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搭建“乡贤评理堂”,探索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重庆永川:新乡贤“行”新使命

彭国威

2018年11月30日07:38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乡贤评理员陈久述正在为当事人调解纠纷。永川区司法局供图。 

        一身无褶的白衣,胸前佩戴党徽,重庆市永川区三教镇川主庙社区的王志学精神矍铄,完全看不出已是85岁高龄。

        在老人身后的一个小黑板上,还清晰可见他新近成功处理的一个纠纷记录,案件类型一栏醒目地标注着“疑难”二字。

        耄耋之年,为何仍在操劳?

        时间回溯到2016年,为了健全完善人民调解组织,重庆永川区着手试点乡贤评理员制度,本是新乡贤的“王老”成功当选,多了一重身份,自然添了一份重担。

        新乡贤能否有新作为?

        边行边试,2017年8月,见时机成熟,永川正式决定全面推广这一模式,在各乡间庭院陆续竖起“乡贤评理堂”的牌子,并从1009名新乡贤中,遴选出一批具备法律知识、善于调节纠纷、热心公共事务的人担任乡贤评理员,一年多过去,先后有100余人走马上任。

        筑起乡村矛盾纠纷的“第一道防线”后,永川日渐实现“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邻里更和谐”的可喜局面,走出了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的有益路径。

        一名老人的“海选”

        体现标尺——

        用人要“接地气”,更得群众“当家”说了算

        “下面推荐的人是王志学,想必很多人都熟悉,请大家踊跃发言。”不大的院坝里,主持人扯着大嗓门的话音刚落,围坐在一起的上百村民代表和部分党员,就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开来。

        “王老人不错。”“我赞同。”一段热议后,主持人直接宣布投票开始。不到半个小时,统计结果显示:全票通过。

        唱票结束,整个院坝里哗啦啦的掌声响成一片。这是当年永川乡贤评理员示试点在三教镇启动时,王志学参加院坝会“初评”的场景,当时83岁高龄的他,是当地年龄最长的海选者。

        工作退休回三教镇后,王志学一直发挥余热,很受人尊敬。在居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发生在1991年夏,当时返聘在林业站工作的王志学从村民口中了解到,十三组和十四组因为林地划分定界不清的问题,十多年来常有摩擦矛盾,互相辱骂甚至大打出手,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也有潜在的安全风险。想到自己有过林业相关工作经验,他主动请缨,找到当时的林业站站长梁国学以及两个村的村支书、村长和相关村民,一起走访勘测实地,然后谈判与协商,三天两夜,老人来来回回走了几十里山路土路,组织多次座谈会,最终让大家在林场定界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并顺利立下了界碑。

        尽管威望很高,但整个海选的过程却不是走过场。王志学还先后经历了村民代表会评议、初评候选人公示、镇街复核、相关部门评议、正式候选人公示、镇街认定,一路连闯七关才得以顺利通过。

        “这是我们选择乡贤评理员的‘七步评选法’。”永川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罗晓春说,示范伊始,当地就确立了“村推选、镇认定、区统筹”总体思路。

        因为三教镇川主庙社区空巢老人多,在推选人才的时候,为了做到“接地气”,在村推选的第一道关口,就选择性地倾向能跟老年人扎推的德高望重者;而在地方产业发展好的仙龙镇太平桥村,为了在发展中锦上添花,则尽量选择致富带头人。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选人的过程十分公开、透明,在一个村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当地社区推荐的一个人,在第二关时就被刷下来。“上次救灾,这个人都没有捐款,怎么能被评为代表?”质疑声中,这个人直接落榜。

        制度全面推广以来,通过正式筛选,在上千人的海选中,先后有两批人胜出,总计有108人成功获评。“从统计类别来看,三分之一是致富带头人,三分之一是德高望重者,还有三分之一是群众工作经验丰富的人。”罗晓春说。

        当上乡贤评理员不容易,当好乡贤评理员更不易。经过一段时间考核,有一名乡贤评理员因为时间精力跟不上已经被列入辞退名单,“我们有一套严格的考核办法,能者上,庸者下,牌子不能砸了。”罗晓春道。

        一杯小酒“释恩怨”

        体现技巧——

       与百姓“零距离”,让矛盾化在田间地头

        “叔爷,你们两兄弟晚上来我家喝酒哈?”听到吕祥杰说有免费的晚餐,吕某均表面答应爽快,内心却直打鼓,“难道是我犯错了?”

