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侠之父”古志斌:用原创动漫向全世界讲故事

2019年06月25日08:3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猪猪侠之父”古志斌: 用原创动漫向全世界讲故事

  古志斌

  猪猪侠经典形象

  2019年3月,古志斌将他的动漫工作室搬到广州市海珠区芳草围4号,开启了新一轮的“扩容”。

  这个新的办公大楼围墙上涂满了动漫人物,掩映在各色老式建筑中,显得朴素而特别。这像极了古志斌低调务实的个性。周边极少有人知道,这里“藏着”中国原创动画产量最大的动漫制作企业,从这里诞生了目前中国市场热度持续时间最久的国产动画IP 《猪猪侠》,保持着14年来每一季新片首播必然“霸榜”的收视纪录。

  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的2018年度优秀国产电视动画片名单中,咏声动漫有两部作品入选占广东省入选名额的一半。

  在还没完成最后装修的办公楼里接受采访,古志斌饶有兴趣地介绍了这片即将完成改造的老厂房的布局,其中有两大栋厂房将会被建造成一个动画科技馆,旨在向到访者推广普及电脑动画的生产技术和流程,“希望让更多人,特别是小朋友,对这个行业多些了解,未来才会有更多的人投身到这个行业。”古志斌说。

  “电脑动画其实是最前沿的计算机图形图像技术和最优秀的创意融合的产物,也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时,文化壁垒最小、最容易形成广泛传播的一种作品形式。文化自信和文化强国不能只是挂在嘴上说说而已。”言语之间,古志斌对未来发展思路清晰而坚定。

  回国二次创业

  2006年从英国回国创立咏声动漫的古志斌极少在媒体上露脸。

  其实,古志斌的路原先并不打算这样走。十几年前,他在英国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就在当地创业,安家,创办了一家跨境互联网贸易公司,做得有声有色。而家族的命运最终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古志斌有一位曾是唱片业大佬的父亲——中国最早一批民营唱片公司之一咏声唱片的创办者古晋明。 在唱片业最红火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金碟豹”的光碟。人们所熟悉的卓依婷、孟庭苇都是公司的签约艺人。

  然而,到2000年左右,随着数字音乐,盗版光碟的侵入,唱片业进入到一个快速更迭期,唱片公司进入大浪淘沙的年代,大量公司破产、重组和倒闭。

  古志斌父亲的公司虽然“活”了下来,但很难再有大发展的空间。“当时,我父亲考虑转型。既然真实的艺人不容易培养,不如学迪士尼做一个虚拟艺人,既不会老,也不会违约,还没有绯闻。”古志斌笑道,大家所熟知的“猪猪侠”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

  有了这一想法后,他们很快就行动起来。从2003年开始,他们尝试通过内部创作和技术外包的形式,制作了一部以“猪猪侠贺新春”为主题的60分钟的MV。2004年春节期间投放到南方少儿频道去播出,“没想到一炮而红”。

  从那年开始,就形成了每年推出一部猪猪侠动画片的惯例。2006年,古志斌在父亲的召唤下, 劝服太太跟随他回广州二次创业。 那时,国务院“大力发展国产本土文化创意产业”的发文,给了他极大的信心。

  当然,仅有信心自然是不够的。在国家大力支持文化创业产业发展的背景下,像古志斌这样的三维动漫制作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如何在这一领域胜出,走长远发展之路,父亲把“这一棒”交到了古志斌手里。

  用核心技术引领动漫发展

  当时,古志斌面临的形势并不轻松,“在一个技术巨变的年代,时刻面临着出局的风险。”接棒之后,古志斌做了一个关键动作:培养自己的三维动画技术团队。

  当时,很多企业出于成本的考虑,把动画制作“外包”出去,古志斌与很多人的想法不同,未来必须要有核心的动画制作队伍。当时业内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在“烧钱”。

  其实,这其中的道理,他已经看得很清楚,“学计算机的人都知道‘摩尔定律’,每18个月计算机的速度翻一倍,成本降一半。”古志斌说,随着技术的进步,成本在递减。

  古志斌分析,三维动画电脑制作流程有其独特之处,这些数字资产,比如动作库、表情库和模型库等,都可重复利用。他说,“如果不懂这些,就看不到电脑动画技术未来的发展,看不到企业发展的优势。”虽然前期很难,但古志斌坚持自己的这一决定。

  在组建团队时,古志斌发现了问题。那时候,在国内做三维动画的人都集中在建筑设计领域,几乎没有会做电脑动画的。古志斌记得当时在学校招到六名学生,培养了半年之后才能上手。现在回顾起来,古志斌能在动漫企业中脱颖而出,正是走对了这关键一步。

  古志斌说,现在更多的精力在研究技术发展,看是否有新的机会,“跟不上技术发展,就会被淘汰,能跟上,就是巨大的机会”。

  而现在,如何运用5G技术实现再次的跨越,是古志斌关注的焦点。“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人们看到镜头内的呈现后,也会关注镜头外的东西。”他说,现在技术部门正在朝这一方向去布局。以后可能会使用更大的广角来拍摄,让人有更广的视野,更强烈的代入感和沉浸感。

  古志斌思忖片刻说:“任何时候都是机会和挑战并存,技术永远是服务有创意的人”。

  希望作品让下一代充满爱心

  好的技术必须与好的内容相结合。 古志斌说,为了达到最佳效果,他们发明了一套独特的“团队决策”流程。在编剧进行剧本创作之前,会有一个创意逆向阶段,这时候,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包括做玩具的、做授权的、做乐园的等人成立一个委员会,然后反复提案。这些不同知识背景和经验背景的人一起来进行“碰撞”,验证一个方案是否可行。当方案得到一致通过后,再由剧本团队去创作,最后进入生产制造阶段。

  这套方法也是在一些失败的基础上摸索出来的,古志斌说,“之前也做过一些尝试,一些好的故事,最后没能持续生存下去,有可能是在商品化方面有缺陷;还有一些很好的创意,在技术上没法实现,或需要很高的技术投入……”

  作为一家做内容起家的文化企业,随着规模的扩大,古志斌觉得身上的责任也越来越重,“现在的瓶颈是,如何讲述全世界人都看得懂的故事。把我们的理念、文化、价值观传递出去。”古志斌说,动画是文化壁垒最小的内容产品,内容多与幽默、励志相关。他的目标就是像迪士尼一样,向全世界讲好故事。

  古志斌在公司里建了一个猫房,他的家中像个动物乐园,养了各种各样的动物。他曾经丢失过一只鹦鹉,全家人为了寻找,三天两夜没有合眼。

  一个喜欢动物,热爱生命的人,总是充满幸运的光芒。古志斌说,他曾经的梦想是做一名兽医,现在他也支持自己的孩子们和动物亲密接触,“首先,孩子们会有爱心,其次,学会照顾别人,尊重生命。”他希望自己这些充满生命力的作品能够让下一代拥有爱心和无穷的想象力。(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杜安娜、罗嘉妮 实习生 廖崧傑)

(责编:秦洁、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