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写下绝命信 敌人也感慨“此人伟大”

2019年07月15日07:09  来源:重庆晨报
 

  面对狱中重重考验,何功伟选择“为天地存正气,为个人全人格”

  狱中写下绝命信 敌人也感慨“此人伟大”

何功伟被捕后,她的妻子许云和刚满月的儿子何继伟在重庆留影。

红岩革命纪念馆内陈列的何功伟烈士的展品。 上游新闻记者 胡杰 摄

  面对严刑拷打的折磨,面对高官厚禄的诱惑,面对父亲慈爱的感化,面对即将到来的死刑……一个只有26岁的年轻人会做出怎样的选择?70多年前,面对重重考验,中共鄂西特委书记何功伟没有丝毫动摇。他始终坚定共产主义信仰,严守党的秘密。最后,他选择将生命献给党和人民事业。为天地存正气,为个人全人格。

  面对折磨

  敌人严刑拷打

  他镇定自若绝不松口

  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国内形势日益恶化。中共鄂西特委书记何功伟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指示,藏身于恩施一个偏僻的村庄,以待时机。

  此时,特务并没有放弃对何功伟等地下党人的追捕。1941年1月20日,何功伟因为叛徒的出卖,不幸被捕。

  关押何功伟的监狱在恩施方家坝。这是一个离恩施城西有二十多里的高山坪坝。1941年,400多名中共党员、爱国进步人士被关押在这里。这片幽静的山林成了“人间地狱”。

  驻守恩施的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兼湖北省主席陈诚得知何功伟被捕后指示:务必诱其转向。

  在国民党特务私设的法庭上,何功伟慷慨陈词,痛斥国民党违背国共两党合作宣言,非法逮捕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破坏团结抗战。

  “我救国无罪,你们这样做,只有汉奸、日寇才叫好。只要是一个中国人,就要以抗战大业为重,以中华民族为重,不能干这种破坏团结、破坏抗战的事!你们应该无条件释放我。”

  真理永远站在正义的一方。何功伟原本是阶下囚,此时却成了“审判官”。第六战区党政工作总队上校科长阎夏阳气得拍打桌子吼叫:“快拿烙铁来!”

  何功伟镇定自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何功伟没有丝毫畏惧,也绝不松口。

  面对诱惑

  不受高官厚禄打动

  他与劝说者在狱中激辩

  对于陈诚亲自指示要转向的这位中共党员,国民党特务意识到不能用对待一般人的审讯方法。于是,他们对何功伟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劝降攻势。

  何功伟被送进了一间阴森的牢房。没过多久,看守送来一封信。这是叛徒郑新民写的劝降信。在信中,郑新民提到了不少因为叛变当上“大官”的人,企图用高官厚禄让何功伟转向。

  何功伟不为所动,拒绝回信。

  紧接着,第六战区党政工作总队少校参谋阮某时特意来到狱中给何功伟送牙粉、牙刷。他是何功伟的中学同学,特务们希望他用昔日的友情来劝说何功伟。

  “我们两个是同学,却走了不同的道路。只要你现在肯回头,你就可以……”

  阮某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何功伟打断:“我奉劝你赶紧回头,不要再跟着祸国殃民的人。”

  几番劝降失败后,陈诚又相继派出一些“名士”做说客,企图从理论上折服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

  然而,陈诚没有想到,对何功伟的每一次劝说,都是一场狱中激辩。有一次,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主任委员来到狱中劝说何功伟,并一口气说了很多理论。

  何功伟淡淡一笑,讥讽道:“是谁不爱国?谁不要家?有人陈兵百万,不打日本鬼子,却去包围新四军,屠杀共产党,破坏团结,破坏抗战大业!”