        74岁的吕祥杰,是双竹镇卫星湖街道老店子道德风尚的一个标杆,因为崇尚家风,实际年龄比吕某均大14岁的他,按照辈分,一直以晚辈自居。

        “为何要设一个饭局?”吕祥杰乐呵呵地解释说是技巧:“只有坐下来心平气和才能谈事,否则,一上来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还怎么撮合?”

        前一阵子,吕某均和父亲因土地征收补偿闹得不可开交,儿子想从父亲那里多得一点土地补偿款做小生意,但父亲考虑自己年纪大了又无生活来源坚决不答应。身为乡贤评理员的吕老,获悉这件事后,就记挂在了心上。

        夕阳西下,内心忐忑的吕某均赶到饭局时,香喷喷的饭菜已经上桌,除了他和自己媳妇,自家兄弟和弟媳,还有两位邻居也在场。他不知道的是,在一墙之隔的堂屋里,吕祥杰正和他的老爹坐在一旁推心置腹的交流:“叔公,您四处说孩子不好,会造成流言蜚语,这样要不得……”

        就在吕某均望着一桌子菜嘴馋的时候,吕祥杰总算迈着缓慢的步伐走了进来,刚坐稳,他的话匣子打开了:“现在生活好了,想起我们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父母省吃俭用把我们带大,那可真叫苦哦。”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对吕某均道,“叔爷,你父亲身体好么?我可听说了,你最近都不去看他,影响很不好哦。”一席话,说得吕某均羞愧难当。

        “老婆子,赶紧去请叔公过来吃饭。”见吕某均认错,心领神会的老伴应声而去。不一会儿,吕某均看见了父亲进门时佝偻的身影,心里一酸,当众留下悔恨的泪水。

        “传家风,讲家教,道德品质人人要;讲和谐,讲文明,礼义廉耻必传承;爱国家,爱人民,个个当家做主人;敬长辈,孝父母,敬老爱幼最为主;莫称强,不称霸,团结群众力量大。”借一杯酒,释放恩怨,当晚,吕祥杰在堂屋拿出调解“记录本”,熟练地在自己亲手撰写的吕氏家风牌匾下做起文书卷宗,当事人和解后,双双在上面按下各自鲜红的手印。

        “种地做多不如做少,做少不如做好。”“低头不见抬头见,吃饭听到碗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永川,一些乡贤评理员擅长“讲法”,有的则擅长“用情”等。尽管采用的评理方式各有不同,但记者在走访中却发现不变的一个共性:评理时少套“官话”,拉近与百姓的距离,有人甚至把“评理堂”搬到田间地头,起到的作用往往能立竿见影。

        “吕老卷宗写得很好啊。”“都是培训的结果。”记者翻阅吕祥杰记录用的卷宗,一页页刚劲有力的文字映入眼帘,让人感叹佩服。

        “调解纠纷,需要基础的法律常识,对乡贤评理员的的培训必不可少,区司法局每个月至少要组织两次,司法所还会点对点、手把手讲案例。”一旁的永川区司法局副局长张卿解释,培训老师会根据农村现状,把婚姻法、继承法和土地法等,这些与村民休戚相关的几大类法律法规梳理出来,甚至编成“教材”发放到每位乡贤评理员手中,方便大家伙随时随地学习,“为了写好卷宗,很多乡贤都养成了练字的好习惯。”

        一句“我不是神医”

        诠释定位——

        “配”好衔接机制,做村级自治有效补充

        “这里有个合同纠纷,搞了几年了一直僵持不下,想请您老出面协调一下。”今年3月,王志学接到三教镇综治办主任邓兴志的电话,虽然义不容辞地答应下来,但王老也没有大包大揽,“我们先讨论一下再说。”

