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多

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

王嫚

2018年10月12日10:09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站在了船头观景秀,千红万紫满神州。”抑扬顿挫的唱腔从楼里“飘”出。曲调,时而高亢激越,时而婉转抒情,出自折子戏唱段《别洞观景》。

  这方唱罢,那厢又起。在重庆市三峡川剧艺术研究传承中心,声音此起彼伏,热热闹闹。

  见到有人来,川剧院负责人谭继琼从练功房走出来,一脸疲惫。“都在加紧排练,下个月就要演出。”即便劳累,她仍热情地挤出笑容,招呼道:“来,坐坐坐。”

  重庆有两个川剧院,一个在主城,另一个就在万州。国内知名戏剧专家在“把脉”万州戏剧时感慨:“一个地级区能够在戏剧方面精品迭出,在全国非常罕见”,并提出了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这一说法。

  “万州现象”缘何?

大型现代川剧《白露为霜》剧照。

  情结

  “猴子都要救戏”

  “在川剧团,有一句俗语,是老前辈留下来的,叫‘猴子都要救戏’。”说这话的是潘文建,剧目《白露为霜》的男主角,此刻,他一边教学员排戏,一边笑着说道。

  爱唱戏,爱看戏,戏脉传承的种子不仅牢牢印刻在万州戏剧人的心里,还深深扎根在这座长江之滨的万州城。

  万州地处三峡腹地,巴渝文化、三峡文化、移民文化和抗战文化积淀深厚,“京川歌舞话”等文艺形式曾在此蓬勃发展。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国立戏剧学校”、郭沫若领导的“孩子剧团”以及40年代的抗敌演剧九队曾活跃在万州舞台上。

  “没钱,差点卖房了。”蒲庆云两手一摊,眼里满是无奈。蒲庆云是重庆三峡歌舞剧团的团长,2014年,为了将《梦回三峡》这个剧目搬上舞台,四处筹钱,操碎了心。

  173个演员,排练3个月,账上一分钱都没有。怎么办?当时,他准备向亲戚借钱,编好的短信还未发出。妻子舒群林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你是一团之长,再苦也要熬住,咱们大不了把房子卖了。”

  走投无路时,原万州文化委办公室主任打来电话,电话那头:“80万帮扶资金,马上到账,帮你们渡过难关。”电话这头,蒲庆云泪流满面。

  “宁愿苦干,不愿苦熬。”这是原创方言话剧《薪火》里大学生村官田景秀的台词。同时,这也是蒲庆云的心声,他自豪地说:“正是因为万州文艺人对戏剧热爱和情怀,总算熬出头了。”

  坚持

  “台上确保万无一失,是戏剧工作者的本分”

  2011年5月,天气微凉。成都的剧场里,热闹非凡。全国各地19个专业院团,轮番上演精彩剧目,拉开第25届戏剧梅花奖大赛的帷幕。这其中,就有三峡川剧艺术研究传承中心参与的现代青春川剧《鸣凤》。

  “我快不行了。”表演进行过半,“抢装”时,谭继琼冲着服装人员有气无力地说。她换下来的衣服,被虚汗,浸湿透了。在上台之前,她才从医院匆忙赶来,因缺钾,她一度四肢无力,动弹不得。

  接近两个小时的表演,谭继琼硬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最终因为此剧目,摘下了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台上确保万无一失,是戏剧工作者的本分。”谭继琼淡淡地说。

  “多元文化的冲击,观众的流失,万州文艺事业曾一度陷入低迷状态。”谭继琼目睹和经历了这个阵痛期。1988年,谭继琼进入川剧团,至今30个年头。因为坚持,无私地奉献、无畏地投入、勇于担当的坚守,最终,她带领着的川剧团迎来曙光。

  《鸣凤》获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大型现代川剧《白露为霜》成功入选文化部、财政部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并获“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方言话剧《三峡人家》获全国“文华奖”优秀剧目奖……这些剧目的成功,也让深藏在万州的戏剧走向了全国。

原创方言话剧《薪火》剧照。

  创新

  “上接艺术 下接地气”

  “天坑村有条龙,困在深山中;一朝风雷起,冲向碧云空。”一首粗犷、高亢的歌谣从“坑底”冲出山外,冲向云天。2017年9月18日,由重庆三峡歌舞剧团打造的原创方言话剧《薪火》在万州启动惠民公演,共演出32场,场场爆满。

  可谁能想象?如此成功的大剧目,竟然是由18分钟的小话剧改编而成。《薪火》讲诉的是扶贫的故事,为了让这出戏不至于成为呆板的“说教戏”,区里多次组织创作团队和专家召开座谈会,征集剧本修改意见和建议,反复斟酌,至今,手稿已改到了28稿。

