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群众矛盾纠纷有人管

——探访南岸区南坪街道三调合一中心

2019年01月21日10:02  来源:重庆日报
 

一月十七日上午,南岸区南坪街道三调合一中心工作人员正在调解群众纠纷。记者 雷太勇 摄

  开栏的话

  新年新气象,新春再出发。两江潮头,巴渝更新。本报记者再度踏上“新春走基层”的采访征程,以饱满的热情奔赴全市各地,走乡村、进社区、访农家、入企业,感受民生百态、倾听百姓故事,深入采访巴渝沃土上的喜人变化和生动实践,反映各行各业的新成就、新风貌,采撷普通劳动者坚守岗位、追逐梦想的故事,以及各区县欢度节日的喜庆景象。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之年,开展好“新春走基层”活动具有更加特殊的意义。今日起,我们将把这些在基层、在一线、在路上采写的鲜活报道,逐一呈现给读者。

  当“矛盾”袭来

  1月17日,一个多云的早晨,大街上车水马龙,裹着厚厚衣服的行人匆匆忙忙。

  设在南坪派出所里的南岸区南坪街道三调合一中心里,空调送着暖风。或许因室内暖和,或许是从早上一上班就忙个不停,中心主任李洪峰面色通红。

  老李及其4位伙伴每天的工作就是调解各种矛盾。此时,“矛盾”正从各个方向朝中心聚集——

  17日这天凌晨,因家庭财产分割问题,家住南坪正街的老王与儿子小王发生矛盾进而剧烈争吵闹到南坪派出所。派出所经审查后,将此民事案件委托到三调合一中心调处。即便在中心里,老王父子俩一言不合都差点动起手来。老李他们将父子俩分别安置在两间调解室,做了这头工作又做那头工作……

  一桩案件还未完全搁平,中心又接了派出所委托的一桩案件,冲突双方是两位妇女。一方称自己的牙齿被对方打落,另一方则表示自己的手被对方咬伤。牙齿掉了那方把一叠医疗发票拿出,老李他们认真清点后询问了她的要求,她报了一个赔偿数额。轮到另一方那位妇女发言了,她坚称对方的牙齿不是她打掉的。见双方僵持不下,老李把后一位妇女单独叫到一间屋,给她讲明厉害关系:现在是民事纠纷,你现在认为对方的牙齿不是你打掉的而不愿意支付对方提出的赔偿金,下一步只有申请司法鉴定,若结果认定是你的责任,那么你可能承担刑事责任。那妇女听后再次表示自己无责任,并称愿意进行司法鉴定。于是,老李把双方叫到一起宣布此案申请司法鉴定。

  忙活了一上午,转眼就临近下午1点,与老李一起在食堂就餐,我们边吃边聊。得知老李属退休返聘,以前担任过区司法局法制科长、办公室主任等,可以说在多个岗位上都得心应手。突然,老李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后,说声“一桩合同纠纷的当事人来了”,顾不上把饭吃完又匆忙赶往中心。

  吃完午饭,记者也返回中心,觉得那里突然有些安静。总算在一间光线昏暗的房屋里找到老李,却发现这位壮实的54岁汉子正脱下鞋子将双腿平放在另一张椅子上,不断用手揉搓按摩。见记者进屋,一边起身,一边说:“不好意思,有点累了。”记者问:“来人走了?”老李说:“合同双方当事人来了一方,另一方因故没来,只好改期再调解了。”记者这才发现老李的眼里布满血丝。

  为前端赋能

  南坪街道常住和流动人口共20万,日均活动人数30万,辖区内有重庆市五大商圈之一,社会矛盾、治安状况较为复杂。

  “110每天接到警情100多起,虽然我们派出所的规模在主城派出所中算是比较大的,但依然有些应接不暇。”南坪派出所副所长郭伟认为,事实上,很多警情并不是治安案件,不能简单地适用治安处罚,出警不仅消耗警力,还因派出所缺乏专职人员开展调解工作,让老百姓期许的“有困难找警察”有着现实落差。

  南岸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左玲则说:“南岸区人民法院每年新收案件近4万件,且以年均20%左右的幅度不断增长,但全院法官仅有77人,审不过来,‘案多人少’矛盾日益突出。”

  “街道综治面临的压力非常大,家庭矛盾、经济纠纷、合同纠纷、劳资纠纷等各类矛盾纠纷常常找到街道、社区调委会,然而让两级调委会尴尬的是,有些矛盾涉及事权单位,自己‘讲不透’‘管不住’,告知居民可以通过相关部门或者其他渠道调解矛盾时,居民往往误以为是街道在推诿,情绪激动时更会催化矛盾冲突。”南坪街道办事处政法书记刘平表示。

  司法、公安、法院长期的单线调解、分头处置,让第一时间接触到矛盾纠纷的基层调解“前端”疲于应对,同时造成群众的诉求无法快捷表达和有效解决,基层调解亟待被赋予化解多元化矛盾纠纷的“能力”。

  2018年8月10日,南岸区司法局、区公安分局、区人民法院联合发文,打破街道司法所、派出所、法院的条块束缚——在南坪街道开展矛盾多元化调解试点工作,建立三调合一中心。中心由司法、公安、法院分别调配人员,组成一支专职调解队伍,集中、定点地开展调解工作,一个中心赋予了人民调解、治安调解、诉前调解“三调合一”功能。