        很快,一个厚厚的卷宗就递到了他手上,打开一看,最关键的当事人居然是自己一个侄儿,这增加了他调解的“砝码”。

        他这个侄儿正是王某银,2013年爱人去世,但她生前在七大姑八大姨那里借了一些钱,现在被人拿着借条追上门,把他一下搞蒙了。“我怎么知道她生前是不是已经还你们了?”三家找上门的亲戚,欠条款合计有近20万元,王某银压力不小,疑惑也大,围绕这个焦点,几年里,亲戚没少红脸。

        围绕案件一番讨论后,最终永川区司法局三教司法所决定:配一个专业法律工作者,协助王志学处理这起合同“悬案”。

        “先不管谁对谁错,凡事要讲证据,别个有借条,只要你拿不出还款证据,闹到法院,就是有理也只能是吃‘哑巴亏’。”配套衔接机制启动后,一行人就忙开了,长辈王志学的话,让王某银语塞,但一时半会也想不通。一次不行,跑二次,苦口婆心地劝说下,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一个月后,在王老出面协调的第三个回合,王某银点头认了欠账,5月15日,这起“马拉松”式的纠纷顺利结案。

        “人民调解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制度,是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程序便捷、方式灵活、不伤感情、不收费用、立场中立等独特制度优势,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中发挥着基础性作用。”重庆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德宽道。

        在何梗镇南坳上村,乡贤评理员王忠容的爱人是一名老师,她这个“王师母”的名头被当地人叫得响当当,群众基础十分扎实。“怎么了?”一阵急促的铃声中,正和记者交流的她毫无掩饰地接通电话直接向对方发问,简单交流后,她合上电话就开始“撵人”:“村里两个组正在修一条3.8公里的水泥路,现场水管爆了,我要过去处理一下。”

        “修路需要协调的事情很多,王师母的话最管用。”随行的何埂镇镇长梁伟略显尴尬地赶紧解释,“她每天都要到现场收料,昨晚忙到凌晨2点过才回来。”

        “我手机24小时开机,能够随叫随到。”王师母说着就要出门,记者只能和她一起赶往工地现场。

         “有调解失败的纠纷没?”“‘我不是神医’,肯定不能包治百病。”王师母毫不隐晦地道,村里有一位老人,大儿媳妇与二儿媳妇都不愿意赡养,上门沟通多次,两人当面说同意,可转身回家就“翻盘”了。

        长期耗着,对老人家肯定不好,无奈之下,王师母主动征求老人两个儿子和女儿意见,让老人到何埂司法所请求法律援助起诉解决赡养问题。后经法院判决,由其女儿和二儿子每月分别给老人400元赡养费,平时,则由大儿子照顾老人生活起居。

        “你们每月的赡养费,必须先交到我这里,签字画押后,再由我转给老大,当作老人的日常开销。”为了防止当事人中途“反水”,王师母在法院判决后趁热打铁,立刻把这家人叫到一起立规矩,有了她这个“监督人”,这件折腾很久的赡养纠纷终于化解。

        “乡贤评理员确实给我们松绑了。”对于活跃在乡间田野的这支队伍,大安镇云雾山村村主任徐泽彬由衷地表示赞赏,百姓的事无小事,但村支两委就6个人,即便每个人都有三头六臂,有时候也忙不过来,久而久之,干群关系生疏了,自然而然出现“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囧况。

        腾出双手后,徐泽彬转移了工作重心。“村里有20多个养殖场,为了确保青山绿水,这些都要依法关停,必须上门一个个做思想工作。”他解释,“还要忙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做好相关的确权、确股工作。”

        一名支书的“致富经”

        指明方向——

        工作中做好“加减法”,“调防结合”谱新篇

        走进仙龙镇太平桥村祝家坝大院,65户人家的庭院错落有致,周边鱼塘相连,远望果树成荫。

        “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剩下老人小孩留守,只能眼巴巴看着大片的田地荒芜。”一位村民道,“现在的美丽家园,都是蒋乡贤带领大家干出来的。”

