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点》:开拍时ofo正值辉煌 上映时已物是人非

2019年01月30日04:46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扎心!《燃点》还原创业残酷

  聚焦创业者的电影纪录片《燃点》日前在院线上映。半个多月来,虽然排片率一度只有0.1%,票房也较为惨淡,截至昨天仅有745万元,但独特的题材依然引来众多网友关注,更有不少创业企业包场观看寻找共鸣。

  “这更像是一部创业真人秀,戴威、锤子科技、papi酱……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在影片中展示了他们更真实的一面。”有观众评价,《燃点》打破了所谓的“创业神话”,让很多创业者重新思考工作和生活,也让更多人理解创业背后的艰辛和快乐。

  创业公司包场看电影

  “带团队一起看影片,要求写影评。”一位创业公司高层发出一条微博,然后大手笔包下了附近电影院的50人厅。

  他提到的影片,就是本月11日在院线上映的《燃点》。

  《燃点》记录了14位创业者的人生历程,他们之中有ofo戴威、锤子科技罗永浩、“网红”papi酱、“奇葩说”冠军马薇薇、猎豹移动傅盛、陌陌唐岩、拉勾网许单单、新氧APP金星、51信用卡孙海涛以及草根创业者安传东等。

  作为电影,《燃点》的评价并不高,豆瓣评分仅有6.0,热门短评也多为一星或二星。在很多网友看来,比起电影,这更像是一部加长版的短视频,集纳了大量访谈和生活琐事。在大片云集的贺岁档里,它的不受欢迎也在预料之中。记者昨天前往前门附近的保利影院,一天只有两场排片,分别在上午和中午,观影人数不足5人,几乎等于“包场”。而更多影院一天仅有一场排片,场面十分冷清。

  虽然普通观众寥寥无几,却有不少创业公司组织包场观看。其中,不乏新世相等略有知名度的企业,更多的则是不为大众所熟知的初创企业。“去看《燃点》的人应该都不是奔着看电影的心态去的,更像是一次创业者的院线联欢、分享会。”一家小型物流企业的创始人说,自己看了一次,觉得不错,又组织员工一起去看。

  老罗戴威引人唏嘘

  据了解,原本罗永浩与戴威是影片的两大主角。但拍摄进行到后期,ofo面临生死存亡,罗永浩也陷入困境。根据腾讯新闻旗下栏目《贵圈》透露,当时罗永浩直接对导演说:“不要拍了,不要再折磨我了。”

  这部于2017年年底启动拍摄的电影,上映时已是物是人非。短短一年,变化如此之快。事实上,越是与纪录片中的场景对比,现实的残酷就越是让人唏嘘。

  “去年10月份,戴威一个人来我公司看《燃点》的成片。放到ofo的镜头——2017年的初夏,我们跟随ofo高管团队在青海环湖骑行,一群年轻人,穿着色彩鲜艳的户外服,骑着小黄车挥洒汗水。”导演关琇在知乎上谈及电影的拍摄感受时回忆,当时在那个放映的小黑屋里,戴威说,我们团队再也不会回到那个时候,再也不会。

  如今,ofo面临上千万用户要求退回押金的申请,一家又一家供应商因ofo拖欠款项要求对簿公堂。1月17日,天眼查信息显示,ofo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已退出旗下子公司的股东名单。

  “其他创业者我不太熟悉,但小黄车大家都骑,最后落到这样的结局挺遗憾的。”公务员张女士与母亲一同观看了电影,“遗憾”“可惜”是她们说得最多的字眼儿。

  另一边,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日子也不好过。从去年11月开始,锤子科技就不断曝出各种不利消息,陷入财务危机。今年1月15日,他发布新社交产品“聊天宝”时,打出聊天就能赚钱的口号,这被一些人视为情怀已逝。

  更重磅的消息是,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未来锤子科技命运走向何方,目前仍难以预测。

  草根创业者引共鸣

  除了老罗、戴威这样的明星创业者,《燃点》也聚焦到从农村到大城市创业的普通人,并称其为草根创业者。安传东就是其中一位。电影开拍时,他的新项目“跨界美食家”仍处于初期阶段,拍摄未结束,他已经决定关停公司。

  他与同事分道扬镳,抱着电脑走出办公室,一切从头再来。这样的画面,引发很多创业者的共鸣。

  “安传东决定结束跨界美食家的时候感触最深,想到了我第一家解散的公司。”一位淘票票网友说,当时第二天就要给员工发工资了,而公司账上只有可怜的11块钱。幸亏当天晚上的一笔回款解了燃眉之急,一瞬间如释重负,紧接着又焦虑下个月的工资。“那种冰火两重天的煎熬只有创业者才能体会。”

  创业者外表的光鲜亮丽之下,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艰辛,时刻面临的风险和不分昼夜地奋战。

  “这14个人在创业大军的队伍里只是极微小的数字,但也能说明创业的生态:有高潮也有低谷。”在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看来,《燃点》是一次有意义的真实记录,创业者应该告别莽撞式的创业,告别假想出来的市场,真正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记者 陈雪柠

(责编:秦洁、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