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山,为大自然的那一抹绿

王嫚

2018年10月17日11:53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雨后,云雾漫开。沉寂的大山,忽而苏醒,一片葱茏青翠。

  “雨停了,走啰,干活去。”宾元鹏拿着一弯镰刀,出了门。

  裤脚被紧紧地扎进了高帮迷彩鞋,空旷的山峦里,随即响起哒哒哒的脚步声。

空中鸟瞰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何超 摄

  重庆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巫溪县东北部,是神农架原始森林延伸至重庆的部分。其中,12万亩白果林场里,住着15位护林员,平均8000亩就有一位守护者。

  几十年来,他们只干一件事:巡山护林。茫茫丛林,40余年无火灾发生,他们的默默守护换来了满山苍翠。

  孤独的“山语者”

  见到生人,宾元鹏表情略显木讷,说起话来,断断续续。在深山老林里待久了,他仿佛已经忘记了如何与人交流。

  白果林场有红旗、黄草坪、阴条岭、转坪、兰英5个管理站。其中,转坪管理站,地理位置最偏远,至今不通路,不通电,宾元鹏待了4年。

  在转坪,宾元鹏经历了护林生涯中最惊险的一次较量。那是2003年冬,下雪封山太久,眼看就要断粮,他只能咬着牙下山背粮食。

  途经“阎王鼻子”,一边是悬崖,一边是石壁,他只能贴着身子,一步一步往前挪。刚过峭壁,又迎山涧。当时,横在激流上的独木桥被积雪覆盖,脚踩上去,特别打滑。“只差一点点,掉下阴沟沟。”

  “找不到人说话。”宾元鹏摆摆手,眼里尽显无奈。来到红旗管理站之前,宾元鹏过了差不多10年“与山对话”的日子。

  嗓子痒了,他就对着大山吼一吼,又或者对着树木自言自语。久而久之,他也不怎么开口说话了。

  “老宾,话少了。”妻子高慧蓉看在眼里,满是心疼。

  宾元鹏是四川中江县龙台镇宝庆村人,守山护林27年,60岁的他即将退休。在白果林场众多护林员里,惟有他是外地人。到巫溪工作27年,宾元鹏回家次数不超过30次。

  宾元鹏有三件宝贝:背包、水壶、镰刀。背包挂肩头,水壶挎腰间,镰刀握手心。

  清晨5点,伴着鸟鸣,宾元鹏起床。翻山越岭、观察火情、劝阻盗采盗伐者,这样的生活,365天周而复始。

  山路崎岖,杂草丛生,他每天要走上几十公里,晚上7、8点才下山。他的背包里,偶尔会放上一小袋干瘪的洋芋坨坨,饿了就吃几口,充充饥。除下雨下雪,几乎全年无休。

  未知的“探险家”

  “你瞧,这还有疤。”脑袋瓜上,宾元鹏手指按压处,一小撮地方没有头发,那是一次巡山过程中,为阻止盗伐行为,被窃贼用石头砸后,留的伤。

  那是1991年的一天,宾元鹏和同事,在山里,遇到10多个盗伐林木的外地人,好言相劝,盗伐者“听话”乖乖下了山。没想到,次日,这群人邀约了30多人,来讨说法。

  “这山不在重庆管辖之内,你们凭什么管。”带头的一位大哥,冲着宾元鹏大声吼道。为了打消他们的疑虑,宾元鹏和大伙只能找来地形图,一一比照,耐心解释。有了白纸红线,本以为事情就平息了。

  结果,对方还是不服气,突然动手哄抢木材。混乱中,宾元鹏头部不幸被一块乱石击中,鲜血直流。当同伴把他送到林场医务室时,他因失血过多,昏迷过去。经医生紧急抢救,才恢复神智。

  “这还不算啥,刘征彪还被毒蛇咬过,差点截肢。”坐在一旁的晏成文接过了话匣子。“看,这蛇有剧毒。”54岁的晏成文,已巡山37年。他掏出手机,相册里的时间定格在2017年7月21日。

  这一天,晏成文在巡山途中,也遭遇“菜花烙铁头”,幸运的是,他侥幸逃脱,还偷偷地拍下了这毒蛇的照片。

  “山里小动物特别多,最常见的就是蚂蝗。”最多的时候,整个身上沾染了30多只。晏成文撩开裤脚,腿上布满了小红点,“看,这些都是蚂蝗吸血后留的疤。”

  高山密林,人迹罕至,同时,也危机四伏。对于护林员来说,每一次的雨林穿行,都像一场未知的探险。

  在寨坪海拔2000多米的熊家子屋,成片的毛竹林,沙沙作响。晏成文停下脚步,忽然,一前一后,两头黑熊从林子里窜出来。

  不到两米的距离,一人两熊,狭路相逢。晏成文还未来得及反应,两只黑熊相继离开。“吓得腿发软。”即便是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晏成文都心有余悸,他长吁一口气,补充道:“还好,有惊无险。”

(责编:王嫚、张祎)

本网专稿

巡山,为大自然的那一抹绿  重庆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2万亩白果林场里,住着15位护林员,平均8000亩就有一位守护者。…【详细】

原创

她织6件毛衣,换回一群儿女  10月16日,陆军军医大学958医院的几位医生,如约出现在重庆市渝北区一个普通小区前………【详细】

原创

检修维护 重庆长江索道下周一起停运5天  长江索道于10月22日(星期一)至26日(星期五)停运检修,10月27日7:30恢复正常运营。…【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