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杨不简单:30年调解群众矛盾纠纷2000件

2018年04月15日09:11  来源:重庆商报
 

杨永根正在向群众宣讲政策法规 记者 谭柯 摄

  九龙坡区金凤镇九凤村村民把土地流转给了企业,租金却被拖欠,协商无果后,九凤村一社社长熊山建把情况反映到了群工系统。收到反映后,老杨群众工作站出面,先后5次与企业商讨解决方案。不到10天,企业将40余万元租地款如数兑现给村民。

  “有事找老杨,老杨帮你忙。”在金凤镇,这已成为越来越多群众的共同感受。老杨名叫杨永根,是原金凤镇综治办主任,有着丰富的群众工作经验,老杨扎根基层、乐于奉献、勤勉敬业、为民解难,总结出一套群众工作秘笈,群众亲切称呼他为“老杨”。

  2016年,金凤镇创新推进群团改革,整合综治调解和群众工作力量,成立了一支群众工作队伍,杨永根担任首席调解员。

  据镇党委书记周文杨介绍,老杨从事综治信访调解工作30余年来,由他牵头调解的矛盾纠纷近2000件,其中涉及农民工工资747件,调解兑现民工工资1.64亿元,解决工伤意外伤害赔偿335件,涉及金额3028.2万元。

  “解决好群众矛盾,是我的工作”

  面对群众,老杨总是给予憨厚的笑容、热情地接待、耐心地解释。他认为,把来访群众当亲人,就没有接待不了的对象;把群众的事当家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多亏了老杨帮忙,我才能要到应得的伤害赔偿,真的太感谢他了。”获得老杨帮助,成功讨回伤害赔偿的冉某如此说道。

  事情发生在2013年12月30日。冉某在金凤一建筑工地作业时,从高处摔落,右胯骨骨折,被鉴定为9级伤残,但一直未得到最终解决。

  原来,自冉某受伤后,因当事人双方内部协商未达成一致,经璧山区、九龙坡区劳动仲裁,后起诉至法院,在最终判决形成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家属及法院均无法找到对方公司,家属方甚至为了维权花了不少钱,却始终无法找到对方兑现。

  摸清情况后,老杨尽最大努力联系可能联系到的所有项目相关人员,甚至自掏腰包给来访人提供伙食。三天时间里,老杨打了上百个电话,经多方辗转,终于找到了项目所有人,对方被老杨的这种精神打动。在2016年9月20日促使几方达成解决协议,并于9月21日下午在九龙坡区法院兑现。

  对此,老杨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会当自己的家事一样竭尽全力,帮群众把矛盾解决好,这也是我的工作。”

  站室点3级联动提供调解服务

  “干信访工作要像甘露一样一滴一滴流进群众的心田。群众高兴,我们就高兴!”这句朴实的话语,渗透了杨永根33年中对人民群众的一腔赤子之情。

  老杨在做群众工作中有一个法宝,用老杨的话说就是:要把老百姓放在心坎上,对待群众的不理解,要想方设法的走进群众心坎里,要公平、公正地办事。因为有了良好的心态和工作态度,面对上访群众的迁怒与误解,他平静而宽容;哪怕群众的唾沫星子飞到他脸上,他也是挥手擦擦继续听;直到群众说完,平静下来,他才缓缓地做解释劝导工作;碰到难题困难,他从不放弃,拼尽全力设法解决。据说不少群众见识过老杨的热心和耐心,自己都心生歉意,“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老杨的故事不断延续,2016年镇里成立“老杨群工”站,并同时在8个村成立工作室,在各个网格成立工作点,实现“老杨群工”站、室、点3级联动,零距离全覆盖为群众提供调解服务。

  老杨已培养出50多个“小杨”

  如今,老杨已退居二线,他开始培养一个个“小杨”,为化解辖区矛盾奉献力量。

  “我是‘老杨群众工作站’的黄艺,我不姓杨,但你们可以叫我‘小杨’,因为我是老杨的徒弟之一。”28岁的黄艺告诉记者,经过跟着师父学习,她总结出调解纠纷中的“五得”:干得、挨得、饿得、等得、忍得。

  “有时候,矛盾双方在调解室里情绪波动比较大,甚至会对骂、动手打人。这时师父总是默默坐在一旁,从对话中提取有用的信息,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点。”黄艺对老杨崇拜不已。

  和培养黄艺一样,老杨如今已培养出了50多个“小杨”。现在“金凤一群‘杨’,专帮百姓忙”口号在金凤越来越响亮。

  短短7个月,“老杨群众工作站”里的老杨和“小杨”就化解各类纠纷140余件,涉及1300人次,兑现民工工资、工伤赔偿1500多万元。

  都市传媒记者 谭柯 实习生 曹妤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重庆小伙捐“生命种子”救治湖南罕见贫血患儿  13日上午,重庆璧山小伙小余在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捐献了自己的一份“生命种子”,为湖南某医院一名范可尼贫血患儿点燃了生命的希望之火。…【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