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中国长江行】汉丰湖畔 一池碧水一家守护

初梓瑞 胡虹 黄亚辉

2018年05月15日12:46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适值初夏,重庆市开州区汉丰湖畔的水荷花一株株开放,粉嫩和初白相间的花苞,把清澈的湖水和岸边的翠木映衬得能滴出水,一副人与自然绿色、和谐相处的画卷徐徐展开。

  36岁的朱时平就是一个守望青翠的卫士,他和他的家人,守着汉丰湖国家湿地公园,他们一家拥着湖水相依,枕着清风入眠,将美梦送入长江,流向浩荡的远方。

守护汉丰湖湿地的朱时平一家人。黄亚辉摄

  巡护“一家亲”

  “幺儿,走得咯。”无论刮风下雨,早晨6点,朱红宝都会准时地叫儿子朱时平一起去巡护。

  母亲徐廷珍在刚蒸热的馒头里,夹上一点油辣子和咸菜,小跑着塞进儿子的衣兜,随着地平线上的日光渐渐将朱红宝父子的巡护艇晕染,徐廷珍用手捋一捋被湖风吹开的发髻,默默地拿起扫把,沿着父子离去的反方向行走,也开始了自己的环卫工作。

  这就是朱时平一家人的生活常态,朱时平是汉丰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巡护工,平日里负责湿地的巡护及管护工作,一个人面对近20公顷的管护面积,他常常力不从心,父亲朱红宝自告奋勇,和儿子一起扛起巡护大旗,5年来,没有一分钱工资,朱红宝却干得认真卖力。朱时平的母亲徐廷珍是汉丰湖管护站的后厨,同时也兼一定的环卫工作,一家人,一年到头没有节假日,简单却又纯真的生活就是以管护站为圆心,以巡护艇、扫把簸箕为工具,绕着湿地画圆。

  父亲朱红宝曾是开州区上马村五组的村支书,朱时平是江边长大的“水娃娃”,上一侧的汉丰湖,下一侧的澎溪河,是他幼年最爱的“玩伴”,可真正了解这片水域,还得从5年前成为巡护工说起。

朱时平守护这片水域已经有5个年头了。黄亚辉摄

  治理有思路 管护有奇巧

  2013年,朱时平正式成为一名巡护工,他是这一片水域的“守护神”,非法捕鱼、非法捕鸟、保护树种等活计都属于他的巡管范畴。

  由于汉丰湖蓄水期和非蓄水期的水位落差较大,形成的消落带滋生出了一系列问题,如污染、水体恶臭等,让许多专家挠头。经过十几年的摸索,汉丰湖湿地公园用梯级种植养护的方法攻克了消落带的困扰,然而缓冲区域的植被看护却纷扰颇多,重担压在了朱时平的肩上。

  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沿岸农民的不理解。

  “这里的水草好,我的牛羊就喜欢在这里吃,我就靠着牛羊过活,你说不让我放牛,我靠什么生活?”村民陈长松的一个问题,问倒了刚刚入职的朱时平。

  “老陈呀,是个老实的好人,就是太犟。不让他放牛,他就跪下,抱着我们的腿不放,死活不合作。”朱时平回忆起刚参加工作时的窘境,无奈地摊摊手。

  “因为我爱人姓陈,我以这个为切入口,和他套关系,交朋友,每天向他讲述湿地保护的作用,当然,这个过程我也在学习。”朱时平讲述着他破解难题的法门,“现在老陈支持的很,早就不放牛羊了,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安保的工作,日子过得不错。”

(责编:王嫚、张祎)

本网专稿

【美丽中国长江行】汉丰湖畔 一池碧水一家守护  汉丰湖畔水荷花开放,粉嫩和初白相间的花苞,把清澈的湖水和岸边的翠木映衬得能滴出水…【详细】

原创

川航客机万米高空玻璃脱落 机组完成世界级备降  万米高空中,搭载着128人正在飞行的客机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裂脱落………【详细】

原创

【美丽中国长江行】“写字楼”里的发电厂  据了解,华能两江燃机是西南地区首座联合循环冷热电三联供综合清洁能源站,通过能源梯级利用...…【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