  “实行专业专岗调解后,彻底解决了街道、民警等法律专业知识有限、调解能力和时间受限的问题。”中心主任李洪峰介绍,调解队伍由5人组成,其中有熟悉司法工作的退休政法干部、干警,也有群众工作经验丰富的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人员,此外,南岸区人民法院依托中心建立了快捷的司法确认通道,当事人可以委托调委会转递材料进入司法程序,区法院下达裁定后,可依据司法确认申请强制执行,给基层调解这一前端真正赋能。

  “一站式”解决

  从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唐某分两次向吴某借款,双方约定了利息和还款时间,后逾期唐某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拒付本金和利息。眼看合约期限过了很久却收不到钱,吴某遂向南岸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接案后,委托三调合一中心进行调解。

  2018年11月27日,中心接到此案后,迅速开展工作。几经波折,12月6日上午10点,双方当事人终于出现在三调合一中心。中心人员首先介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的相关规定,然后耐心细致地做双方的工作,最后唐某和吴某终于达成符合法律规定的还款协议。中心根据双方的意愿随即向南岸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司法确认,并向双方当事人解释了人民调解协议书的法律效应。双方对此次调解十分满意。

  南岸区人民法院相关人士认为,像唐某和吴某这个案子若放在法院审理,由于每位法官手里的未结案较多,正常的话,从立案受理到宣判,即便走简易程序至少也需要3个月时间。可以说,三调合一中心的作用十分明显。

  据统计,中心自去年10月成立以来,共调解各类矛盾纠纷284起,日均受理5起,申请司法确认4起,达成调解协议书的涉及金额300余万元,纠纷涉及金额1.3亿余元,调解成功率达96.8%。

  三调合一中心开通引进的司法鉴定、公证、司法确认快捷通道,为人民调解提供了法律保障,确保人民调解协议履行到位。

  中心还引入“法边边”在线平台。记者在现场点击平台,发现里面不但汇编了丰富的法律知识、案例及解决涉法问题指南,还能在线与律师进行交流。中心人员解释道:“我们都对当事人说,你若不相信我们说的,可以通过平台查询法律条文及具体的处理办法,也可以马上咨询律师。”

  “以前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百姓诉求可以集中‘一站式’解决,以前调解不到、调解不好的矛盾冲突可以及时现场调解。”南岸区司法局副局长邵晓宇表示,三调合一中心就是把人民调解、治安调解、诉前调解合为一体,先把矛盾“装进来”,让群众的矛盾纠纷在家门口就有人管、管得住,真正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南岸区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三调合一”模式将逐步在南岸全区设点推广,实现基层调解服务全覆盖。下一步,将探索相关部门或专业性、行业性调委会与三调合一中心联动的调解机制,事权部门重心进一步下移,以已建的“三调合一”为平台,对全区172个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培训,开展“金牌调解员大篷车”、院坝调解会等活动,让调解力量继续下沉到专业性调委会、行业性调委会、村居调委会中去,把法治“盔甲”下移到百姓身边,用法治思维推进社区治理工作。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有纷争。”采访结束时,记者突然想到这句话。其实,人多的地方矛盾也多是很正常的,作为管理者只能也必须拿出更多行之有效的化解办法。这一天,在南岸街道三调合一中心旁听了多起案子,总的感觉是,当事人都对化解矛盾纠纷充满期待。

  记者手记》》

  创新社会治理的有效尝试

  家庭不和、邻里口角、朋友矛盾、借贷纠纷……这些发生在市井里巷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搞不好会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因子;而相关职能部门因职责或法律关系又无法管的现实,进一步助推了这些矛盾的积淀。如何解决这些发生在群众身边不好管、无法管的“小事”?如何真正化解“小事”给群众带来的不愉快?南岸区南坪街道建立三调(人民调解、治安调解、诉前调解)合一中心,“先把矛盾装进来,再想方设法化解”的做法,是贯彻“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枫桥经验的生动实践。

  有安全的政治环境、稳定的社会环境、公正的法治环境、优质的服务环境,才有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在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加快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三调合一”是想在基层建立一个不踢皮球、不推诿,听群众想法、解决群众问题的一个有力调解组织。群众的诉求表达(先不论合理与否)在私力救济领域得不到妥善解决,自然诉诸于公力救济领域,就会去找公安、政府、法院,当这些治理模式要么解决无果,要么解决成本太高的时候,群众就会回到私力救济的领域,这个时候不是矛盾消失了,而是矛盾挤压了,这种矛盾的挤压从个体来讲可能忍气吞声了,可能民转刑了,可能报复社会了,从总体来讲造成了社会问题。

  随着社会的发展,既有的社会治理模式需要改变,需要向现代化推进。从政府的角度来讲,如果把化解矛盾纠纷看成是一种公共产品,把群众当做被提供服务的顾客,那就要去思考群众到底需要什么。

  前端,群众需要就近快捷的解决问题方式;中端,群众需要更专业的人员帮助解决问题;后端,群众需要确保执行的办法。

  在前端赋能,靠前化解矛盾,聘请专业专职的调解员解决问题,赋予他们职能,强化他们的调解能力和手段,先把矛盾装进来,再尽可能去化解,实在解决不了的去跟踪和掌控,尽量为基层编织一个法治安全网。

  可以说,南岸区运用“三调合一”手段靠前化解矛盾,在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中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本报记者 雷太勇 通讯员 刘会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