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重读先烈家书追寻家国情怀

2018年04月06日09:57  来源:重庆日报
 

《临刑寄语——巴渝革命烈士书信选》一书封面。

《临刑寄语——巴渝革命烈士书信选》一书中,介绍刘国鋕烈士的内容。

车耀先烈士给女儿车崇英的信(节录)。

  4月4日,本报5版刊发《封封家书寄相思,一字一句见豪情——清明节读先贤家书追寻信仰的力量》,3封家书让我们感受到先辈们的崇高信仰。

  重庆日报记者再次走进重庆图书馆,翻开馆内仅存的一本黄红底色的小册子——《临刑寄语——巴渝革命烈士书信选》。这本册子100多页,记载了近30位革命烈士在被捕前后,写给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亲朋好友以及党组织的书信。今选其中4封家书刊发于此,让我们一起领略革命先烈们志存高远,情真意切,浩气长存的家国情怀。

  刘国鋕写给五姐国蕙的家书——

  要得到完全的幸福 只有让新的产生让旧的死亡

  家书背景

  “同志们,听吧,像春雷爆炸的,是人民解放军的炮声!人民解放了,人民胜利了,我们没有玷污党的荣誉,我们死而无愧!”这是红岩烈士刘国鋕在奔赴刑场途中,高声吟诵的自己在牢房里未写完的一首诗。

  刘国鋕是红色经典小说《红岩》中刘思扬的人物原型。他出生在四川泸州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后来加入地下党组织。1944年中共中央组织动员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发展群众,刘国鋕的家人却让他去当国民政府研究员或去美国留学。刘国鋕选择去云南陆良,以教师身份协助当地省委开展游击队的筹建工作。

  后来,他在重庆工作时,因叛徒出卖而被捕。敌人说刘国鋕只需要在报纸上公开发表一个退党声明就可出去。刘国鋕说:“就算我死了,但我的组织还在,就等于我没有死。”他在狱中写给五姐国蕙的一封信体现了他对人生的追求和坚定的信念。

  写给五姐国蕙的信

  五姐:

  接到以治(兄弟)来信,知道借给您的几本书已经读完,接到以清来信,知道您准备考农校,这是多值得兴奋的消息!

  您过去漫长的岁月,都消磨在家里,而这个“家”却是旧社会垂死的身躯上底一个烂疮,它具有旧社会几千年遗留下来的遗烂性的毒质,又加以外面侵来的霉菌,它已经完全是一块脓血和腐肉,生活在脓血和腐肉里的人,自然不会健康的(无论是精神和肉体)。

  ……

  因为旧社会的身躯上,每一个“家”差不多都是疮,不过有的已经溃脓,有的还在发炎,有的是杨梅,有的是疔疮。旧社会的整个身躯都要死亡,寻不出有希望的肉(家),有希望的肉(家),只存在在健康的身躯里。

  我们要得到完全的幸福,只有让新的产生,让旧的死亡。要新的产生就应当增加新的、健康的、具有抗毒性的细胞。要旧的死亡,也只有增加抗毒体。我们要自救,我们又不愿变细菌,就只有把自己变成抗毒体。自救也就是救人!

  要变成抗毒体,先得把自身遗传得来的传染来的毒质除去。把自私、虚荣、狭隘、胆小、无恒心、无毅力……等短处除去。把原有的人性(同情、正义感、勇敢、努力……等)发挥,同时增强抗毒的能力。

  ……

  您有勇气,只要能努力充实自己的能力——作为抗毒体的能力,前途是无限光明的。联大(西南联大)已毕业的女生很多,但是我知道的,没有一人幸福,因为都走着女人的旧路,都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向毒质屈膝。过去的生活使您知道毒质的祸害,使您知道抗争!这才是最有价值的,最难得到的东西。您的希望就在循着正确的途径努力!

  并且您还留心时事(我前面写掉了),这能不令人兴奋?!希望您能继续努力,以求贯彻!

  另外,您应当读一些好书和其它新的文艺作品和报纸。为什么应该读报纸,我想无需说。所以要读文艺作品,因为有好些作用:

  ①里边包含得有很多活的、有用的知识。因为里面有哲理,社会科学的原理,社会现象与本质的分析,新社会的暗示和描写,人生的道理,努力的途径等,而且都是用文字“画”出来的,很容易接受(当然是指好的文艺)。

  ②帮助了解纯理论的东西,例如读完《子夜》就知道何以中国民族工业,在帝国主义未驱逐前,不能够建立。

  ……

  即时敬祝

  努力!

