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激活 让农民成为真正的股民

—— 重庆“三变改革”试点调查

2019年03月20日08:06  来源:重庆日报
 

一月二十四日,綦江区石壕镇万隆村股东分红现场,村民正在领取分红款。(本报资料图片)通讯员 陈星宇 陈正策 摄

  ■在“三变改革”试点村,资产的激活,已让有了股权的农民,在资产性收入上有了获得感,成为真正的股民。同时,也让集体经济逐步壮大起来。

  ■多种方式的股份合作,为试点村激活集体资产,把农民变成能够获得股份分红的真正股民,找到了路径。

  ■“三变改革”,激活了乡村资源,也激活了乡村干部、农民深化改革的激情和创新的思路。

  “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从2018年开始,已在我市的区县中进行试点。

  在“三变改革”中,农民要成为真正的股东、从资产经营中实现增收;集体经济在资产经营中要发展壮大起来,改革才算真正成功。

  农村“三变改革”试点的成效如何?连日来,重庆日报记者到荣昌、永川、璧山、沙坪坝等区的试点村,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后发现,在“三变改革”中,我市已经在资产经营上探索出了一些有效的路径。

  资产激活——

  股民有了获得感,集体经济开始壮大

  沙坪坝区丰文街道三河村的王子勇,在村里的“三变改革”中,成为村舜圆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1名股东。2018年,他从集体资产经营、闲置农房激活、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经营中,有了当股东的实感。

  这一年,他家获得3笔收入:从集体资产经营中,获得分红收入4500元;以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获得固定分红4500元;闲置的一幢农房租给村里的楠之林雪公司,获得6000元的年租金。

  三河村党支部书记邱世明说,在“三变改革”的第一年,村里的1629名股民,都从集体资产经营中获得分红。

  在“三变改革”中,永川区南大街黄瓜山村梯子坎村民组的陈明忠家,全家有7股集体资产股份。当地政府是按照有田有户口(户籍在村)的1人2股、有田无户口、有户口无田的1人1股来确定股民身份的。

  “在2018年里,我这股民身份给我家带来了好的分红收入。”他说,作为村民组集体资产的股民,2018年,每股获得集体资产经营分红1000元,因此,全家7股,分得红利7000元。

  这一年,梯子坎村民组通过集体资产的经营,让全组集体资产中所确定的310股股份,共分红31万元。

  村党委副书记王功轩介绍,2018年,全村共有鸡公嘴、石门坎等8个村民组的股民,从村民组集体资产经营中获得了股份分红。

  集体资产的激活,已开始壮大试点村的集体经济。

  “‘三变改革’前,我们村是‘空壳村’。”荣昌区清江镇河中村党支部书记雷勇说,改革后,我们通过对村里集体资产的经营,2018年实现了集体经济纯收入17万元。今年将有更大的收益,预计可突破20万元。

  沙坪坝区丰文街道的三河村,在改革前,村里的年集体经济收入不足1万元。而改革后的2018年,村集体经济收入增加到42.886万元。

  “2018年,我们通过集体资产的经营,集体经济收入得到快速增长。”永川区南大街街道黄瓜山村党委副书记王功轩说,“这一年,除村集体实现集体经济收入36万元外,村民组共实现集体经济收入180余万元,集体经济收入最高的村民组,已超过40万元。”

  在“三变改革”试点村,资产的激活,已让有了股权的农民,在资产性收入上有了实感,成为真正的股民。同时,也让集体经济逐步壮大起来。

  勇于探索——

  多种方式的股份合作进入乡村

  “清产核资,确定股民身份,确权确股的完成,这只是‘三变改革’的基础性工作,真正的改革,是要用勇于改革的精神,探索如何用股份合作方式经营好集体、农民的资产,把农民变成能够享受到分红的真正股民。”雷勇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三变改革”试点村,已在激活资产中对股份合作经营进行了大胆探索,并已在增加农民(股民)资产性收入,壮大集体经济等方面收到了成效。目前,在试点村中,已初步探索出以下几种股份合作经营方式:

  一是由集体直接经营的股份合作实体。清江镇河中村,有一座面积为800亩左右的河中岛,具有旅游开发价值,村里组建起河中岛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进行旅游开发。目前,该岛上已建起桂圆、枇杷等采摘基地,建起了环岛自行车赛道等;永川区南大街街道黄瓜山村,针对村内乡村旅游和特色农产品的销售,由村集体投资,建起面积为900多平方米的特色农产品销售中心,目前正在装修。待完工后,该村将引进有经营能力的专业公司来经营,村集体每年可获得稳定的收入。

  二是与社会投资合作,实行股份合作经营。河中村引进众航旅游公司,以河中岛上的草坪、环岛自行车道、观光电瓶车等旅游设施入股,与这家公司合作经营;沙坪坝区丰文街道三河村引进4家社会投资业主,在村里搞农旅融合产业项目,村里将集体经营的土地、林地、停车场、房屋等资产,甚至村集体建设用地指标等入股,并按“保底分红+固定利润分红+浮动利润分红”的方式,确保集体资产入股的股份有稳定的收益。

