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迪士尼留下得意之作 如今返乡让石头“开花”

陈琦 姚於

2018年05月17日07:41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熊富印用石材雕刻龙。唐浩摄

  他从小就受到家乡雕刻之风的熏陶,成年后还经常在旁边站着看人刻模雕花,一看就是大半天。

  1984年,他放弃五金生意,开始拜师学艺,十年间卖了几十万个面人。

  在上海迪士尼留下得意之作后,他决心实现夙愿--回到家乡,让古老的石刻“老树开新花”!

  在重庆大足区石马镇民主村一片密林深处,有一处住宅格外引人注目:房子的外墙是仿造迪士尼乐园的海盗船做的仿真木,条纹和颜色做工非常考究。这就是熊富印的家。

  “我还想在烟囱那里做一棵仿真树,这几天正在找材料。”熊富印说。

熊富印能灵活运用各种材料随心所欲地进行雕刻创作。唐浩摄

  放弃五金生意学捏面人

  十年卖了几十万个

  石马镇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的所在地之一,在54岁的熊富印记忆里,曾“满街都是大师”。雕刻雕塑技艺,曾是镇里众多男人在田间劳作之余用以解闷的消闲之技。常有人顺手在路边捡起石料或木料,只需一把刀,个把小时就能雕成一件作品。

  受到这雕刻之风熏陶,熊富印从小就喜欢雕塑雕刻。成年后,他先是往来石马镇与旁边的龙水镇做五金生意,龙水镇以盛产“龙水刀”闻名。他经常遇到有好手艺的师傅,就站在旁边看人家刻模雕花,一看就是大半天。

  1984年初,熊富印在运送五金时,遇到了一位改变他命运的人--来自江西的姬师傅。熊富印说,姬师傅是他见过的最好的民间面人大师,捏出来的孙悟空、猪八戒栩栩如生,又快又好。两个人一见如故,聊了很久,最后,熊富印干脆低价处理了手里的五金存货,交了200元学费,正式拜师跟随姬师傅学捏面人。

  跟着师父走街串巷半年多,熊富印正式出师。他按照师父的行头也给自己添置了一套,从此开始靠捏面人讨生活,这一捏就是10年--从1984年到1994年,熊富印的面人随着他的步伐,从大足走到了各地,隆昌、宜宾、泸州、南充、汉中、西安……

  “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只要人不死,就要涮坛子。”熊富印唱起祖辈留下的童谣,开玩笑说他当年也是“高收入群体”:用糯米面捏一个猪八戒或者孙悟空,不到一分钟就能完成,最多一天可以卖掉400多个,平均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块钱。

  10年下来,熊富印共卖了几十万个面人。1999年,大足石刻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石刻艺术至此站上世界舞台。与此同时,熊富印却发现身边会雕塑的人越来越少。

熊富印创作的小摆件。唐浩摄

  在上海迪士尼留下得意之作

  却早已萌生回家的念头

  1994年,熊富印去了深圳。一位台湾老板看中了他的雕塑手艺,让他在礼品厂负责泥塑模板工作,一个月的工资4000多元。当时,他的手艺已经在业界相当出名,工厂的作品都必须经过他点头才能出厂。

  “在深圳这么多年,尽管工资高,但始终觉得自己是‘飘起的’,想家,经常睡觉眼睛一闭,眼前浮现的就是石门山石刻里那尊孔雀明王像,小时候经常去耍,一辈子都记得那雕像的样子。”熊富印说,“当时就想,一定要自己先做点名堂出来,然后回家做点事。”

  2014年,熊富印等来了证明自己的时刻。当时,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建,面向全国广发英雄帖招募雕塑艺人,因为远近闻名的技术,熊富印当仁不让地被推荐为候选者。

  “对方开出的薪资非常丰厚,所以来自全国的雕塑高手都在,但考核选拔非常严格,刷下来了不少人。”熊富印回忆,当时他接到的考题是根据考官出示的案例,复制三个一模一样的复制品:一座小假山、一条仿枯木、以及一个摆件。

  对于曾经挑战过课本上《核舟记》那样微雕的熊富印,这样的复制雕塑并非难事。胸有成竹的他很快完成了作品,从全国上万个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全球迪士尼乐园中首个以海盗为主题的园区--宝藏湾的雕塑师。

  “你们去过迪士尼的就知道,那个海盗王座位就是我做的,还有那些骷髅头。一年多时间,在里面大概完成了大大小小20多个作品吧。”熊富印掰着手指如数家珍,“在迪士尼,真实感受到了现代雕塑与传统石刻的分别,外国团队的设计图画得没说的,不仅好看,细节也好,比如那个雕塑防护栏的缝隙大小都是特别考虑了的,防止小朋友伸手卡住。”

熊富印用贝壳为原料进行雕刻。唐浩摄

  远隔千里的游子在故乡携手

  让古老的石刻“老树开新花”

  如今,返乡创业的熊富印心中有个理想,就是让古老的石刻“老树开新花”。在这一点追求上,他与同是“归乡人”冯英相不谋而合。

  冯英相从小在石马镇读书,后来离乡去了云南昆明,拼搏多年,成为某金融机构管理人员。尽管事业有成,但始终感觉“人在异乡为异客”的他,最终决定在不惑之年辞去高薪工作,带着媳妇孩子回乡创业。

  同样生于石刻之乡的冯英相,一直也有关注石马的能工巧匠。在石马镇副镇长胡霞的介绍下,这两位远隔千里的游子,一拍即合,决定在故乡携手“做点事情”。

  胡霞介绍,现今两人的艺术品加工厂已经启动规划工作,并准备与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工厂的开办不仅能解决更多留守人员的就业问题,也能为石刻艺术的传承起到推动作用。目前,石马镇正围绕石门山石刻周边打造文创产业链,我们也希望更多企业与能工巧匠都能加入其中。”

  熊富印说,工厂准备将重点工作放在艺术品打造上,如家庭摆件、随手礼、生活用品等。经过市场调研,他们发现本地的旅游市场尽管很大,却很缺乏具有石刻特色的产品,于是希望能制作一些区别于低端工厂批量生产出来的产品,从传统文化中挖掘历史感。“今年的订单已经近500万元,只要产品好,就不愁销路。”

  尽管提到业务,熊富印与冯英相信心满满,但话题回到传承上,熊富印却面露难色:“以前拜师是给师父钱,现在反而是师父给徒弟钱,以前带过几个徒弟,都转行了,有年轻人想跟着学,但我不敢收,就是觉得他们心不诚,他们是看到手艺能挣到一点钱,比泥水工工资高,他们不是真正喜欢。”

  “准备去把雕塑技术申请非遗,别让手艺断掉。”熊富印说,虽然产业打造已经开始,但手艺传承不下去就等于“失去灵魂”。

  “再看看吧,产业起来了,应该能吸引些人才。”说到这里,熊富印提高了嗓门。

(责编:陈琦、张祎)

本网专稿

他在迪士尼留下得意之作 如今返乡让石头“开花”  他从小就受到家乡雕刻之风的熏陶,成年后还经常在旁边站着看人刻模雕花,一看就是大半天。…【详细】

原创

重庆再“亮剑”专项整治楼市乱象 严禁预留关系房  在去年专项整治工作中,有部分投诉开发企业违规收取“团购费”“会员费”“信息咨询费”...…【详细】

原创

现场直击:重庆英雄机长刘传健生死劫后首见妻子  “丈夫很热爱飞行员这一职业,希望能飞一辈子。现在,或许在别人眼中他是英雄,但在我眼中...…【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