        村民口中的贤能,就是这个大院的“总管”蒋显明。当了11年村支书,55岁的他对村里的朝夕改变深有体会,随着邻里关系的好转,需要调解的纠纷数量日渐“缩水”。

         “总不能顶着‘挂羊头,卖狗肉’的虚名吧?”当上乡贤评理员后不久,他就在深思这个问题。想着自己在祝家坝种植锦橙已有20多个年头,有了些经验,去年,蒋显明一番深思熟虑后,将周边涉及42户的闲置土地306亩集中起来,种植了李子、桃子、晚熟血橙等特色水果,农户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实现了“农民变股东”的改变。

        “未挂果前,每亩地按照300元保底分红。”蒋显明说,村民平时能在果园打工,每日工资50至60元,去年有16人在果园上班,发放工资达7万余元,“预计4年后就能产生效益,到时所有‘股民’都可按股分红。”

        “人吵败,猪吵卖。”是蒋显明的一句口头禅,他解释,“百姓有事干了,闲言碎语自然就少了。”

        在双石镇双石社区,乡贤评理员温昌权的一件义举教化了不少人。去年4月份,街镇上一个门市带住户的老旧小楼因为下水道堵塞,搞得四周污秽遍地,臭气熏天。大家相互指责却找不到解决方法,原因是要想处理,就必须对下水道进行改造,没谁愿意掏钱,事情一拖就是几个星期。

          事情还没闹到温昌权这里,他获悉后,主动上门服务,不分白天黑夜,连续一周到现场查看,74岁的老人拖着承重的步子楼上楼上了解情况,发现了事情的复杂性:这里的住户,有的是租赁户,有的到外打工去了找不到人,要集资,难于登天。

         “钱能凑多少是多少,如果不够,我自己可以赞助一些,同时再找经济条件好的住户化缘补缺口。”老人最后把心一横,在钱没有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就先让施工队进场。看着老人一把年纪整天蹲守在工地监工,28家住户不忍心了,纷纷把需要分摊的300多元钱塞到他手里。“前几天对不起了!”拿着来之不易的钱,听到住户的致歉,温昌权控制不住老泪纵横。

        纠纷算“减法”,工作做“加法”,从调解纠纷转化为防范纠纷,很多乡贤评理员的角色在不经意间发生着转变,自身的思想境界也在不断升华。

        “王师母,别忘了‘做作业’哦。”“晓得了,莫催我。”离开南坳上村时,何埂司法所所长陈贺永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贺永解释,按照人民调解员相关规定,这些人将成功调解的纠纷记录进卷宗,再逐级报审,会有一定的补助,各乡镇根据自己的财力,还有配套补贴,但“王师母”因为忙,调解完一件事就当事已了结,很少去领费用,催其“做作业”就是逼她写卷宗。

         “真要说这项工作的收入,估计很多乡贤评理员都是‘倒贴户’。”张卿感慨道,这些人图的主要还是个“精神追求”。

        爱写“调解诗”的乡贤评理员陈久述,免费腾出自己20多平方米的房屋当“评理堂”;满头银发的吕祥杰老人拿出养老钱,自制家风家训牌匾,挨家挨户发放到吕氏儿女手中......

        这是一群可爱的人。

(责编:彭国威、张祎)

本网专稿

肯尼亚西南签证中心在渝成立   30日,肯尼亚共和国驻中国西南签证中心在重庆宣布成立,今后西南地区的中国公民前往肯尼亚旅游、投融资项目和商务考察等将更便捷。…【详细】

原创

首期投资200亿元 国家级商业航天项目落户重庆  11月30日,全球低轨卫星移动通信与空间互联网项目启动大会暨东方红卫星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揭牌仪式在渝举行。…【详细】

原创

重庆永川:新乡贤“行”新使命  在各乡间庭院陆续竖起“乡贤评理堂”的牌子,并从1009名新乡贤中,遴选处一批具备法律知识、善于调节纠纷、热心公共事务的人担任乡贤评理员…【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