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系列报道

重庆宣讲十九大:带着感情进村入户,真抓实干落地开花

崔佳 张祎 胡虹

2017年12月06日07:44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乡村振兴显实效

  “四张清单”填补“薄弱村” 留得住村民 记得住乡愁

  红炉村的“落寞”与重庆主城巴南区的繁华,只隔着一个“山凹”。

  以前,站在红炉村的铜锣山上,透过“山凹”看不见林立高楼,灯火辉煌;住在高楼中,只能看见红炉村“云雾弥漫”。但弥漫的并不是云雾,而是久久不散的粉尘。

  为了养护生态,前几年,村里关了采石场,也因此导致村民无处务工,只能外出,原本2600多人的村俨然一个“空壳”。

  走进如今的红炉村,所见都是青山绿水、林木葱郁,粉尘烟雾已不再有。“山凹”两侧,一边是车马繁华的都市,一边是生机勃勃乡村。

  记者到的时候,红炉村党支部书记张绍洪正带着乡亲们忙活村集体的经济项目--“桃李庄园”。“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壮大集体经济’,这个提法,给我们这样的‘经济薄弱村’指明了发展方向。”张绍洪说。

  据巴南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为消除“经济薄弱村”,巴南区委、区政府亮出了“四张清单”:发展效益对照清单、发展模式建议清单、涉农专家指导清单、各级责任落实清单。

  十九大召开后,结合十九大精神,该区又对“四张清单”的内容进行了完善和调整,在“四张清单”指引下,村民以自有土地入股,成立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村两委成立农业发展公司,以项目资金入股,统一管理,打造农旅结合的“桃李庄园”。现在,村民在果园里有岗位,年底还能拿分红,家门口打工也不比城里差。

红炉村村民正在为即将种植的果树打窝施底肥。胡虹/摄

  卢光富今年65岁,是红炉村的村民,10月31日,他从上海回到了老家。

  “村子以前灰尘大,住着难受。”老卢说,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也给老陆在上海买了套房,想到采石场环境污染大,老两口就去了上海,一走就是7年。

  几个月前,老卢接到张绍洪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用自家的土地入股,当个“股东”。老卢心想:“土地放在那也是荒起的,喊入股,咱就入股嘛。”嘴上同意了,心里却没报多大希望。

  “上海再好也没有老家好,生活饮食什么都不习惯。现在村里环境好了,我哪里也不去了。”提到村里的变化,卢光富喜笑颜开,“十九大报告提出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我更是吃了定心丸,下一步我准备开个农家乐。”

  目前,巴南区已将红炉村的试点推广到全区128个“经济薄弱村”,全区村集体经济的“蛋糕”正在逐渐做大。

  生态文明走新路

  治理一方土,疏清一条河,改变一座城

  在重庆永川区,紧邻着临江河的化工路上,有一片空地。这里曾经是三家化工企业的生产厂区,如今已被城市居民区和商业街包围。

  “化工厂虽然搬走了,但在家里还是能闻到一股怪味。”附近的居民总是抱怨。

永川区河道清淤工作接近尾声,黑臭水体基本消除。胡虹/摄

  为了回应居民关切,当地政府对这块空地进行了环境风险评估。报告显示,厂区内遗留化工废渣3万余立方米,这就是臭味的来源。

  “原来哪个地区有个化肥厂,周边地区那是羡慕得很。”望着原厂旧址,紫光化工厂分公司总经理杜地很是感慨,“十九大报告提出,强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复。谁污染、谁治理、谁担责。是我们造成的污染,我们就拿钱来治。”

  为了治理这670亩土地,片区内3家企业投入2.63亿元,转移贮存处置污染土壤及废渣24.3万吨,原位修复污染土壤10.5万吨,土壤环境质量达到规划用地要求。

  城市毒瘤摘掉了,土地又恢复了生机,曾经掩着鼻子走掉的开发商又回来了。近日,该片区内140亩土地成功通过招拍挂出让,未来这里将崛起现代化的高楼大厦。

  “怪味没有了,临江河水也清了,我可以带着孩子来这边玩耍了。”家住附近的李婆婆说。

永川区内的红旗河经过治理,已经恢复生机。胡虹/摄

  李婆婆所说的临江河水域涵盖临江河、红旗河等6条河道,纵横穿行于永川城区,曾经油黑污臭,住在附近的居民都不敢开窗。今年3月,该区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程开工。截至10月底,河道清淤和48处104个排污口的整治已经完成,黑臭水体基本消除,6条河道清淤工程也基本告捷。

  “按照十九大报告对环境保护提出的要求,我们在现在治理工作的基础上,及时调整和制订了下一步的目标。”临江河流域综合治理指挥部办公室综合办主任蔡兴隆说,今年年底实现红旗河消除黑臭;明年实现临江河全断面水质达标,基本达到Ⅲ类水质;2019年实现临江河水域“河畅水清、岸绿景美、三河汇碧”。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