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公招的第一批空姐退休了 她31年飞3万小时

2018年08月10日08:28  来源:重庆晨报
 

       高级乘务长金桂枝31年飞了3万小时;当年选空姐的盛况和选美大赛一样

  金桂枝和机组成员合影。

  穿着围裙的金桂枝。 受访者供图

  当年深蓝色的制服。

  “中国红”制服。

  已经飞了31年的金桂枝即将退休。 上游新闻记者 邹飞摄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我是本次航班乘务长,再次感谢您选乘星空联盟成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航班,我们很高兴与您同行,并将竭诚为您提供服务。如果您在航班中需要任何帮助,请随时与我们乘务员联系……”2018年5月28日,上海至重庆的CA4544航班,金桂枝面带微笑地说出已说过无数次的广播词。

  当在重庆上空飞行了31年的高级乘务长金桂枝最后一次身着制服准备走下飞机,她深情回过头望了一眼工作了31年的客舱,恋恋不舍。至今年8月,国航重庆分公司第一批乘务员全部退休。金桂枝飞行时间约3万个小时,在空中见证了中国民航事业的发展。

  “安全着陆。”她这样形容此刻感受。但在蓝天白云之间,留下的是她永远无法割舍的一段记忆。

  当年选空姐严格程度堪比招飞行员

  1987年,西南航空公司在重庆公开招收第一批乘务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当年的热度毫不夸张。报名点门口排满了漂亮、高挑的年轻女孩,和选美大赛没什么两样。

  当时的程序与要求和现在相比要严苛得多,政审合格、五官标致、身材高挑、身体素质好自然是最重要的。身高1米6到1米68之间,视力0.8以上……除了这些硬性条件,对学历、语言表达、牙齿美观等也都有极高要求。

  年仅18岁的江津姑娘金桂枝此前连飞机都没坐过,但对这个“每天能在天上飞”的职业满怀憧憬,和成千上万的姑娘们一起报了名。经过层层选拔,笑容甜美、气质出众的她成为幸运的十分之一,入选第一批空乘。一张写有“金桂枝”的服务名牌挂在胸前。从此她也有了一个“洋气”的名字——空中小姐。

  那时候,空姐算是一个高大上的职业。一张机票几十元钱,顶普通人一个月工资,能坐得起飞机的人并不多。在金桂枝印象里,最初坐飞机的大都是持介绍信的处级以上干部,以外出公干为主。随着改革开放,特别是商人们为节省时间,越来越多人选择乘坐飞机。

  现在,人们常开玩笑形容说“打个飞的”,乘机变得和坐车一样平常,空姐这一职业也更加接地气。今年,中国民航总局表示,女性空乘退休年龄可从50岁推迟至55岁。年轻貌美不再是空姐身上最大的标签,亲和力、细心周到的服务、良好的心理素质,才是旅客们最为看重的。

  第一次飞行 很多人都吐了

  1988年1月19日,那是金桂枝第一次正式飞行,从重庆飞西安。

  刚上飞机时,金桂枝还有些紧张,但她面带美丽的微笑热情迎接每一位旅客,慢慢地也放松下来。

  当时机型是运-7小飞机,螺旋桨发动机,只能载客50人。由于飞行高度只有5、6000英尺,还不能飞到气流层之上,遇到大的气流时一上一下,颠簸得厉害,根本站不稳。同一机组的姐妹们晕机,跑到洗手间呕吐,唯独金桂枝特别适应。她很自豪,笑言自己可能就是为了飞行而生。

  每次上机前,机组成员都先要开一个20分钟左右的行前会,机长会将此次的飞行计划、航线结构、任务给大家做一个简要部署,这个传统雷打不动,一直延续到现在。

  后来随着网络的普及,乘务组出发前还要“考试”——在电脑上登录内部系统,做10至20道“考题”,熟悉服务程序、技能等业务知识,包括应急设备的使用、仪容仪表的要求等。

  曾经延误三日也飞不上天

  金桂枝飞行的航班最早是在白市驿机场起降,本属于军用机场,每当军方有活动时,民用就必须让道,所以取消航班是家常便饭。

  机场很小,仅两条航道:一条滑行道,一条起飞道,每天只有十几架、几十架飞机起落。当时金桂枝的工作也比较轻松,每周只飞一两次。由于飞机性能的限制,能见度必须达到几千英尺才能起飞,遇到大雾、雷雨、大雪等恶劣天气都没有办法上天,大家就只能眼睁睁地等,她曾经遇到延误了三天都还没有起飞,乘客着急得都快哭了。

  改革开放初期,三叉戟客机是最常见的机型,行李架跟大巴类似,没有盖子。客舱制冷条件也不佳,在飞机爬高后才能制冷,有时温度太高,客舱里就会不断冒出白汽,让乘客误以为是飞机出了故障。

  在颠簸和巨大的噪声中,金桂枝和姐妹们就站在客舱一头一尾,面向旅客,把注意事项等从信息口播出来。飞机上没有加热食物的烤箱,因此最初是不供应热食的,只能发饼干、豆子、面包等零食,饮品只有利乐包和茶水。没有送食品的推车,她们就系着围裙,用盘子端着送到旅客面前。

