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禁毒社工的“酸甜苦辣”

2018年06月25日06:58  来源:重庆日报
 

叶泽发(中)在与社区戒毒康复人员谈心。(江北区公安分局供图)

  6月19日,江北区石马河街道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关爱之家”大门内,一位头发花白、年过七旬的老婆婆坐在禁毒社工叶泽发面前,不停地抹眼泪。

  这是她本月第二次踏进“关爱之家”的大门,也是她今年第十五次坐在这里向社工叶泽发倾诉。

  “他生病了。”“他没有办法走路了。”“他跟我说,对不起,要走在外婆前面,不能送外婆最后一程……”这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是社区戒毒康复人员赵亮(化名)的外婆。现年25岁的赵亮,从小父母离异跟着外婆相依为命,小学毕业后辍学在家,16岁便染上毒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被两次送进强制戒毒所仍然无法成功戒毒的赵亮,上个月患上了“脉管炎”。由于无法行走,躺在病床上的赵亮,特地委托外婆前来向社区戒毒(康复)中心请假。因为每隔一个月,赵亮都需要来办公室报到,并到辖区派出所进行尿液检测。

  叶泽发,江北区30名禁毒社工中的一员,2015年成为禁毒社工以来,他经历着其中的无数“酸甜苦辣”。

  酸

  吸毒女诞下婴儿无钱买奶粉

  毛林林(化名)是叶泽发管理的一名社区戒毒康复人员。40岁的毛林林去年1月独自在家生下了儿子,由于是非婚生子,社工叶泽发联系民警共同努力,为她办理了户口。

  但是,没有工作来源的毛林林,连自己都无法养活,面对嗷嗷待哺的婴儿,只有能化点白糖水给孩子充饥。

  “毒品让家破人亡,不是没有原因的。”讲到这里,快要做父亲的叶泽发很是心酸。

  甜

  吸毒人员重返社会

  心酸的事不少,但也常会遇到让叶泽发高兴的事。

  前不久,社区戒毒康复人员方勇(化名)及其母亲,特意找到叶泽发。方勇高兴地告诉他,“我考了驾驶证,可以回归社会,我可以找工作了。”

  方勇的母亲拉着叶泽发的手,喜悦的泪止不住地流。叶泽发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一刻他觉得禁毒社工这份工作太有意义了。

  “要想帮助社区戒毒康复人员重返社会,就必须想办法让他们能够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为此我们努力联系培训机构和企业,让他们能够掌握一门手艺,谋一条出路。”叶泽发说。

  苦

  为见戒毒康复人员苦等4小时

  “做禁毒社工,有时候面对康复人员的‘刁难’,只能心里默默苦一下。”叶泽发说。

  由于要经常对社区戒毒康复人员进行回访,叶泽发免不了要去其家中了解情况。但是吸毒人员常常思维混乱,不按常理出牌。

  去年8月的一天,气温达到40摄氏度。叶泽发和同事前往辖区内的一个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家进行家访。

  下午一点半到达后,戒毒康复人员告诉叶泽发,他在外面马上就回来。可是叶泽发和同事整整在其家门口等了4小时,喝了3瓶矿泉水后,他才出现。

  炎热的盛夏,叶泽发和同事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却没想到戒毒人员不好意思地说,只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能等多久。

  “类似的事偶尔会遇到,要想赢得戒毒康复人员真心实意的信任可不容易。”叶泽发感慨地说。

  辣

  聊天聊出美好未来

  “禁毒社工的工资不高,但是面对的人群却是非常缺少社会关注和关爱的人群。”叶泽发说,戒毒康复人员大都比较自卑,并且经济条件拮据,而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又各不相同。

  面对身体有残疾或是心理有障碍的戒毒康复人员,有人总结出了一条经验,那就是跟他们聊“过去”,聊过去美好的生活。

  可是,叶泽发却喜欢跟他们讲“未来”,因为在他看来,“未来”是脚踏实地的现实和充满希望的明天。虽然直面现实的感觉很“辛辣”,但多跟戒毒康复人员聊“未来”,有助于更好帮助他们建立信心,重回社会。

  “聊天往往比苦口婆心的说教更容易带来惊喜。”叶泽发说,往往正是一句无心之语,常常能让戒毒康复人员打开心结,从而走上回归社会之路。

  据了解,石马河街道已有142人通过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帮助,重新打开了回归社会的大门。

  本报记者 周松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军博会"闭幕不落幕" 重庆搭建军民融合线上平台  24日,为期4天的第十三届重庆高交会暨第九届国际军博会圆满收官,逛展参会人数接近20万人次,10个重点项目签约落户重庆,252个项目达成初步意向…【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