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馆奴”的深情告白

2019年07月12日07:37  来源:重庆日报
 

重庆建川博物馆。记者 熊明 摄

  樊建川其人

  樊建川,1957年生于四川宜宾,建川博物馆聚落创办人,曾获“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中国旅游产业杰出贡献奖”等荣誉。

  2005年8月15日,樊建川在四川大邑县安仁镇打造的建川博物馆聚落对外开放。截至目前,该聚落的藏品达1000余万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425件(套)。去年6月18日正式开馆的重庆建川博物馆,由24个防空洞打造的8个主题博物馆组成。最近,该馆获评国家4A级景区。记者 解小溪 摄

重庆建川博物馆内收藏、展示的张善子所画的《飞虎图》。记者 齐岚森 摄

樊建川在收购文物。建川博物馆供图

  当我离开这个世界后,我希望得到这样的评价——

  他是为博物馆而生的,有打造博物馆的才能;

  他有一双慧眼,能鉴别文物;

  他会挣钱,但挣的钱几乎全部“砸”进了博物馆;

  他是改革开放造就的人。

  “您已经建了50座博物馆,还会继续建下去吗?”

  “我梦想着建100座博物馆,做不成也要死在建馆的路上!”

  6月14日、6月21日和7月5日,樊建川在九龙坡区九龙会堂和重庆育才中学,接连举办了3场讲座。

  聆听樊建川激情四溢的讲座,观众似乎明白了他走在“馆奴”路上的初心: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未来,收藏教训;为了安宁,收藏灾难;为了传承,收藏民俗。

  讲座期间,樊建川向记者口述了他数十年如一日到世界各地收集藏品的故事和心声。

  执着

  不少人问我怎么挺下来的,我觉得,这和我当兵时磨炼出的不怕苦、不怕死、不言弃的精神有关。

  我当过兵,任过教,从过政,经过商,但我最热爱的工作还是为建川博物馆收购藏品。在古玩地摊、居民家中、大山深处收集藏品已经成了我的日常。发现珍贵藏品时,我全身都是酥的、麻的,从头到脚每根汗毛都会竖起来。

  收藏,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行为,我的收藏意识小时候就有了。这次我把自己上幼儿园时的《在园情况报告表》带到了现场,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件藏品。

  1999年,为了便于收购藏品,建川博物馆在成都注册成立。当时,我虽有建博物馆馆舍的想法,但并没有真正付诸行动。直到藏品在北京、香港等地亮相备受好评之后,我才改变了想法——经过对比,原来我的藏品那么好!我有了建博物馆的自信和冲动。

  经过前期筹备和9个月的紧张建设,2005年8月15日,建川博物馆聚落中的中流砥柱馆等5个博物馆在四川大邑县安仁镇建成开馆了。建设期间,每个馆的工地上都立着倒计时木牌,每天晚上我就在工地上垫着纸板睡两三个小时。这是我一生中最忙的9个月。

  从2005年建川博物馆对外开放至今,这座民营博物馆已经走过了14年,从被质疑活不下去到活得越来越好,其中的困难不一而足。不少人问我怎么挺下来的,我觉得,这和我当兵时磨炼出的不怕苦、不怕死、不言弃的精神有关。

  1976年至1979年,我在内蒙古某地驻守边防。当时的条件非常艰苦:在零下40℃的寒冬中站岗,要一直跳,免得遭冻死;严重缺水,一年洗澡的次数屈指可数,身上一直长虱子;劳动强度大,背石头累得吐血……这样的环境磨炼了我坚韧不屈的性格。

  家人的影响和支持也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我父母都当过兵,父亲身经百战,母亲也上过3次战场,我继承了他们身上的血性。创办企业,我身上没有“富豪气”,也要归功于母亲的培养。直到现在,我对自己花钱真舍不得,20年前的西装至今还在穿;但花一两百万买一件珍贵藏品,我会毫不犹豫。

