污,交通也方便,杨德林才把养殖场建在了这里。在建养殖场之初,考虑更多的是经济利益,不成想却污染了环境。这次,他下定决心要关掉养殖场,不再为了眼前利益砸子孙后代的饭碗。

  石墙镇农服中心副主任何东介绍,按照规定,集镇规划区、饮用水源地、河流控制区、主干公路及周边200米范围内的区域属于畜禽禁养区。石墙镇建在畜禽禁养区内的养殖场共有5家,将在今年底全部关停。

  为了发动养殖户参与治理的积极性,该镇通过悬挂宣传横幅、张贴宣传标语、印发宣传小册子、发放宣传单等形式加强对畜禽养殖污染整治相关法律法规、整治时限等的宣传,5户禁养区内的养殖户均表示,将在今年底全部关停。

  建沼气池 防养殖污水直排

  在该镇石蛾村2组生猪养殖小区养殖户周全泽的养殖场门口,一块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的公示牌被挂在墙上,写着整治内容、整治时限、监督责任人。

  今年7月,周全泽按照镇兽医站的设计图纸,请施工队修建了一个三级沉淀的沼气池。“前后共投入20多万元吧,其中,政府帮我买单的有10万元左右。”说到这里,周全泽很满意。一个300多立方米的沼气池如今已经建好,原来直排的养猪污水,通过沼气池和沉淀后,效果非常好。

  “根据养殖户整改完善的情况,我们镇上将给予一定的资金补贴。”何东告诉记者,如今,石蛾村2组养殖小区内的7户养殖场按照各自的需求新修了沼气池、沉淀池和排污管道,达到了规范达标要求。

  该镇共有85户生猪养殖场,除了5家需要关停的,还有80户都是像周全泽这样的,处于畜禽限养区和适养区,但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污染问题,全部被列入整治范围,按照要求必须规范达标。

  为了确保整治顺利完成,石墙镇决定分批实施整改,将其中26户影响黑溪河流域生态环境的养殖场纳入首批治理,并制定了“一户一案”整治措施。首批整治已于7月完成整改并投入使用,余下的纳入第二批实施,计划于10月底全面完成整改。

  绿色优先 黑溪河变清溪河

  周全泽家的沉淀池就建在养殖场旁,分为3个小池,一头连接沼气池,一头连接管道。从养殖场出来的粪便首先经过初级沉淀后进入沼气池,接着顺流而下进入这个分级沉淀池,经过三级沉淀后,由管道排入农田。

  该镇畜牧兽医站站长夏明华介绍,采取分级沉淀的方式来处理污水是一种科学环保的治理手段。从养殖场出来的粪便顺着管道首先流入初级沉淀池,接着进入沼气池发酵厌氧,然后流入三级沉淀池。待这一系统净化措施完成后,污水就可变成灌溉农田、果树的有用水源,施到地里待土壤自然消纳,发酵后的粪便又可用作肥料反哺庄稼,同时,还可为村民的生活用火提供沼气。

  “这实际上应该算两笔账,既节省了种庄稼的肥料钱,又节省了给猪煮食等的燃料费,同时减少了各种排放,达到了环保效果。”周全泽说,目前还算不出自己投入10万元后带来的效益到底有多少,但是,可以肯定是一种双赢的结果。

  “以前那些污水都是直接排放,溪流被污染,附近村民都把溪流叫‘黑溪河’”。周全泽说,新的沉淀池修好后,污染得到治理,村民们都把“黑溪河”改称“清溪河”了。

  “这是我们的一个试点,我们在全镇将建更多的养殖小区,将养殖户集中,加以推广。”夏明华表示,石墙镇要把绿水青山留在南川。

  ■记者手记

  污染面前

  人人需角色转换

  公众在环保中该扮演何种角色?我们每个人既是受害者,又是污染者。对污染现象,批评指责容易,也确有必要,但更重要的是明白自己该做点什么。

  在采访中,南川石墙镇养殖户杨德林让记者印象深刻。他下定决心要关掉禁养区的养殖场,“不为了眼前利益砸子孙后代饭碗”的话语掷地有声。少开一天车、节约一度电、少用一次性餐具……每个人的行动,决定着我们是继续当环境污染的受害者,还是做环境品质的享有者。

  昨天,重庆环保世纪行2017年组委会全体会议传出信息,重庆环保世纪行今年将继续围绕全市生态文明和环境保护的重点工作,突出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的跟踪问效和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除了政府部门的铁腕治污,环境污染面前,我们需要角色转换:真正从环境问题的旁观者、指责者,成为解决环境问题的参与者、贡献者,才能留住青山绿水。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 罗永攀 实习生 龙伟豪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