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世同堂看盛会

2017年10月20日08:57  来源:重庆日报
 

武隆区羊角镇,“全国文明家庭”杨兴明家收看十九大开幕会。记者 彭瑜 摄

  18日,武隆区羊角镇石床村杨兴明一家20多人挤到堂屋的电视机前,收看党的十九大开幕会。

  杨兴明今年94岁,全家五世同堂共有120余人。去年,杨婆婆全家被评为“全国文明家庭”。杨婆婆年纪大了,眼神不是很好,但听力还不错。习近平总书记讲到生态文明建设时,她告诉身边的大儿子黄继才,武隆的空气就好,森林也多。

  老人感慨:“总书记讲的就好像是村里的事儿,这5年变化大哦!”谈起身边的变化,杨婆婆说,现在公路修通了;自从建了水渠、整修了池塘,坡地的庄稼也不缺水了;村里好些贫困户,过去日子过得苦,这一两年都脱贫了。

  前来看望杨婆婆的石床村党支部书记赵明生说,这五年农村的变化不只是修路建水池等基础设施,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共产党领导好,农民自己也艰苦奋斗,农村变化当然大。”赵明生一席话,让杨婆婆一个劲儿地夸赞党的领导好、政策好。看着眼前蹦蹦跳跳的小曾孙,杨婆婆说,“娃娃,你们的日子还要好!”3个多小时,杨婆婆一家人认认真真地收看着开幕会。

  杨兴明的曾孙女黄春霞说,习近平总书记提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既涉及基础设施建设,又包含乡风文明建设。她表示,作为全国文明家庭的一员,她不做旁观者,要做建设者,将忠孝家风传承下去。

  农民吃下定心丸

  30岁的武隆小伙陈明亿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干农业这一行的。2013年,他在凤来乡高楼村、狮子村流转了281亩土地,建起了以水稻种植为基础、泥鳅养殖为辅助的“鳅田稻”基地,干得风生水起。

  可陈明亿一直在担心一件事:现在项目发展势头良好,土地流转期限到后该怎么办?是被重新划分还是怎么处理?农业前期基础设施投入大,稻田改造成本比较高,他一亩投入了1700多元,才把小田改成了大田,建成了能灌能排、田路渠配套的标准化基地。

  10月18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开幕会上的报告中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陈明亿的顾虑终于消除了,连连感叹:“这是大好事,我可以放心大胆地干了!”

  同样欣喜的还有云阳县凤鸣镇太地村五社农民高小蓉。60岁的高小蓉将家中的7亩地,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参与到当地花千谷景区建设中,成了“收租金、挣薪金、分股金”的“三金”农民。可2028年景区的土地流转到期,自己还能继续“吃糖”吗?“报告给我们农民吃了一颗定心丸。”高小蓉对重庆日报记者说。

  19日,渝北区茨竹镇放牛坪村种植大户辛小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土地流转有了保障,我要扩大果梨种植规模。”

  放牛坪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山建园,种植果梨上万亩。辛小林也流转了500余亩土地种植果梨。

  “这是广大农民期盼已久的重要政策,是得民心、顺民意的好政策。”市农委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处处长黄君一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用益物权,第二轮土地承包还有10多年到期,较短的剩余年限使得农民容易减少基建等对土地的投资,甚至让土地闲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确定了农民与土地长久的关系,充分维护了农民的权益,有利于农村“三权分置”改革的推进,有利于现代农业的发展。

  重庆工商大学教授骆东奇表示,再延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三十年是巩固和稳定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基础,是保持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的具体描述,是留住农民、吸引城市要素积极参与乡村振兴的前提,也是农业农民农村紧密联系、城乡融合发展的条件和基础。农民可以更好更放心地增加投入,提升农产品的品质;农业企业可以更有信心流转土地从事农业产业发展,推动农业集约化生产,激活农村经济;农村环境保护、土壤修复等更有时间保障,有利于形成土地利用与保护和生态建设的长效机制。

  本报记者 向婧 本报首席记者 彭瑜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