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于虚拟现实之间 《头号玩家》刷爆全球影市

2018年04月03日10:06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原标题:《头号玩家》刷爆全球影市

  素来清淡的春季影市被一部《头号玩家》打破。这部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科幻动作冒险电影于3月30日在中国与北美同步上映。在中国,电影上映三天,首周末票房达3.89亿,刷新内地首周末票房纪录。与此同时,影片口碑继续走高,各大平台评分依旧稳定在9分以上。在北美,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头号玩家》亦以绝对优势登顶最新一期北美票房排行榜。

  有影评人感叹,斯皮尔伯格足以凭此片“封神”,虽然在很多影迷心中,他早已凭《拯救大兵瑞恩》《辛德勒名单》“走上神坛”。还有电影人盛赞,“《头号玩家》是《阿凡达》之后最令人震撼的电影。虽然VR是概念,但72岁的斯皮尔伯格却告诉了我们,VR电影该怎么拍?”都说众口难调,《头好玩家》却能在全球范围内叫好又叫座,斯皮尔伯格是如何做到的?这一次,“斯皮尔伯格魔法”又有哪些新花样?

  未来世界狂想曲

  科技的飞速发展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捧着手机,足不出户,宅在室内好几天都不出门,沉迷于虚拟世界无法自拔。未来,这样的状况可能会加剧。正是基于这样的忧思,斯皮尔伯格改编了恩斯特·克莱恩的同名小说并将之搬上了大银幕。

  前两年,VR这个词开始大火。VR即虚拟现实,2016年甚至被称之为VR元年。而电影《头号玩家》就是根据原著虚拟现实世界的描述与近几年火起来的VR技术相结合拍摄的电影。VR在影视领域的应用前景可期,有激进者认为,VR电影日渐成为继3D电影之后的又一类体验模式,而且还极有可能取代后者。有意思的是,斯皮尔伯格本人曾明确表示反对VR电影。他曾说,VR电影很有可能过度关注技术体验,而非电影所要讲述的故事。

  斯皮尔伯格践行着他的信念。这一次,他用3D技术拍摄了一部反思“VR虚拟现实”的电影。《头号玩家》的背景设置在2045年,由于现实生活无趣,无数年轻人迷失在一款超级火爆的游戏《绿洲》的世界里。男主角韦德在现实世界中蜗居在贫民窟、从小父母双亡,在亲戚家压抑的环境中长大,只能依靠“绿洲”游戏,逃避现实的苦闷。然而在游戏中忘情追逐“彩蛋”的他渐渐发觉:自己在现实和虚拟世界里都面临困境……

  《头号玩家》跟随韦德的视角,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中自由切换。进入虚拟世界——游戏《绿洲》,需要戴上眼镜、可穿戴的触感皮肤衣等等,这一切,跟近年来出现的概念性VR设备极其相似,对观众来讲,既有贴近性,又满足了人们对VR技术的窥视与想象。

  斯皮尔伯格的“戏中戏”

  如同《盗梦空间》中一层层的“梦中梦”一样,斯皮尔伯格在《头号玩家》中,也植入了“戏中戏”。镜头跟随男主角韦德,从现实世界进入游戏“绿洲”的虚拟世界,这是第一层“跳跃”。而在“绿洲”虚拟世界中,男主角韦德和小伙伴们一路冒险闯关,他们遇到了“公民凯恩”,又经历进入了闪灵、鬼娃、高达、哥斯拉、亚基拉、街霸、铁巨人、金刚等的世界。这可谓是第二层“跳跃”。看到这些熟悉的形象与符号,游戏迷和影迷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类似“我懂”的微笑。“绿洲”游戏中出现的场景、人物角色等均能从流行文化中找到对应,既是怀旧也是致敬。

  有影迷甚至还细致梳理了片中每一个彩蛋,称《头号玩家》至少埋藏了超过100个彩蛋。“挖彩蛋”也成为影迷观影的乐趣之一。据悉,电影原著小说的作者对于20世纪80年代的流行文化十分着迷,小说中几乎每一页都是彩蛋。故事背景虽然设定在2045年,但是却充斥着很多80年代的元素,那是一个互联网初现曙光、文化出现全新浪潮、具有独特精神的年代,因此80年代成为人们梦想的乌托邦,这与2045年的衰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趣的是,作者一直把导演斯皮尔伯格视为偶像,“如果没有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我不可能写出《头号玩家》这部作品,我可能写的是另一部作品或者无从下手,他的电影构建了我的点滴生活。”

  绝非简单粗暴的爆米花电影

  有观众认为《头号玩家》最让吃惊的不是它的技术,也不是它的彩蛋,而是操控这部电影的魔法师——72岁的斯皮尔伯格。“影片散发的新潮与极客气质让人很难想象它出自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之手。”影评人伊琪说。

  不过也有观众认为,《头号玩家》虽然看着形式新鲜,技术新锐,但是电影讲的还是一个老话题——人类无处躲藏的孤独感。“斯皮尔伯格始终对虚拟世界抱有某种怀疑,虚拟世界再美妙,也不能代替真实的社会人生。”影评人孤飞说。正因为这份主题,《头号玩家》才能征服“非游戏迷”。

  “虽然不是人人都玩游戏,但是孤独感人人都有体会,这才是《头号玩家》击中人心的关键点。”影评人孤飞说。在电影《头号玩家》中,无论是男主角韦德·沃兹,还是绿洲游戏的缔造者詹姆斯·哈利迪,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内心孤寂的人。他们热爱游戏,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满足。

  影评人名川则认为,斯皮尔伯格通过电影传达了自己对于未来世界的担忧,“电子游戏成为大众的精神寄托,VR技术的普及也让游戏体验更趋于真实,由此带来的风险是——现实与虚拟的分界线被打破,玩家沉溺于幻境之中愈发不愿回到现实之中。”还有观众也表示:“影片最难能可贵的地方是既满足了人们对于感官刺激的要求,还在华丽外壳之下有着对于现实与未来的思考,绝非简单粗暴的爆米花电影。”(刘莎莎)

(责编:秦洁、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