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水警工作揭秘!70年来 历经三拆三建

2019年07月22日08:21  来源:重庆晚报
 

        站在远处,江水很美很壮观,但真到了江心,特别是在黑夜,江水带给人们的是恐惧。

        重庆水警巡逻支队支队长何顺奎:希望大家多点这种恐惧感,不要跟江水比自信。

检查船舶

7米巡逻艇

指挥艇

民警帮助群众上下船

高速巡逻艇。水警总队供图

  1

  渝中区储奇门码头停了一些特别的船。

  一艘中型快艇,新崭崭的,白得发亮,船侧红色大字“公安001”非常显眼(这个数字足以说明它的“老大”位置)。“老大”长51.5米、宽9.1米,在江水冲击下微微有些摇晃。它搭载有先进的通讯指挥设备,登上二楼,是宽敞的会议室。它被誉为“水上流动应急指挥中枢”,是长江上游最先进的指挥船,要是看到它出动,很可能发生了不一般的事……

  “老大”身旁是“公安005”“公安006”,两艘一模一样的运兵船,挨在一起,像兄弟俩。何顺奎说,每艘一次可载200人(及装备),速度快。要是看到这“两兄弟”飞驰而过,估计哪里发生了什么,需要人手救援。

  紧挨“兄弟俩”的是个头稍小的两艘巡逻艇(“公安021”),“别看个头小,能耐可不小,”何顺奎介绍,跑得快,跑得远,一旦发现违法船只,它俩“追得上、靠得拢、上得去、控得住”。

  何顺奎指着几艘更小的船说:那是巡逻快艇,速度最快(每小时可以跑53公里),日常训练、水上救援、警情处置主要靠它们。何顺奎正说着,就有一艘启动了,迅速调转方向,轰——轰——轰——发动机声音很大,“轰”的一声飞走了。每天它们都会飞驰在主城两江水面上,来来回回巡逻。

  还有冲锋舟、橡皮艇,太常见了。

  这些船都靠着那艘四层楼高的大趸船——很少看到这么大的趸船,建筑面积一万平方米。趸船甲板刷成绿色,非常整洁,前面摆了几棵高大的迎客松。

  趸船是重庆水警巡逻支队的办公室,何顺奎是支队长。

  这些船大大小小34艘,水警的家当。“资产价值上亿元。我们的装备不仅是长江上游最好的,在整个长江流域都算好的。”何顺奎说。

  透过这些装备可以看到重庆水警的发展变迁。何顺奎和杨勇同样谈到这一点。

  杨勇,55岁,水警总队警保室主任(专门负责警务保障),1988年7月到水警工作。他记得水警那时刚从上清寺搬到解放西路,装备主要就一艘船“公安101”(1998年在执行任务中沉没)和一艘趸船,码头刚从牛角沱搬来储奇门。

  简直天壤之别呀。

  “1988年一艘艇,1990年两艘艇。”1990年添了“公安102”,杨勇记得,当时花了190万元,到2000年之前它一直是长江上最好的船。2013年后陆陆续续造了现在这些船。有了它们,就可以做很多事了。

  2

  重庆水警,70年来,历经三拆三建。

  据杨勇回忆:1949年12月6日,重庆市军管会军代表刘肖林接管国民党重庆市警察总局水上分局,1950年1月重庆市公安局水上分局宣告成立;1957年9月水上分局被撤销,各水上派出所、检查站也先后撤销或划归所在陆地分局,水上治安队并入市公安局三处管理。鉴于重庆市地跨长江、嘉陵江,水域辽阔,水上专业性强,1963年4月又恢复水上分局;1966年7月再一次撤销,在市局三处设水上治安科管理有关水上工作;1975年9月恢复水上分局。1998年,在原重庆市公安局水上分局的基础上加盖了重庆市公安局水上警察总队,意味水警的职责有变化,以前水上分局是个实战单位,与陆地分局采取“三有三无”的分管原则——无门牌、无固定建筑、无常年绿化地的归水警管,相反,“三有”的归陆地公安。

  水上、流动、分散、跨行政区域(一过长江就南岸,一过嘉陵江就江北),杨勇这样理解水警工作的独特。

  进入1990年,杨勇说,他们破了很多偷盗、抢劫类案子。禁渔期还没有,江上很多渔民,以船为家。与杨勇至今有联系还有五六个,“后来,他们大都发了。”

  上世纪90年代,码头热闹非凡,从朝天门到菜园坝的水果市场、禽蛋市场一并划归水警管理,那是水警特别繁忙的一段岁月。忙忙碌碌几年后,迎来三峡巨变,水警的工作也跟着变化。

