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金庸辞世 曾在重庆担任图书馆馆员

2018年10月31日08:29  来源:重庆日报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著名作家金庸辞世

  享有“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的赞誉

这是2004年8月11日,金庸在香港接受新华社记者的专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以笔名“金庸”写作多部武侠小说的著名作家查良镛30日下午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香港社会各界纷纷对他逝世表示哀悼。

  查良镛生于1924年3月10日,浙江海宁人。他20世纪40年代移居香港,50年代开始以笔名“金庸”创作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包括《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等。

  金庸与古龙、梁羽生合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剑客”。其小说屡被翻拍为影视作品,享有“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的赞誉。他的部分作品还被翻译成英文、法文、韩文、日文、越南文及印尼文等在海外流传。

  除了武侠小说的成就外,查良镛还是知名报人、社会活动家。他于1959年创办《明报》。他曾从事翻译工作,还为报刊撰写了大量随笔、散文、电影和戏剧评论。

  查良镛一生获颁荣衔甚多,包括国内外多所知名高校的荣誉院士、荣誉博士、名誉教授等;2000年获香港特区政府颁授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2001年,国际天文学会将一颗由北京天文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金庸”星。

  查良镛曾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2005年,他获剑桥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名衔。

  2017年,香港文化博物馆开设常设展馆“金庸馆”,通过早期流通的小说版本、手稿、文献、照片等300多项展品,向公众展示金庸武侠小说的创作历程及其对香港流行文化的影响。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30日对著名作家、资深报人查良镛(笔名金庸)辞世表示深切哀悼,并代表特区政府向其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金庸的重庆岁月

  曾任图书馆馆员,读了大量西方文学作品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终成回忆。10月30日晚,金庸因病逝世,享年94岁。

  作为一代武侠大家,金庸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他那一部部经典武侠小说,但你可知道,这位大侠其实和重庆颇有渊源。从1943年春到1945年初冬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金庸在重庆度过。

  成绩优异考入中央政治学校

  1943年春,金庸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后,来到了战时首都重庆。

  在2001年由湖南大学出版的图书《金庸谈中国历史大势》中,有金庸对当时重庆城的描述:“一年中有六个月雾和雨笼罩着重庆,大街小巷都是烂泥浆。”即使如此,当时的重庆仍然对金庸产生了很大影响。

  那时的金庸全身心地投入了考试,因成绩优秀,几乎同时被几所大学录取。他晚年对来访者说:“我当时考取了中央大学、西南联大和四川大学的外文系。但是,经济上负担不起,而中央政治学校(现台湾政治大学)不收费,我便去了。”

  进了大学校门,金庸便一心扑在学业上,由于他天资聪颖,学习刻苦,像当年读小学中学一样,成绩总是名列班上第一名。2007年5月21日,台湾政治大学建校80周年时,金庸应邀回母校参加活动。他在演讲时,回忆了自己当年在学校发奋读书的经历。他对师弟师妹们说:“自己那时算是用功的学生,每天必读一本中文书和几页英文书,中文书读的是《资治通鉴》……”

  在另一本《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金庸与池田大作对话录》中,金庸回忆道:“抗战期间的一个暑假,大学的同学们大都回家去了,我和一些无家可归的同学住在校里。天气炎热,大太阳下除了游泳,不能做其他运动,我只好在教室里埋头读书。读的是《资治通鉴》和《世界史纲》。读得倦了,便大汗淋漓地蜷曲在窄窄的长凳上睡觉,醒来再读。长凳只有半尺来宽,就是《阿Q正传》中所说的那种条凳。睡了一个暑假,居然从来没有在梦中掉下来过。那个暑假,以中西两部精彩的历史书为伴,过得充实而快乐。”

  由于金庸爱打抱不平,在中央政治学校仅呆了一年零两个月,便因故被退学。

  在两路口担任国立中央图书馆馆员

  失学后的金庸,既愤懑且沮丧,因为离家千里,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前路茫茫。他突然想起了时任国立中央图书馆馆长的表兄蒋复璁。于是,他来到了位于两路口的国立中央图书馆。在表兄的帮助下,金庸成为了一名图书馆馆员。

  据有关资料记载,当时的金庸被安排在阅览组,具体工作是登记借书和还书;工作时间为每天下午2点到晚上10点,比较轻松。

  虽然俸禄不高,但金庸依然感到十分快乐。金庸后来对日本著名作家池田大作说:“我在图书馆里一边管理图书,一边就读了许多书,我集中读了大量的西方文学作品,有一部分读的还是英文原版。我比较喜欢西方十八九世纪的浪漫派小说,像大仲马、司各特、斯蒂文生、雨果。这一派作品写得有热情,淋漓尽致,不够含蓄,年龄大了会觉得有点肤浅。后来我就转向读希腊悲剧,读狄更斯的小说。俄罗斯作家中我喜欢屠格涅夫,读的是陆蠡、丽尼的译本。”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央图书馆工作期间,金庸曾邀约3位中学同学一起创办过一本综合性的期刊——《太平洋杂志》,不过由于缺乏经费,这本杂志仅出版了两期就夭折了。

  1945年初冬,金庸向中央图书馆递交了辞呈,办理完离职手续后,又向表兄蒋复璁辞行,感谢他一年多来的关照,然后,就和余兆文匆匆上路,告别了这座生活了两年多,让他饱尝人生酸甜苦辣滋味的山城重庆。

  广大读者缅怀金庸先生

  金庸逝世,众人缅怀。本土作家宋尾在朋友圈内写道:“有三位作家,他们的著作是我全部读完了的,分别是琼瑶、金庸、古龙,送别金庸老师,送别一个不再复还的年代。”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看过所有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最爱的还是金庸先生的作品。”市民蓝燕对重庆日报记者说,曾经的痴迷,也是少年时最美的回忆。

  市民云丰则表示:“无数个日夜的陪伴是风陵渡、桃花岛,是塞上牛羊空许约,是那一句‘我偏要勉强’。少侠再见,先生千古。”(记者 黄琪奥)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重庆主城区交通缓堵三年行动计划亮出新成绩单  明年春节前,市民驾车可直接从渝澳大桥前往长江一路,避开上清寺、两路口两个堵点。…【详细】

原创

万州坠江公交车打捞潜水员进入公交车内搜寻  记者从现场获悉,截至10月30日16时45分,三批次6名潜水员下潜打捞作业,共发现9名遇难者遗体,已打捞上岸7名。其中,3名遇难者遗体身份已确认,其余4名遇难者遗体正进行DNA比对。…【详细】

原创

打捞现场。刘政宁/摄打捞现场。刘政宁/摄 万州坠江公交车打捞工作开始  10月30日6时48分,潜水员开始下水作业,水下车辆情况已基本摸清。…【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