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

重庆奉节:走好“生态路”激活“生态游”

彭国威

2018年02月16日10:24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奉节卡麂坪传统村落。资料图

  “你们是不是骗子?”一位乘客道。

  “这是我的证件,请看一下,随时欢迎打电话核查我的身份。”或许是见怪不怪,吴中云二话不说,从自己衣兜里掏出身份证就递了过去。未等证件收回来,他旋即转身,继续给下一位乘客发放宣传资料。

  为了搭乘高铁的“东风”,在重庆主城通往三峡库区腹地万州的渝万高铁开通不久,相邻万州的奉节县就出资冠名了一列“奉节号”列车,整日奔跑在沿线各区县。

  有了这道流动“宣传车”,奉节县旅游局工作人员吴中云时不时会组织人手,跑上车当营销员。遇到类似的质疑,已不觉尴尬,用他的话说:有三峡库区“一库碧水、两岸青山”当后盾,心里“底气”十足。

奉节夔门。资料图

  考核“量化”变“靓化” 干部“俯身”营销山水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这句耳熟能详的诗句,是唐代着名诗人李白对奉节的由衷赞美。但因以往交通不便,很长的岁月里,当地人过着“抱着金饭碗要饭吃”的尴尬日子。

  “这有一定的历史原因。”奉节县旅游局局长邹远江解释,奉节地处三峡库区腹地,以前为了护卫母亲河,当地人“舍小家,顾大家”,主动放弃众多工业发展道路,仅仅依靠煤炭产业支撑经济发殿,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煤独大”的局面,也留下的了日趋严重的生态后患。

  怎么破局?近几年,不断纵横的高速公路和高铁,让如画的三峡库区慢慢走出深闺,日渐绽放神秘异彩。

  不能再左右摇摆了,奉节县委县政府果断决定“调转车头”,弃“煤”修“绿”,坚定不移地走“旅游兴县”的发展主线,抱紧三峡库区这棵生态“大树”。

  县里考核干部的标准也随之变动:不再单一看“量化”数字,而要着重看“靓化”成效。

  关停煤矿,补植补绿,推河长制......一时间,全县上下“放下斧头、管住山头、守好源头”的各种生态战蔚然成风。到2017年末,奉节全县森林覆盖率达52%,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有余;“一江五河”水质稳定,实现100%达标;负氧离子含量充沛,空气质量年均达标320天以上。

  山更绿了,水更清了!上至县委书记、县长,下至吴中云一样的普通公务员,“俯下身子”四处吆喝三峡游的事情变得屡见不鲜,效果也日渐突显。

  离白帝城只有几分钟路程的江边,有家依斗门客栈,是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民宿,渝万高铁开通后,细心的总经理秦启东在统计时发现,仅通过这条线“转乘”来的散客,就占到了住店游客三成左右的比例。

  “再过两年,经停这里的郑万高铁还要通车,县里的旅游业肯定会迎来‘丰产期’。”嗅到商机的秦启东也有了新盘算,指着一路之隔的一栋小洋楼,一脸期盼地说,“我们刚装修好的第二家民宿,很快就要迎客了。”

奉节天坑地缝。简志云摄

  煤老板“看风景”到“守风景” 巧解转型“死结”

  临近春节,在白帝镇庙垭村见到胡道春时,他正在自己的亚源生态农业观光园忙活,筹划着将100余亩的玫瑰花和格桑花早早种好,那样,这片花海可以赶在今年“三八节”前盛开迎客。

  难以想象的是,这个看似农民的人,以前却是奉节县煤炭协会副会长,更是庙垭村曾经的“煤老大”,手下的员工有1000多人。

  要“关得了”,更要“管出路”,在政府关停煤矿的号召和引导下,从2014年开始,胡道春便主动转型涉足农业。起步时,他在村里只租了不到100户人家的400亩地,其中100余亩主要用来种植奉节脐橙,压力不大,日子过得还轻松惬意。