  随着三峡工程竣工,以及铁路、高速路的不断延伸,水上交通一下变了:货运越来越多,游客越来越多。“我们的工作重心也跟着变,从码头、陆地上转到船上,从查办案件转向维护社会稳定。”杨勇说。

  8年前,水警总队办理了一件非法捕鱼案。从此,重庆水警开始了一个新的重点工作:保护生态。

  3

  这是非常超前的。

  “当时,我们逮了非法捕鱼者,不少人还不理解,说我们管得太宽,别人弄点鱼虾,也要抓。”杨勇回忆起来颇为感慨。

  因为那是非常艰难的。第一年查获1起案件,打击9人;第二年查获4起,打击10人。水警总队法制支队熊弟健连连感叹:“我们经历了一个相当难的过程,边学边办,摸索前行,步履蹒跚,不断努力。”

  主要法律依据就是《刑法》第340条:“违反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杨勇介绍,更加严格的禁渔期制度从第5年开始。而这个时候,水警总队已开始了重拳打击,在全市水域开展打击非法捕捞水产品犯罪专项行动。

  何谓非法捕捞?重庆水警在法律事实的认定上不断深入——

  比如归纳出几种常见的禁用渔具:张网、拖网、空钩延绳钓、武斗竿、迷魂阵、抬网、扳罾、密眼网;

  又比如确认几种常见的禁用渔法:电鱼、毒鱼、炸鱼、光诱捕鱼、水獭捕鱼。长江流域多个省市相继来重庆水警学习经验。

  “非法捕捞发生在深夜,逮这些人,我们要通宵守。两艘船一前一后,前面的电鱼,后面的收鱼。”杨勇说,李子坝一带、大竹林一带、黄沙溪、珊瑚坝、北碚,这些地方有鱼。

  重庆水警在保护长江流域生态方面,还有一个大行动:打击非法排放,包括船只和岸边企业,严查。

  杨勇介绍,目前重庆已出台了更为严格的“主城港区内零排放”规定——生活、生产用水(哪怕洗澡水),一滴也不能排进江里。“过去是达标排放,也就是说,只要达到标准,还是可以排的。”

  生活用水怎么处理?找几个箱子装起来,定期找人拉走。储奇门的那艘大趸船正在改造,要在底仓放四个大箱子,集装箱,不同的箱子装不同的水。

  4

  救援,水警另一重要工作。

  已入汛期,水警一年最忙的时候。

  一是涨水,江边的市场和设施容易被淹,要保证物品的安全;二是夏季溺水的多,要保证人员安全。人与物,江上要有可靠的安全网。

  有人跳江,有人溺水,黄金救援时间5分钟,要是所有落水的都得通过储奇门码头发出的船去施救,根本来不及。于是,水警在磁器口、北碚、牛角沱、唐家沱、朝天门、鱼洞、九渡口布置了小型巡逻艇,它们可以快速赶到附近水域救人。

  据统计,重庆水警成功救助率达70%。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数据。

  每年汛期前,水警惯例性地进码头、进学校、进企业、进船只宣传安全,在岸边立警示牌。同时,水警也借助水上治保会、志愿者、水上消防队等多种力量,搭建全方位的安全网。

  站在远处,江水很美很壮观,但真到了江心,特别是在黑夜,江水带给人们的是恐惧。何顺奎希望大家多点这种恐惧感,真的不要大意,不要那么自信。

  “不要跟江水比自信。”

  俗话说“善泳者溺”。何顺奎他们每年要从江水中救起百多人,他说,很多就是因为太自信而溺水。说来他们都很幸运,可以从滚滚江水中再把命捡回来。

  长期在水上工作,值班或遇险情也得睡在船上,有些额外的麻烦,比如失聪,因为船的发动机的声音巨响。“在家,老婆总吵我把电视声音开得太大。”何顺奎笑着说,另外就是关节炎,天气一变,手脚隐隐痛。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刘涛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一个裁缝与红军的故事  走进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雅江镇江西村,沿着干净整洁的台阶而上,不一会儿,一个高约1.5米、深约7、8米的天然崖洞映入眼帘。…【详细】

原创

重庆集中实施近400个电能替代项目  人民网重庆7月19日电 (彭国威) “今年用电烤机烤了1000多斤花椒,不但费用低、没污染,质量还好,利润增加了不少。”7月18日,在重庆市江津区李市镇牌坊村花椒集中烘烤点,椒农黄娅高兴地说。 近年来,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在全市开…【详细】

原创

重庆上半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334亿元  7月18日下午,重庆市政府新闻办举行“2019年上半年重庆市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