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万里长江奔流入海 绿色发展再谱新篇

马丽娅、徐冬儿、唐小丽、张丽玮、华祥名、张丽玮、汪瑞华、韩畅、秦海峰、荣先明、周雯、匡滢、刘政宁、陈曦、王钦、李发兴

2018年05月15日13:14  来源:人民网
 

航拍长江支流黄柏河小溪塔段的生态廊道景观。

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

大江东去,浩浩荡荡,气势磅礴,纵横6300公里,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如珍珠项链般串联起沿线11个省市,滋养着中国最具活力、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带。

2016年1月,重庆。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发出长江大保护的最强音:“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2018年4月,武汉。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会上,他开宗明义:“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这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

江水滚滚东逝,江岸草木更新。从重庆到武汉,两次座谈相隔800多个日夜。长江的面貌有了怎样的新变化?沿江各省市在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方面取得了哪些新成效?近日,人民网记者实地走访沿线11省市,带来本组报道。

治水增绿 一江清流美景重现

长江云阳段“一江碧水 两岸青山”。

安徽马鞍山郑蒲港西梁渡口,沿着江堤眺望,抽芽吐绿的成片杨树林将长江岸线点缀得生机勃勃。“过去在这里开轮渡要戴口罩,现在恨不得多吹几口江风。”说起西梁渡口岸线的变化,年过六旬的摆渡人童修贤欣慰地说道。

一年来,郑蒲港新区12座非法码头被取缔,腾退岸线并完成整治后的码头全部复绿,面积达82735平方米。

江边,“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美景重现;水中,多年难见的江豚戏水再次上演。在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张西斌看来,这,正是长江生态环境正在不断被修复的生动例证。

张西斌所在的保护区由迁地保护区和就地保护区两部分组成,2012年以前,两个保护区江豚加起来刚满40头,如今,数量上升到60头。

“不仅江豚栖息的环境好了,周边市民的生活环境也在改善,天更蓝、江水更清,江豚更多。”张西斌说,长江是中国生态环境的风向标,江豚则是长江生态环境的风向标。

过去,铜陵江段沿江遍布非法码头,部分污染企业废水直排,对江豚的栖息环境造成极大威胁。“通过中央环保督查和省、市环保督查,保护区面貌得到很大改观,特别是‘绿盾2017’专项行动开展以来,涉及保护区的所有码头、砂场、船厂几乎全部拆除。”张西斌说。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和铜陵江段一样,族群数量多达百只的野生猕猴则重现重庆巫溪县,它们成群结队下山觅食,甚至在村子里“安营扎寨”。

围绕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的这一命题,重庆还不断保护和建设好山水林田湖草综合生态系统,通过推进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湿地保护与修复、石漠化治理等工作,不断“增绿”长江。数据显示,重庆全市森林覆盖率已达45.4%。

安徽铜陵、重庆巫溪的变迁只是长江生态修复的一个缩影。两年多来,长江沿线959座非法码头已彻底拆除,其中85%完成生态复绿。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已为沿江各省市干部群众深刻理解和广泛接受,长江共抓大保护格局基本形成。

多式联运 黄金水道百舸争流

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维修改造中。

自古以来,长江就是我国东西运输的大动脉,有“黄金水道”之称。作为亚洲第一长河,长江流域通航河流3600多条,总计通航里程约占全国内河通航里程的70%,水运价值巨大。

然而,长期以来,“航道下游‘卡脖子’、中游‘肠梗阻’、上游‘遇瓶颈’”的问题一直存在,难以有效突破地域藩篱。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提出以来,长江被赋予了新的定位——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而沿江城市也随之打开了视野。

今年4月,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二期工程在镇江提前半年顺利通过交工验收。“大型船舶停靠增加,对港口而言,一次性靠泊码头的大船变多了,减少了船舶的靠离泊时间,从而提高了码头的靠泊能力和港作机械的作业效率,给港口企业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效益。”江苏省港口集团运营安全部部长唐文向记者介绍。

作为《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确定的重大项目,深水航道的贯通,意味着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今后,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江苏全省可统筹推进水运、铁路、公路、航空、管道等各种运输方式,加快多式联运发展和综合交通枢纽建设,打造高效畅通的长江综合立体交通走廊。

在上游,身处内陆的四川泸州,借助铁水联运的优势,将泸州港打造成为一个“黄金无水港”,港口功能延伸至铁水联运腹地的内陆地区。

泸州港目前已建成6个3000吨级直立框架式泊位,堆场面积近40万平方米,铁路专用线已通达港区堆场,在长江上游港口中率先实现集装箱铁水联运“无缝衔接”。“在四川自贸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附近已经初步形成了以天府航运首港、泸州港为核心,汇聚泸州新机场、泸州铁路货运中心、一环六射高速公路网、泸州客运中心站、泸州高铁站(即将建设)等多种运输方式的多功能立体交通网络,交通枢纽建设初具雏形。”泸州市交通局副局长曾兴宇说。

江海联运、铁水联运、公水联运……多式联运在各地实践中的探索,都在拓展着长江的“宽度”,黄金水道的潜能不断被释放。

(责编:秦洁、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