  “当时的环境就是这样,没有大家想象的光鲜。”回忆往事,金桂枝笑着说。

  1988年7月1日,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正式成立,中国民航也开始逐渐与国际接轨。

  从她刚参加工作时的安-12、运-7等四、五架小飞机,航空公司不断引入领先机型,波音737、787、空客330等。机上有了加热设备,有了餐车,开始为乘客提供正餐,旅客随时可享受美味餐饮,甚至冰激凌。饮料品种也多了起来,国内航班有茶水、咖啡、柠檬水、可乐、果汁、凉茶等,国际航班还供应红酒、威士忌、白兰地。客舱空间越来越大,舒适度也越来越高。

  八十年代,重庆出发的航线非常单一,主要是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现在远到美洲、欧洲,近到“泸万达”(泸州、万州、达州),航线呈现多元化态势,机场设备也越来越先进。

  如今,能见度达到几百英尺就够飞行标准,即使下大雪也可以起飞。在金桂枝参加工作两年之后的1990年,她见证了江北国际机场T1航站楼的启用,15年后,又再次见证了T2的启用,在她飞行第30个年头,大气又现代化的T3落成,去年吞吐量突破了3872万人次。

  当年只有10个人的乘务队,如今已变为接近900人的客舱服务部,国航重庆公司的飞机架数也增长至现在的47架,翻了十番。

  走向国际化的空姐制服

  金桂枝拿出珍藏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照片,朴素的蓝色制服,清爽的短发,青春靓丽。最初的服装是白色衬衫,加蓝色外套。接下来,她还穿过墨绿色的“邮差服”,和铁道乘务员有些相似。

  在我国,中国民航最初隶属空军,空姐的服装无论在样式上还是在色彩上,都很朴实,随着中国民航从空军分离出来,中国民航进行体制改革,各个航空公司走上了企业化道路。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正式成立时,空姐们换上了由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设计的制服,有两套服装轮换着穿,一套被他们亲切地称为“中国蓝”,一套称为“中国红”。蓝色套装采用了传统颜色宝石蓝,制服的款式是从旗袍演变而来,包括无领上衣、套裙和长裤,衬衫领口系有一条领巾,头上还有一顶小圆帽。标志着中国空姐制服走上了国际化的道路。

  金桂枝对几套制服都很喜欢,不管走在哪个国家的机场,一身亮丽的“中国蓝”或“中国红”都能吸引不少关注,她心里很自豪。对于裙装套服,每逢双月,乘务长穿红色裙服,乘务员穿蓝色裙服,单月相反。遇到新年、春节等重大节日时,乘务长和乘务员一律穿红色制服,带给旅客喜气洋洋的感觉。

  高空经历生死考验

  让金桂枝很难忘的一次飞行,是工作初期,从西安飞回重庆。飞机开始下降时,作为乘务长的金桂枝突然敏锐觉察到飞行出现异样。这时,坐在飞机左侧的旅客大喊了一声:“发动机怎么不转了?”周围的人纷纷也惊慌起来。

  金桂枝心里明白,应该是飞机出了问题,此刻最需要做的,是保持镇定与乘客沟通,不能打扰到机组处理故障。她迅速通过广播安抚旅客,与此同时,也接到了副驾驶的通知,确实是一台发动机发生异常。金桂枝平稳住自己的情绪,用镇定的语调进行广播:“亲爱的旅客们,我们的飞机出现了故障,请大家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惊慌,请相信我们的机组,一定有能力把大家安全送到目的地!”

  她带领乘务组紧急把部分左侧旅客调动到右侧座位,以减少左侧压力,保持飞机的配载平衡。同时,为乘客示范如何通过调整坐姿进行自我保护。在颠簸的客舱中,金桂枝有条不紊地做好各项应急工作。

  由于民用客机通常配置有两台或以上发动机。即使只有一台工作,仍能有足够动力保持一定的飞行高度和速度。最终,在机组成员的共同努力下,30分钟后,飞机有惊无险地平安降落在江北机场。那一刻,客舱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一位乘客走出舱门时,紧紧握住金桂枝和其他机组成员的手表示感谢。看到乘客们的笑容,她也深切体会到空乘人员身上责任的重大。

  9月,金桂枝将给自己一个到海边的退休假。那时坐飞机,她的身份已发生变化,但不变的,是她对中国民航以及空姐们的祝福和期盼。“希望乘客们的每一次飞行,都能有回家般的温暖。”本报记者纪文伶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智博会|渝中发展六大数字产业 打造新经济增长点  截止2017年,渝中区集聚大数据智能化相关企业近3000家,产业规模达200亿元………【详细】

原创

重庆:企业开办时间压缩至5个工作日以内  市工商局出台服务民营经济高质量新发展33项措施。在优化市场准入环境部分,措施明确将企业开办时间压缩至5个工作日以内办结,比国务院统一要求缩短了3.5日。…【详细】

原创

渝中:举报黑恶势力线索 最高可获10万奖金  市民如发现市内存在黑恶势力,可以通过渝中区扫黑办电话(023-63460110),以及辖区内举报箱等...…【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