  到2016年9月,当地所有的煤矿全部关停,眼见很多以前在矿上拿工资吃饭的人失业在家,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土生土长的胡道春于心不忍,一口气把种植面积扩大到了现在的3070亩,总计涉及500多户人家上千人。

  就这样,他把自己脚下的矿区,全部变成了景区,每到春暖花开时节,到处百花绽放、瓜果飘香,一片锦绣画卷。

  从一个看风景的人,变成了守风景的人,胡道春肩上的担子重了,但他发展生态绿色产业、带动乡亲共同致富的初心依然未改。“想继续务农的,可以把地免费拿回去种植;想继续上班的,则可以选择在园区里打工。”胡道春唯一的要求是作物与整个园区同步,便于管理和打造。

  据统计,从2016年至2017年末,奉节总计关停了37家煤矿,去产能185万吨。其中,引导30家煤企转型转产,已转型转产成功7家,一个曾经的全国产煤百强县正在悄然退出舞台。

  景区“卖出去”到“买回来” 夯实生态“底线”

  奉节县发展旅游初期,由于体制不顺,众景区各自为政,在招商引资的时候,简单粗暴将景区“一卖了之”的事情屡见不鲜,经营权一夜之间沦落到“小商小贩”手里,然后各自“占山为王”,追求“短平快”的利益,对生态和景区的保护则基本不管。

  一张张的“卖身契”,让景区投入乏力。2016年,奉节县委县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勇气,用8.7亿元的“高价”收购回县内几个核心景区的经营权,以便统一打造和长远规划。

  为了充分掌握主动权,2017年9月,奉节县夔州旅游文化新区管委会正式组建,将长江三峡、天坑地缝等全县最富集的旅游资源统一归口管理,彻底解决“政出多门”的诟病。

  作为全县旅游的“指挥部”,管委会主任由副县长担任,区域内相关部门的一把手则兼任这里的副主任。

  邹远江现在就多了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的职务,“一肩担两责”,事情多了,但劲头却更足了。

  寒冬腊月,正值赏雪旅游旺季,记者在天坑地缝却吃了一个“闭门羹”,邹远江解释说,县里主动将景区升级为自然保护区后,现在又在全力冲刺申请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等级升高了,对相关工作也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我们正在加紧拆除部分建筑,然后再进行植被修复。”邹远江说,这样做,短期内看财政上会受到一定影响,但牺牲的背后,却能换来一片绿意盎然。

  近两年,随着全县旅游事业的蒸蒸日上,各乡镇农家乐也遍地开花。为了有一个响亮的金字招牌,主动申报星级农家乐的人越来越多,每年都有20多家。但根据星级评定标准,实际通过审核挂牌的只有10余家。“通过率只有六成左右。”奉节县商务局市场科一工作人员介绍说,主要还是一个“严”字,从生态治理、环境保护等方面严格考核。正因为如此,截至现在,奉节只有一家农家乐挂上了“五星”标牌。

  深冬里寒风料峭,立白帝城近看夔门,在窄如走廊的峡谷里,两岸青山,江水如练,一幅诗画般的三峡风光近在咫尺,看得人怦然心动。奉节人明白,只有筑牢了长江上游这道屏障,才能让“生态旅游”越走越远、越走越稳。

(责编:刘政宁、张祎)

本网专稿

重庆奉节:走好“生态路”激活“生态游”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这句耳熟能详的诗句,是唐代着名诗人李白对奉节的由衷赞美...…【详细】

原创

同乐乡的领路人:萝卜出口海外 养鹌鹑年入百万  周召兰向记者介绍仁寿村的致富经。姚於摄 同乐乡位于重庆市涪陵西南边缘,距城区56公里。这里山清水秀,养殖业与种植业发达,尤其是仁寿村的特产胭脂萝卜,甚至远销海外,而周边涪陵、武隆、南川、忠县等地市面上的鹌鹑蛋,也多出产于此的齐丰村。…【详细】

原创

除夕夜:她们用"千里眼""顺风耳"守护高速平安路  大年三十,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通宵值守,通过“千里眼”“顺风耳”守护高速路上车辆平安归家路…【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