  担当

  许多藏品承载的历史记忆和故事,常常深深地打动了我。只要一头扎进去,你就会明白激情、责任、感动从何而来。

  在这次讲座中,我把张善子画的《飞虎图》和丰子恺画的《胜利之夜》带到了现场,它们如今收藏在重庆建川博物馆。这两件和抗战相关的国画都是国家一级文物,价值不可估量。

  《飞虎图》是我非常珍爱的一件藏品,作者是张大千的哥哥张善子,以画虎著称。1940年初,在美国为国内抗战作募捐工作的他,听说当时中国航空委员会顾问陈纳德将组建志愿队援华抗日。激动之余,他画下《飞虎图》赠给陈纳德。画中,两只长着翅膀的老虎翱翔天际,仿佛在吞噬日军的战机。

  2003年,陈纳德遗孀陈香梅曾到建川博物馆参观,久久驻足于《飞虎图》旁,感慨万千。

  作为丰子恺的代表作,《胜利之夜》创作于“日本投降后三日”,即1945年8月18日。画面上是一个四口之家欢庆抗战胜利的场景,人物上方有一盏电灯放出光芒,说明重庆不用为了防空袭而进行灯火管制了,画家的寓意大概是山河重光吧!

  这两幅国画一方面是艺术瑰宝,另一方面又为后世敲响了警钟。在我看来,后者的意义更为深远。

  许多藏品承载的历史记忆和故事,深深打动着我。只要一头扎进去,你就会明白激情、责任、感动从何而来。抗战老兵张振华捐赠给建川博物馆的一件藏品就令人十分感动,这次我把它也带到了讲座现场。

  张振华出生于1925年,1940年参加新四军,曾任新四军3师10旅警卫团班长等职。1943年,他和日伪军作战时被汉奸打伤左脚。2009年,张振华通过手术将子弹头取出,捐给了建川博物馆。

  当张振华父子找到我,说要捐赠这枚子弹头时,我心里还纳闷:建川博物馆收藏了这么多子弹头,你们捐赠的能有多珍贵呢?一番交谈后我才得知,这枚子弹头已经在老先生的血肉里“长”了60多年。这让我感到震撼!这是建川博物馆目前馆藏的唯一一件通过手术而来的文物。

  2015年,讲述张振华捐赠子弹头的微电影《不让子弹飞》上线。“我唯一的条件,就是你要承诺,要拿出来展览,让子孙后代都记住这个痛。”扮演张振华的演员在片尾说的这句话,正是我想表达的:一个国家的荣耀应该让每个人来分享;而国耻,同样也需要每个人去承担。

  愿望

  今天的故事就是明天的历史,我就是要为我们的民族留下记忆,让一件件文物在历史长河中发出真实而豪迈的声音。

  藏品从1到1000万,我用了50多年;建川博物馆从成立到如今成为由50座博物馆组成的博物馆聚落,我用了20年。

  如果说我的一生取得了一些成就的话,那么,这些成就不归功于我,而要归功于这个时代,归功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

  一个人再厉害,也不能脱离这个时代。

  去年9月,我策展的“辉煌巨变:1978-2018”主题展在安仁开幕,展览运用6000张图片、10000件文物讲述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大地上发生的令人心潮澎湃的故事。我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见证者、受益者,策划这个展览义不容辞。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前夕,“我们走在大路上——新中国70年民间记忆”展馆将在重庆建川博物馆开馆,这是为重庆量身定制的展馆。展览中会有近20件国家一级文物在内的众多珍贵文物亮相,讲述新中国成立70年来,尤其是重庆直辖以来,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

  我从来都这么认为,今天的故事就是明天的历史,我就是要为我们的民族留下记忆,让一件件文物在历史长河中发出真实而豪迈的声音。

  我今年已经62岁了,我的50座博物馆恰如我的50个孩子,但我仍然梦想着建100座博物馆,做不成也要死在建馆的路上,我不会走回头路。

  在征得家人的同意后,2007年12月4日,我在安仁口述了一个遗赠,由公证人员记录并公证。公证书的核心是,在我百年之后,我名下的所有博物馆及文物将全部捐赠给成都市政府。

  我以前很怕死,怕死后博物馆没人照料。当我把公证书交给政府后,我突然一身轻松……

  当我离开这个世界后,我希望得到这样的评价:他是为博物馆而生的,有打造博物馆的才能;他有一双慧眼,能鉴别文物;他会挣钱,但挣的钱几乎全部“砸”进了博物馆;他是改革开放造就的人。

  这,就足够了。

  对话

  没有厚重的博物馆 城市面貌会模糊

  建川博物馆聚落建成开放14年来,樊建川把太多的不可能变成了令世人瞩目的现实。讲座期间,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了他运营博物馆的经验以及他对博物馆和城市文化关系的看法。

  文物是博物馆的根本

  重庆日报:重庆建川博物馆开馆一年便成为国家4A级景区,您在文旅融合发展方面总结出了哪些经验?

