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教授”与他的1000把琴

王嫚 黄亚辉

2018年07月13日08:09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专场演奏会现场。荣昌区委宣传部供图

  演播厅里,六束灯光直端端地打在舞台上,在灯光和暗影交界处,一位老人,在轻轻地抚摸琴弦。

  老人叫何夕瑞,今年73岁,重庆荣昌人。他最近在张罗专场演奏会,累到身体透支,只能躬身来检查琴;琴叫钟鼎琴,再过17个小时,它将迎来首次“亮相”。低音是它的骄傲,如泣如诉,悠远绵长。

何夕瑞(左一)感谢演奏家和听众。刘祎 摄

  造的第一把提琴像“板胡”

  何夕瑞抚摸着爱琴,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翻涌。画面定格在53年前。

  “我要做一把小提琴。”宣传队里的小年轻突发奇想要做琴,人们纷纷议论,议论之余,有人不知从哪淘来把破旧的小提琴,何夕瑞如获至宝,从外观入手,开始了造琴之路。

  何夕瑞起先是位木匠,手里的活计自然不在话下。通过将近一年的摸索,引以为傲的“琴”造出来了。

  “我很高兴,也很狂傲,觉得造琴无非如此,”何夕瑞沾沾自喜地拿着琴去找老教授鉴定。“当时他看到我的琴,先是一愣,接过手仔细地端详,再试拉了几下,之后就不说话了。”何夕瑞看着陷入沉默的老教授,心里像敲急鼓一样。

  老教授从立柜里拿出自己的小提琴给何夕瑞。“我当时傻了,人家的琴金灿灿的,音质、音色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而我造的琴,音色更趋近与板胡。”

  “我‘伤’得太重了。”琢磨了一年的成果终成空,不但没有消损掉何夕瑞的信心,反而让他“触底反弹”,沉下心去钻研。

首次亮相的钟鼎琴。荣昌区委宣传部供图

  为造好琴 跑遍全国

  “三代倾家荡产,也做不出好琴。”何夕瑞摸清门道后感叹:“造琴太难,它是一个系统工程,牵一发动全身。”

  为了研究材质对琴的影响,他跑遍了全国各地。西藏山谷、云南峡涧、四川森林,他一处处地搜寻。

  遇到良木,他会用小锤敲下一寸木材,敲的时候,闭上眼睛,感受木材传递的振动和共鸣,敲下的木材,先是在手里观察木纹的走向,再是放在嘴里咂摸,判断树木的酸碱性,最终,他发现,中国的泡桐比云杉更适合打磨成琴胚。

  为了彰显琴的中国特色,何夕瑞决定赋予琴中国造型。为此,他在历史典籍里找答案。“西方人把小提琴的外观定义为‘少女’,而我则想用中国的美人来‘装点’。”

  从历史古籍上一字字地扣,在心中一遍遍地描摹中国美人的风姿:赵飞燕轻盈但太浅、貂蝉拜月美足但柔余......最终,杨玉环成了他的灵感“缪斯”,于是,“细颈、削肩、瘦腰、肥臀”的三圆琴让所有人惊艳。

何夕瑞接受采访。刘祎 摄

  不后悔与琴相伴

  “何老,您看看,这个音不准,怎么调?”来自四川音乐学院的演奏家毕虹把何夕瑞从回忆中拉回来。

  何夕瑞这才支起身子,从光影里走出来,他一只手臂夹在肋骨旁,另一只手颤巍巍地按着琴弦,“这两天太潮湿了,有点影响,再试试。”

  刚说完话,何夕瑞捂着嘴,咳嗽地不停。为了举办这次的赏析会,他这几天忙地“天昏地暗”。“这几天每天只睡1-2个小时。今天,跟着演奏家们一起彩排,已经9个小时了。”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坚持?不止是爱,还有恨,”何夕瑞伸出双手,手指上血泡摞血泡,手掌上新茧盖旧茧,“我能有多爱,就有恨,恨它折磨我的身体,却给我无限的渴望。”

  “我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何夕瑞说话时,喘息声很大,大到有事都听不清字句,“回忆起来,这50多年,造了1000多把琴,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做琴、爱琴。”

  17个小时后,由重庆荣昌区委、区政府主办的专场演奏会开始,钟鼎琴正式“登台”,一曲《九儿随想》让全场起身,何夕瑞回头的一瞬,掌声如潮。

(责编:王嫚、张祎)

本网专稿

“木匠教授”与他的1000把琴  老人叫何夕瑞,今年73岁,重庆荣昌人。他最近在张罗专场演奏会,累到身体透支,只能躬身来检查琴...…【详细】

原创

77所高校完成在渝本科提前批录取 清华最低分690  截至7月11日18:00,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77所高校完成在渝本科提前批文史类和理工类的录取工作。…【详细】

原创

重庆汽摩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运行 办事更便捷  人民网7月12日电(刘政宁 黄军 李天文) 今日,位于两江新区的中国重庆(汽车摩托车)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正式挂牌运行。今后,该中心将主要承担汽车摩托车领域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快速审查和确权工作,参与汽车摩托车领域专利侵权诉前纠纷调解工作…【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