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小三峡 党员在深隧中“闪光”

【查看原图】
两台全电脑凿岩台车正在小三峡隧道钻孔作业。张永超 摄
两台全电脑凿岩台车正在小三峡隧道钻孔作业。张永超 摄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2018年06月30日19:51

  人民网重庆6月30日电(王嫚)大宁河蜿蜒流淌,七曜山巍峨高耸。在巫峡镇白水村,“小三峡”隧道的施工现场,喷浆车、运渣车穿梭不停,机械作业声混响不断,一片如火如荼的热闹景象。

  白水村位于重庆巫山县,是中铁隧道局承建的郑万铁路重庆段“小三峡”隧道1号横洞的所在之处。郑万高铁重庆段全长约184公里。郑万高铁全线桥隧比达91.99%,是我国第一条桥隧比超过90%的复杂险峻山区高速铁路。而在重庆段,桥隧比达到全国罕见的98.1%。小三峡隧道是全线建设难度最大的一段。

  这座存在岩溶、穿越水库、涌水量大和高水压,属Ⅰ级高风险,堪称“地质博物馆”的隧道,是目前亚洲在建350公里时速高铁最长的单洞双线隧道。建成后,18.95公里的隧道将宛如一条“巨龙”盘桓山间。

  此刻,隧道正在开挖,54岁的机械队长张忠全也片刻不得闲。张忠全深耕隧道一线36年,明年3月份,他就要退休了。正值建党97周年,同时,作为有着33年党龄的老党员,张忠全感慨万千。

  “不管干什么工作,不能偷懒耍滑,要严格要求,任劳任怨。”张忠全说,身为党员,要时时刻刻起到模范带头作用,躬身践行。去年7月,巫山突发大水,晚上8点,小三峡隧道边坡被洪水冲垮,6根电缆被冲坏,瞬间停电,工地上一片漆黑。不到3个小时,张忠全就把灯全部点亮。

  2016年11月,中铁隧道集团一处有限公司首批人员“跑步”进场,厉兵秣马快速挺进“小三峡”。从驻地的选址、临建的规划、项目建设的目标、标准化建设、工程重难点的方案应对各方面,进行全面勘察、精心策划,为隧道的高标准起步、高效率推进、高质量管理保驾护航。

  跟张忠全一样,同时间抵达项目部的还有朱建国,有着11年党龄的土木总工。在他看来,项目最大的施工难点就是突泥涌水。

  今年4月初,朱建国在施工勘察时,探测出隧道前方有溶洞,他立即通知召集设计院、业主等多方力量,根据溶洞所在的位置、溶洞发育深度及填充的形式等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法。最终,经过处理后溶洞处基本稳定,无渗水现象。

  “小三峡隧道最大埋深达675米,涌水压大,若施工过程突发涌水,极易发生大范围安全事故。”朱建国称,隧道施工中配有超前地质预报探测设备,能够提前探测到前方的地质结构,第一时间采取措施封堵高风险施工区域,让施工更安全、可靠。

  掘地三尺,非一日之功。党员的先进性让隧道人迸发出别样的热情,涌现出一批榜样力量,他们不忘初心,带领一支支队伍砥砺前行。“质量先行,安全第一,虽然有时候觉得很辛苦,但决不打退堂鼓。”朱建国说。

  从宽阔的隧道洞口进入,洞内灯火通明,大型机械声轰鸣入耳。两台三臂凿岩台车正在进行打孔作业,碎石不时地从岩壁上掉落,发出巨大的声响。

  郑万铁路重庆段3标段项目党工委副书记白家友告诉记者,目前,“小三峡”隧道的各类辅助通道8297.5米已经全部完工,正洞、平导施工中共开辟了14个作业面,以每天近50米的速度掘进,正洞已经突破4000米大关,平导施工2700米。

  郑万高铁将地处三峡腹地的重庆,以近乎直线的形式,与华北、华中地区连接起来,成为重庆打通对外联系的一条重要陆路大通道。记者了解到,项目于2022年通车后,重庆与北京、郑州车程时间缩短至4小时和6小时。

分享到:
(责编:刘政宁、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