  弟 国鋕上

  一九三九年鲁迅逝世纪念日

  读后感

  坚定信仰,珍视信仰,为了信仰死而无憾,这是革命先烈留给我们最珍贵的精神遗产。

  “这封家书主要写出了刘国鋕关心家人,他建议自己的姐姐多读书、看报,关注外面的世界、投入新的生活,鼓励五姐思想进步、从关注家庭延伸到社会,这也是家国情怀的具体体现。”红岩联线管理中心研究部部长刘和平称。

  原红岩联线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厉华认为,这封家书里,刘国鋕号召他五姐脱离已是烂疮的封建社会的禁锢,去做一个高尚的人,用一己之力投入到社会改革中去,做有意义的事,对今天的我们人生追求和价值观引领上,是一个很好的照射。

  车耀先写给六子女的万言家书——

  以“骄”“奢”“逸”三字为终身之戒

  家书背景

  “投身元元无限中,方晓世界可大同,怒涛洗净千年迹,江山从此属万众。……愿以我血献后土,换得神州永太平。”这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烈士车耀先入党后写的一首诗。

  车耀先是四川大邑县人,未满18岁就加入川军,后来游历日本、朝鲜,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一直从事党的军运工作和抗日救亡运动。

  当年坐落在成都市人民公园的“努力餐”就是车耀先亲手创办的餐馆,也是党的地下工作秘密联络点。车耀先在这里团结联合各界的进步人士,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和抗日救亡活动。人们把他称为统一战线的“线长”,把他创办的《大声周刊》称为“统战部”。

  1940年,车耀先在成都“抢米事件”中被捕入狱。戴笠要他发表一个声明,即委派他当民政厅长,他表示:“宁死也不同意”,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并给自己的六个子女写下万言遗书,教育他们堂堂正正做人。

  给女儿车崇英的信(节录)

  崇英:

  抗战又踏上较严重的阶段,就是投降派以反共口号来掩饰他们的由破坏团结,而中途投降的阴谋。因之,专门有人制造摩擦,扩大摩擦。我们在此时期,宜表面沉寂,充实自己;切勿再惹人注意。我呢?就正在这样做呵!

  你的诗,是进步了;但有些字句欠熟练。我改了些。然大体是不错的,今天《新民报》已登出。不过有些错字和看不清楚罢了。

  现在你在新繁,当然救亡工作较少了。应当趁此机会致力于自然科学,为将来升学、应世,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我以为英、数、理、化是应当弄明白的。我的缺点就在于此。不要单注意社会科学。

  成都警报频来,但我愈跑愈健!勿虑!勿虑!

  愿你努力进步!

  父字

  七月十五午后(1939年7月)

  读后感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虽为革命许身心,不忘勉励子女情。殷殷慈父家书,字字珠玑,情真意切,令人动容。

  事实上,在另一封家书中,车耀先烈士还告诫子女,“出身贫苦,不可骄傲;创业艰难,不可奢华;努力不懈,不可安逸。能以‘谦’‘俭’‘劳’三字为立身之本,而补余之不足;以‘骄’‘奢’‘逸’三字为终身之戒,而为一个健全之国民。”

  “车耀先写给子女的家书主要是要求其六子女要谦虚、立大德、严防思想受到腐蚀,其实就是‘家训’。车耀先牺牲时,他的六个子女有大有小,但后来都是严格遵循父亲的教诲长大。成年后的他们中有工程师也有普通工人,但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而立足在这个社会之中,这对当下人们对子女的教育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厉华表示。

  张学云写给爱妻余显容的家书——

  奋斗呀,我俩在胜利的地方相会吧!

  家书背景

  红岩烈士张学云写给爱妻余显容的28封家书,每一封都浪漫炽烈,不仅见证了他们的“红色爱情”,也见证了他们互相勉励,共同追求崇高事业与思想进步的历程。

  自幼立下“长大要当红军”之志的张学云是四川人,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党军运工作。1948年党组织将他安排在罗广文部三三二团三营七连任连长,并担任连队地下党支部委员。在部队行军途中,他一路上不断给妻子写信,表达自己的思恋之外,还鼓励妻子追求思想进步,追寻有价值的人生。后来由于叛徒出卖他被捕入狱。在渣滓洞,特务施以各种酷刑,他坐老虎凳把腿骨折断,仍坚贞不屈,最后在大屠杀时英勇就义。

  给妻子余显容的信

  力生(余显容)亲爱的:

  ……

  我觉得“理想”是人生最有价值、最富于吸引力的东西,“理想”是我们生活的原动力,什么东西能使我们作苦斗的挣扎?什么东西能使我们极富于韧性的拼命?什么东西能使我们快乐地、毫不灰心地生活在不能算是人的生活的深渊中?我说就是“理想”!亲爱的,您以为是不是?