  何功伟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高。阴森的牢房在何功伟的激辩声中仿佛也有了光明。

  面对感化

  狱中写下绝命信

  为“胜利之路”惜别父亲

  劝说、辩论一再惨败,陈诚仍不死心。他电令石首驻军,胁迫何功伟流落至石首的父亲何楚瑛速来恩施劝降,企图以骨肉亲情感化何功伟转向。

  何功伟是一个孝子。他7岁丧母,由父亲抚养长大,因此与父亲的感情特别深。

  听闻父亲要来狱中看望,何功伟写下了一封绝命信,希望父亲看到信之后不要前来。

  何功伟在信中写道:胜利之路,纵极曲折,但终必导入新民主主义新中国之乐园,此则为儿所深信不疑者也。将来国旗东指之日,大人正可以结束数年来之难民生涯,欣率诸弟妹,重返故乡,安居乐业以娱晚景,今日虽蒙失子之痛,苟瞻念光明前途,亦可破涕为笑也。

  何功伟的这封信最后落款是“不孝儿功伟狱中跪禀”。然而,这封信并没有送出去,而是到了陈诚手中。他看完信之后,写下:“此人伟大”。

  父子在狱中见面了。何楚瑛听信了特务的话,劝说何功伟转向。“当局已经答应了,只要你转向,消息登了报,就可以出狱,还会送你出国留学。”

  何功伟面对父亲,百感交集。他深知父亲救子心切,但也早已看透了敌人的诡计。

  为了劝说儿子,何楚瑛在恩施逗留了四十天。每隔两三天就去监狱探望一次。

  最后一次探监,何功伟心痛地对父亲说:“爸呀!您不要再上他们的当了!我为天地存正气,为个人全人格。头可断,血可流,但头绝不可以点!”

  面对死刑

  创作歌曲开“狱中音乐会”

  他宁死不跪

  1941年9月,何功伟与关押在方家坝的三四十名“政治犯”被转移到恩施城南十二里的谭家坝鱼泉坡监牢。

  何功伟被关押在四号牢房的地下室里,牢房左右是陡峭的山坡。在这里,何功伟很少有机会和同志们接触。于是,他想到了运用歌声传达自己的思想,鼓舞大家的斗志。

  每到夜晚,歌声就从地牢的窗口飘扬出来。“狱中音乐会”就这样开始了。

  在何功伟歌声的号召下,二号、三号、四号牢房的同志们都走向窗前,齐声唱起高尔基的《囚徒曲》。

  何功伟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青年。当时,他在狱中唱了很多歌。让大家最难忘的,还是他在狱中创作的《狱中歌声——忆许云》。这首歌是何功伟写给妻子许云的,用的是冼星海谱写的《夜半歌声》的曲调:“黑夜阻着黎明,只影吊着单形,镣铐锁着周身,怒火烧着内心……”

  1941年11月17日清晨,天阴沉沉的,何功伟从鱼泉坡被押解到方家坝五道涧后山。他知道,最后的考验已经到了。

  临刑时,特务仍然在劝说何功伟转向。只要他回头,就给他一条生路。何功伟冷冷一笑,走向刑场。

  特务要他跪下。何功伟怒斥:“共产党人是不会跪下的!”

  何功伟牺牲后,消息传到了重庆。周恩来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办事处的工作会议上,亲自向大家宣读了何功伟的绝命信,并将何功伟的事迹电告延安党中央。延安各界在八路军礼堂举行追悼会。《解放日报》发表社论《悼殉难者》。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刘波

  人物档案

  何功伟(1915-1941),男,汉族,湖北咸宁人。

  1936年8月,经胡乔木、唐守愚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8月,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指示,担任鄂西特委书记。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皖南事变”。1941年1月20日,何功伟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

  在狱中,他始终坚信党的事业,严守党的秘密,同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1941年11月17日,何功伟在恩施方家坝后山五道涧刑场慷慨就义。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看长江之变】感受"三峡橘乡"田园综合体的魅力  13日,“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长江之变”网络主题活动采访团来到忠县。…【详细】

原创

【看长江之变】重庆川仪:中国工业行业排头兵  12日,“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长江之变”网络主题活动采访团走进具有50多年仪器仪表设计、制造和服务经验的重庆川仪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对这家“中国工业行业排头兵企业”进行了探访。…【详细】

原创

创意无极限 2019智博杯工业设计大赛等你来挑战  近日,依托于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智博会”)的2019智博杯工业设计大赛在重庆正式启动。…【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