  一部优秀的戏剧剧目,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无数次的精雕细琢和反复打磨。当然,更重要的是创新。万州的几部大戏,主创都是土生土长的万州人,在排演之初,影响力较弱,知名度不高,曾一度不被看好。

  为了让“万州造”戏剧走得更远,万州邀请了国内戏剧界专家前来“会诊”,通过指导剧本修改、审看剧目、召开创作座谈会等形式,提升戏剧作品的艺术水准。

  “上接艺术,下接地气。”万州区文化委副主任梅万林表示,万州戏剧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里在全市,乃至全国产生较大的影响,重要原因在于,万州区的戏剧创作者贴近老百姓的生活,同时又完美地与艺术相融合。

  在排《移民金大花》时,剧组请来了重庆著名导演胡明克,他带来的戏剧理念和素养,让剧组上下耳目一新。《鸣凤》聘请《金子》的作者、著名剧作家隆学义担任编剧,全国知名的话剧导演、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查明哲担任总导演,为精品剧目起到了“点石成金”的作用。

  剧目质量提档升级后,向全国、全市推出,受到一致好评。先后到北京、浙江、山东、湖南演出,《移民金大花》演出250场,《三峡人家》演出300场,《鸣凤》也已将近百场,《白露为霜》70场。

  扶持

  “万州现象”背后的“万州力度”

  《鸣凤》改编自巴金的《家》,在此之前,需要创作剧目的资金,谭继琼向上级主管部门打了申请,很快,经费就批复了下来。《梦回三峡 》推出之后不久,就被纳入重庆市舞台艺术重点资助剧目。

  “出现中国戏剧‘万州现象’最根本的是离不开政府的扶持。”蒲庆云笃定地说道。政府的帮扶,让他的歌舞剧团在面临险境时,几次化险为夷,尝到“甜头”。

  起初,万州是“五团同城”的局面,而后文化体制改革后,没有了京剧团,只保留下了如今的四团:曲艺团、川剧团、歌舞团和杂技团。近几年,又进行了一次改革,将三峡歌舞团和三峡杂技艺术团实行“事转企”改革,划转三峡曲艺团和川剧团为非遗保护传承中心。

  “即便事转企,也没有将他们简单的推入市场。”万州区文化委主任熊刚说道。他说,万州对文艺事业的扶持力度非常大。他扳起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保留下来的川剧院和曲艺团的运行经费和人员工资都得纳入财政预算,而事转企的歌舞团和杂技团也有一定的扶持,每年接近500万元。

  除此之外,政府还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或者撬动社会资源的形式,让当地百姓定期免费欣赏舞台艺术。“精品剧目的投入,也是不是一笔小数目。”熊刚补充道:“以《白露为霜》为例,目前就投入了600多万元。”

  华灯初上,万州南浦剧院里,人声鼎沸,座无虚席。从去年启动的“三峡曲艺周周演”将每周五和周六在此上演。关山初度尘未洗,策马扬鞭再奋蹄。万州戏剧将持续接力,书写万州文化发展的新篇章。

  延伸阅读:

  一批具有万州名片的舞台艺术精品相继问世,并在全国获奖,吸引了全国戏剧界的目光,形成了“万州现象”。

  戏剧在万州,发展一片向好,可仍旧存在一些问题。“小剧场年久失修,用不了,如遇演出一般都是租用大会堂。”谭继琼表示,近年来,为保持文化生态平衡,出台了很多利好政策。可在资源配置上,仍是不平衡,硬件设施跟不上。“连像样的办公场地都没有,都是借用的。”

  对于“事转企”的歌舞团团长蒲庆云来说,遭遇的最大难题,是人才引进。如今,要招人,没有事业编制,很多优秀人才也不愿来。他心态好,一脸乐呵呵:“不过,没事,还是那句话,愿意苦干,都不愿苦熬,现在,也算熬出个头了。”

(责编:刘政宁、张祎)

本网专稿

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  重庆万州,戏剧精品迭出,有专家提出了中国戏剧“万州现象”这一说法。…【详细】

原创

11日晚,即将举办的第九届中囯长江三峡国际旅游节灯光盛会在万州首秀。何超 摄11日晚,即将举办的第九届中囯长江三峡国际旅游节灯光盛会在万州首秀。何超 摄 万州:泛舟长江赏夜色 唯美灯光秀“撩”人心  以“壮美长江、诗画三峡”为主题的第九届中囯长江三峡国际旅游节将于11月上旬拉开帷幕。…【详细】

原创

重庆万州:江上清漂护碧水  三峡工程开始蓄水后,江面上漂浮物增多,不仅影响美观,更威胁着航运安全。…【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