  您说过去许多年都被您浪费了,到今天您才认真地学习,认真地奋斗,这是很真实的自白,我很高兴呀,由此足证您已踏上光明的途程,祝贺吧,我们遥远地互相祝贺吧!

  ……

  现在不同了,不仅现在应该说自从近年来吧,您的生活之舟有了舵了,而且大家行驶的方向也一致了。您用尽平生极大的气力,满面香汁淋漓地划着生活之舟从后面赶来,远远地听着您在嘻嘻哈哈的唱扬您的快乐的生命,有理想有意义的生活,我拼发所有力气耐着心肠不断地往前奔;我用先行的激励的招呼来打气您,快呀,快呀,不达目的不罢休呀,可是哟,心爱的,您似乎是希望我停留片刻,等到您赶上来后,我俩好在一只船上同来前往吗?您是否已经觉得劳累了,或孤独了,需要同在一只船上,让我出力气划着带您走吗?呵不,这不对的,这就表示您还有些懒惰和依赖!同时,亲爱的,您记住,我们同是在排山倒海的大浪中啦,假如我一松劲,我会退行千里的,俗语说不日进则日退,逆水行舟,我俩应该各自努力才对,反正目标既同,方向不错,只要各自尽力划去,一定就能在一点相会,在胜利的那一点相会哟。……

  快乐呀,奋斗呀,我俩在胜利的地方相会吧!

  ……

  即祝

  您的健康和愉快

  竹行 七、卅一上

  读后感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共同的远大理想,他们却暂别儿女私情,以国家民族大义为重,相互勉励,毅然奔赴战场。在此前提下催生出的爱情,有高度,有温度,有柔情,更有气节。

  红岩联线管理中心研究部部长刘和平介绍,张学云爱好广泛,有才气,喜欢给妻子写诗,是一位体贴入微的好丈夫。通过他写给妻子的家书可以看出,他们的爱情浪漫炽热,崇尚共同进步。“有人认为革命者是神,其实他们也有爱情,而且他们的爱情有理想、有追求,相互鼓励、共同进步、关心家事国事天下事,有一个正确的家庭观。”

  “革命者崇尚爱情,却肯为革命献出生命,让这份爱情得到升华。”刘和平说。

  集中营里发出的一封最厚重“家书”——

  “狱中八条” 烈士最后的诉说和嘱托

  “家书”背景

  这是囚禁在中美合作所集中营里的部分革命志士嘱托脱险出来的同志带给党组织的建议。他们知道多数人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极小,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未来,寄托在党身上,利用各种机会交换意见,主要从内部找问题,总结经验教训。他们互相叮嘱:如果有人活着出去,一定要向党报告。

  1949年12月25日,从集中营突围脱险的共产党员罗广斌,向市委写出一份《关于重庆组织破坏的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其中第七部分就是“狱中意见”(后称“狱中八条”),它记述了狱中遇难的共产党员们向党的最后寄语。

  狱中意见

  一、防止领导成员腐化;

  二、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

  三、不要理想主义,对组织也不要迷信;

  四、注意路线问题,不要从“右”跳到“左”;

  五、切勿轻视敌人;

  六、重视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

  七、严格进行整党整风;

  八、惩办叛徒特务。

  读后感

  一心向党,责无旁贷;大难临头,威武不屈。“狱中八条”向我们展示了什么叫君子坦荡、可昭日月的烈士气节。

  “给党提出的八条建议,应该是一封最厚重的‘家书’,体现了共产党人的大爱,以及为国为民的家国情怀。”厉华称。

  当这八条嘱托公开时,很多人都难以置信:身陷囹圄的烈士们怎么会提出整党整风、路线问题、防止腐化这样深刻的党建理念?

  对此,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徐光煦认为,要理解先烈的嘱托,必须走进历史。当时党内已经有一些人因经济等私人问题叛党。所以,第六条就是要求党员干部要特别重视经济生活、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处理好个人利益与党的事业的关系。“不能将个人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这在今天,对党员和领导干部更具有现实意义。”徐光煦说。

  本版图片均由记者熊明摄

(责编:黄凌、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