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园坝长途汽车站迎来最后一次春运

2019年02月15日08:31  来源:重庆晨报
 

  相伴24年,见证无数次送别,这次告别的是它自己

  菜园坝长途汽车站 迎来最后一次春运

  今年底前,车站将完成所有长途客运班线搬迁

乘客检票进站。

江婆婆回忆过往笑得很开心。

乘客在售票大厅自助机器上购票。

菜园坝长途汽车站。

  出行的地方,必有车站。有车站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回忆。说到菜园坝长途汽车站,曾经的繁华与现在的落寞,几代重庆人对它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

  第一次离家驻足的地方,第一次离家后最想念的地方……这个地方有太多的回忆,有太多的聚散离合。而如今,我们就要和它说再见了!

  2月13日上午,重庆汽车站和重庆长途汽车站迎来了节后返程高峰。当天,重庆汽车站的客流量预计突破1万人次,重庆长途汽车站的客流量也预计超过6000人次。

  “好久都没得这么多人了。”在重庆汽车站开了24年店的江婆婆虽然嘴上说的“热闹”,但跟几年前相比,两座车站的春运高峰客流量已减少了一半左右。

  24年,多少人,从这里启程回家;

  24年,多少人,从这里出发追梦;

  24年,又有多少人,在这里经历了分别和重逢。

  如今,两座车站也即将告别菜园坝。

  去年12月,重庆出台《内环快速路以内汽车客货运站场搬迁方案》明确:2019年底前,菜园坝长途汽车站(含菜袁路南北两个长途汽车站,即重庆长途汽车站、重庆汽车站)将全面完成所有长途客运班线搬迁。

  这意味着,今年的春运将是菜园坝长途汽车站的最后一次春运。

  相识 全国首座多层立体汽车站,楼上楼下都能发车

  重庆汽车站与重庆长途汽车站,只隔着一条菜袁路:重庆汽车站,位于菜园坝火车站旁,对面就是重庆长途汽车站。

  直到现在,还有不少市民分不清楚这两座车站,大家更习惯叫它们一个名字——菜园坝长途汽车站。

  2月13日上午9点,重庆汽车站进站口,不少乘客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正在排队进站。

  春运期间,重庆汽车站的单日最高客流达到了1.5万人次左右。虽然这个数字较几年前同期下降明显,也不及重庆北站南(北)广场汽车站等车站,但是,重庆汽车站仍然是主城开通800公里以上超长线路最多的汽车站,也是菜园坝两座汽车站中绝对的“主力”。

  从广州到重庆旅游的李敏是第一次到重庆汽车站。因为没有买到回广州的火车票,李敏决定在这里坐汽车回广州。“车站比我想象中的要旧一点,你看那边的天花板都花了。”李敏并不清楚这座车站的历史,更不知道它创下的全国第一。

  “车站刚开的时候,还是风光了好一阵。”68岁的江婆婆回忆说,1995年,重庆汽车站投用起,她就开始在车站内经营一家小卖部。那时候,车站给她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楼上楼下都在发车”。

  这正是重庆汽车站的“厉害”之处:占地7700平方米,建筑面积32800平方米,车站规模日发送旅客量1.7万人次,是全国首座多层立体汽车站,地上三层均可同时发车。

  车站设计打破了既有汽车站单层发车、平面展开的格局,寻求向空间发展,设计为多层发车,层层叠加的立体模式,并利用自然地形高差设计成地下大车停车库,解决了规模大、占地小的矛盾。

  相知 春运车票曾一票难求,米花糖是车站畅销食品

  记者在现场采访发现,不少乘客还不知道菜园坝长途汽车站将在今年底前完成搬迁的消息。

  但是在这里坐车的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地说出自己与车站的故事。“那时候春运买票也不好买,热门线路的车票也要靠抢。”重庆人王晶至今还记得十多年前从这里出发,去泸州读书时的场景。

  当时,父母和亲戚都到车站来送行。妈妈在王晶的行李箱里塞了几袋米花糖,告诉他想家的时候就吃一块。后来,王晶留在了泸州工作,重庆汽车站也成为了他每次回家和离家的必经之地。每年春运,王晶都要挤进车站排长队买票回泸州,有过好几次一票难求的经历。

  五年前,王晶买了车,来往重庆变成了自驾,重庆汽车站也从此远离了王晶的生活。不过,王晶和家人都没有忘记这座车站。“现在家人们说起重庆汽车站,都还有很多‘龙门阵’。我也很怀念米花糖的味道。”

  米花糖,曾经是重庆汽车站最畅销的食品之一。

  “那时候,米花糖一袋只卖七八块。一袋有十包,便宜又能吃几顿,所以很多人买来带在路上吃。”江婆婆回忆,上世纪90年代,是重庆汽车站最繁忙的“黄金时间”,也是小卖部生意最好的时候。每到春运,小卖部里的瓜子、花生、米花糖、方便面都很畅销,一天能卖几百元,有时候还会卖断货。