  樊建川:第一,要有规模,而且文化含量要高。重庆建川博物馆目前的8座博物馆馆藏4万余件文物,能够吸引观众在馆中参观一天,慢慢看的话,一天还不够;第二,题材要选好,要有独一无二的题材,比如观众想看兵工署第一工厂旧址博物馆,只能来重庆建川博物馆看;第三,文物是根本,很多博物馆过于考虑形式,让博物馆很花哨、炫目,但我认为,这是短暂的,关键的还是文物。做文博产业,要用文物说话,文物一定要真实,文物里一定要有第一。

  重庆日报:您多次提到“不做一流的项目,只做第一”,这句话该如何理解?

  樊建川:“第一”意味着独一无二,散发着独特的魅力,别人是无法模仿的。有了“第一”,还会愁没人看吗?博物馆的特色会给观众带来不同的参观体验,也会让当地市民增加自豪感。这种独特性就是一种首创精神,其中蕴含着独特的文物收藏、鉴赏能力。

  凉菜和热菜搭配才好吃

  重庆日报:建成开放14年来,建川博物馆聚落接待游客已经超过1300万人次(成渝等地建川博物馆总和),您觉得观众为什么会这么喜爱建川博物馆?

  樊建川:打造博物馆就像是吃饭,凉菜和热菜搭配起来才吃得痛快。四川建川博物馆聚落现已建成开放抗战、民俗、红色年代、抗震救灾四大系列32座场馆,是目前国内民间资本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富的民间博物馆。观众来到这里,可以各取所需,时间充裕可以参观2-3天,这样的参观体验非常独特。

  重庆日报:在您看来,重庆建川博物馆的特色是什么?

  樊建川:重庆建川博物馆目前拥有8座主题博物馆,兵工署第一工厂旧址博物馆、抗战文物博物馆、兵器发展史博物馆等,让观众铭记厚重的历史;票证生活博物馆、中医药文化博物馆、重庆故事博物馆、中国囍文化博物馆、民间祈福文化博物馆等,则以通俗易懂的内容和形式,受到观众欢迎。只有受到了观众的欢迎,博物馆才能打开局面。

  今年内,重庆建川博物馆还将增加两个馆,分别是重庆人防博物馆和“我们走在大路上——新中国70年民间记忆”馆。博物馆规模壮大了,但门票价格不会提高。

  博物馆让一座城市更加沉稳

  重庆日报:您认为,博物馆对于一座城市的意义在哪里?

  樊建川:文物是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和幸运者,它们中的不少都经历了风霜雪雨,甚至枪林弹雨,正期待着人们去打开尘封百年,甚至千年的秘密,唤醒子孙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与传承,激发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

  所以说,办博物馆实际上就是在进行一场普及教育。一座城市要靠博物馆来体现自己独特的内在气质,没有厚重的博物馆,城市面貌会模糊,博物馆让城市更加沉稳,这些沉淀下来的东西,必将成为城市发展的推动力。

  我很重视青少年观众,他们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通过参观博物馆,他们的眼光会更加高远,长此以往,市民的整体素质便会越来越高。本报记者 吴国红 赵迎昭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看长江之变】果园港:让内陆腹地变身开放前沿  果园港连接起江海经济和陆地经济,助力重庆由内陆腹地变身开放前沿。…【详细】

原创

【看长江之变】云从科技:用人工智能服务城市发展  采访团走进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人工智能服务企业云从科技,企业所展示的诸多高新科技产品,令采访团成员大开眼界。…【详细】

原创

“共舞长江经济带”网络主题活动启动  今日,“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长江之变”网络主题活动在重庆两江新区启动。…【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