  三是由村组建统一的资产经营组织,由各村民组和农民,将经营性资产和土地承包经营权等入股或委托经营组织进行经营,获得稳定的分红收入和利润分红。沙坪坝区丰文街道三河村组建起舜圆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村里统一经营资产的平台,除村集体的资产进入外,各村民组的资产、农民也可将承包地经营权、林地经营权等作为股份进入这一平台。然后由这一平台公司统一将这些资产和经营权,作为股份入股到引进来的现代农业、乡村旅游等产业项目中;荣昌区清江镇河中村组建起三才土地流转服务股份合作社,由农民以委托的方式,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委托给合作社统一向外流转。除保证了农民的流转金收入外,合作社也通过经营服务,从流转土地的业主手中,获得每亩每年10元的服务费。

  多种方式的股份合作,为试点村激活集体资产,把农民变成能够获得股份分红的真正股民,找到了路径。

  深化改革——

  集聚要素,全面激活农村闲置资产

  在荣昌区清江镇河中村村委会旁边的一片旧宅基地上,记者看见工人们正在修建民宿。这一在75平方米的旧宅基上所建的民宿,总共有8间客房。

  “这是我们在深化改革中,利用2户五保户的旧宅基地,由村里投资29.4万元建的。”村委会主任罗庆奎说,这也是我们在学了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关于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的精神后,在区、镇两级政府部门的支持下,激活闲置宅基地,发展集体经济的改革深化。

  据介绍,村里的这2户五保户已经住进了敬老院,他们原先的住房闲置多年后,已不能居住。村里把这闲置宅基地利用起来,改建成民宿。

  以这民宿为吸引,村里还集聚起经营人才。经营芒果酒店的老总刘世刚是清江人,村里将他聘为“名誉村主任”,由他指导村里建民宿,并将帮助其经营好。同时,以此为起点,逐步把目前全村闲置的82幢农房利用起来,搞乡村旅游产业。

  农房是农民的资产,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随着集体资产的激活,改革的深化,一些农民的闲置农房资产也被激活。永川区南大街街道黄瓜山村党委副书记王功轩介绍,村里已有2户村民的闲置农房,被一家城里来的投资者租用30年,并投入数百万元,改造成民宿,搞乡村旅游;沙坪坝区丰文街道三河村,目前已有30户村民闲置的农房,被投资农旅融合产业的业主租用下来,改造成民宿或乡村旅游接待设施。

  在深化改革中,不仅土地、房屋等资产可利用,农村中的很多资源都可转变为资产,进行激活利用。以荣昌区清江镇河中村为例,村里在清产核资时,就将村里的龙眼古树、农民家中现存有的契约、老床、水车等进行清理登记,并准备有偿收集起来,建乡愁馆,作为乡村旅游的资产。

  “在深化改革中,可以把很多的要素集聚到乡村振兴,激活资源,增加集体经济收入上来。”雷勇说。

  在河中村,环绕河中岛的濑溪河有200余亩的水面。在这一河水的生态治理中,西南大学、区水务局、清江镇政府与村里,联合实施河道生物链水生态治理项目,用白水养鱼的方式,净化水质。雷勇说,这一项目,不仅把科技、政府项目等要素集聚来,改善了村里的水生态,也增加了村里的集体经济收入。根据协议,这河段里白水养鱼的收入,20%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80%作为循环水生态治理的再投入。

  “三变改革”,激活了乡村资源,也激活了乡村干部、农民深化改革的激情,创新的思路。本报记者 罗成友

  记者观察》》

  激活资产 需要依法依规

  罗成友

  “三变改革”的重心是在把资源变成资产,并通过激活资产,把各方面的要素聚拢,使资产转化为增加集体经济收入,增加股民(获得集体资产确权的农民)的分红收入。

  永川区南大街街道黄瓜山村内,有700余亩矿山废弃地,这是村里的一大资源,如果把这资源变成可利用的资产并加以激活的话,那将是村里最大的一笔可持久收获的财富。

  然而,这一资源要变成资产,不是想变就可随便变的,要被激活,也并非那样简单。首先得通过村庄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使其成为合法利用的建设用地。其次得通过项目来申请用地,并经过依法依规的审批后,才可使用。

  就普遍而言,目前村集体中最大、最有潜力的资产就是土地。这包括建设用地,也包括农民承包土地经营权。但在激活这土地资产和经营权中,就需要注意依法依规,不然,会带来潜在的风险。

  我市有一个村,当年在作为城乡统筹发展示范点中,引进一家城市资本投资者,将全村农民的数千亩土地流转过来,并与农民商定,建起农民集中居住区。农民集中居住后,把农民的宅基地置换出来,再引进新的投资,利用村里可集中使用的数百亩建设用地,进行商业开发。

  当把集中居住区建好后才发现,这农村建设用地如果用来进行商住房的开发,按法律规定,产权证只能办给村集体。因而,就引不来新的投资。最后导致这一改革示范点失败,还留下许多后患。

  在流转土地经营权发展一、二、三产业融合的产业中,必然要用到一些设施用地。这也需要注意依法依规,不然也会导致潜在的风险。

  激活土地为主的资产,需要乡村有法规意识,也需要相关部门的支持。如在村庄和土地利用规划的科学编制、审批等这些程序中,需要支持,需要有高效率,才能保证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需要。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