  江婆婆回忆起这段经历时,“呵呵”地笑得很开心。但是说到现在,她又一下子沉闷了下来。

  “以前,车站平时人都很多。现在要盼到春运,车站才会有这么多人了。”江婆婆说,这几年,到重庆汽车站坐车的越来越少,生意也大不如前。

  重逢 车站是家的中转站,到了菜园坝离家就不远了

  2月13日下午2点,车站内的乘客比上午减少了近一半,只有一层的两个检票口还聚集着一些乘客。

  市民龚先生是一家摩托车配件公司的销售员,经常出差。“我在这里坐了8年汽车,基本上每周都要来一两次。”龚先生说,虽然现在去很多地方都有了高铁、动车,但是他还是习惯坐汽车。

  “以前买票要到车站来排队。现在在网上就可以买票了,而且都能买到。”龚先生说,前几年,车站新增了自助售、取票机,网上买票后到车站取票也很方便。

  在龚先生的心中,车站就是家的中转站。

  “每次到了菜园坝,离家就不远了。”龚先生的家在两路口,离菜园坝不远。所以每次出差结束后回家,他都会尽量选乘到菜园坝的长途汽车。

  有时候,龚先生的家人会特意来车站接他,然后一起爬坡回家。“这种感觉很好,是车站保存了我们家庭的共同记忆。”龚先生说,每次坐车到菜园坝长途汽车站,都是一次回家的重逢。

  对家住贵州赤水的王川来说,每次到重庆汽车站,也是一次重逢。

  王川的儿子在重庆上班并安家。十多年来,王川几乎每隔一个月就要从赤水坐车来一次重庆,看望儿子。在王川的印象中,第一次在重庆汽车站坐车回赤水时,车票还不到50元,比现在便宜20多元。

  “那时候车走的是老路,要开4个多小时。”王川说,高速通车后,重庆到赤水只要2个小时。

  “一般是早上8点从赤水坐车下来,在重庆耍几天再在这里坐下午3点20分的那班车回去。”王川很熟悉车站的各个班次。他说,这座车站见证了他和儿子的父子情。

  告别 年底前完成搬迁,客运班线搬迁至六座车站

  2006年,重庆北站南广场建成投用,原来停靠重庆火车站的很多列车都改为在重庆北站南广场停靠,重庆火车站客流锐减。与重庆火车站紧邻的重庆汽车站,客流也受到了明显影响。

  “以前,很多人下了火车就来这里坐汽车,现在火车少了,人也少了。”江婆婆在几年前关掉了小卖部,开店卖起了凉面、酸辣粉等小吃。车站人少的时候,小吃店一天只能卖出两三碗凉面。

  江婆婆说,自己的子女在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也开了家小店,生意比这里好得多。

  说起车站搬迁,江婆婆虽然有些不舍,但也对未来充满期待。

  “车站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也的确该变一变了。”江婆婆说,车站虽然完善了一些设施,但是与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等其他长途汽车站相比,硬件设施还是有差距。

  “以后就到其他车站去坐车,也方便。”王川说,以前到菜园坝来坐车最怕就是堵车,车站搬迁可以缓解菜园坝的交通压力。

  2月13日下午3点,原本计划在下午2点20分发往成都的班车已经晚点40分钟。班车晚点的原因,也是道路交通问题。

  按照《内环快速路以内汽车客货运站场搬迁方案》,重庆将有力有序推进内环快速路以内汽车客运站、货运站搬迁工作,其中内环以内5个长途汽车站、渝中区两个货运站将搬迁。

  此次搬迁,主要是为贯彻落实《重庆市污染防治攻坚战实施方案(2018—2020年)》精神,以缓解主城区交通拥堵、改善空气质量、提升城市品质。

  根据搬迁方案,这5个实施搬迁的长途汽车站不再新增客运班线。菜园坝长途汽车站(含菜袁路南北两个长途汽车站)将在2019年底前全面完成所有长途客运班线搬迁。根据客运班线目的地,分别搬迁至重庆北站、两路站、茶园站、鱼洞站、重庆西站、大学城站。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淳 刘波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古籍修复常用工具。刘新吾摄古籍修复常用工具。刘新吾摄 古籍修复师:在残卷中“复活”文明记忆  重庆图书馆古籍修复中心,10余年修复上万页破旧古籍,在残卷中“复活”文明记忆。…【详细】

原创

荣昌夏布:“活化石”焕发新生机  重庆荣昌区利用国家级非遗夏布产业激活集体经济,并带动农村留守妇女增收致富。…【详细】

原创

重庆200余场招聘会为农民工求职送“春风”  重庆市2019年“春风行动”启动仪式暨大型招聘会在杨家坪商业步行街广场举行…【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