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飞机医生”看他们如何保障飞机安全飞行

【查看原图】
重庆航空飞机维修工程部主任、高级工程师郭丙友在停机坪抽检航前检查。邹乐 摄
重庆航空飞机维修工程部主任、高级工程师郭丙友在停机坪抽检航前检查。邹乐 摄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2019年09月13日11:10

  人民网重庆9月13日电(冯文彦、刘敏)中秋国庆假期,不少重庆市民制定了出行计划,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与家人团聚或好好旅游轻松一下。坐飞机,旅客最希望航班安全正点到达目的地,近日,记者走进重庆航空公司“飞机医生”--机务安全员,看他们如何保障航班安全准点飞行。

  全方位“体检” 不让飞机“带病”上

  作为飞机的“医生”,有人说机务维修更像是“飞行的骨骼和肌肉”,必须确保飞机各部件保持健康、可操控,飞机方能翱翔蓝天。飞机和人一样,由许多系统组成,这些系统就像人类身体中的心、肝、脾、肾、肺、血管等一样,当飞机某个系统出现问题时,也会感到“不舒服”出状况。中秋国庆假期,飞机的利用率提升,为了保证它的“健康”,机务“医生”要为飞机做更全面的体检。

  今年59岁的郭丙友,是重庆航空公司飞机维修工程部主任、高级工程师。从年轻时为飞机“看病”做修理,到如今重航机队安全的把关者,郭丙友40多年的工作经历,成为了我国民航发展的一个小缩影。

  1978年郭丙友入伍,开始学习并从事飞机维修工作。40余年时间里,他维护的机型从运-5、安-24,到麦道MD-82,再到空客A300、A320系列,工作的场所从简陋的机坪到现代化的机场,凭着“确保飞机一万个安全”的态度,40多年里从未出现过一起安全差错,成为飞行安全背后的“守护者”。

  在公司,同事们都喜欢尊称郭丙为“郭老”,这个老与年龄无关,与他资深的维修经历有关。1978年,郭丙友参军入伍,在朝阳二十二飞行大队机务中队学习并从事飞机维修工作。1981年,他从部队退伍后,留在朝阳二十二飞行大队。这个大队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中国北方航空公司前身。

  “当时公司飞机还停留在运-5、麦道MD-82、安-24等苏制飞机时代。 这些老款飞机没有维修手册,修飞机全凭经验和技术。不像现在民航飞机,飞行员从仪表盘上的故障显示便能一目了然地读出来。”郭丙友回忆,有次一架运-5飞机需要维修,大家打开飞机发动机一看,一颗没有拧紧的销子飞了出来掉在发动机旁,甚至打坏了几片发动机叶片,看着里面的场景,大家捏了一把汗,“天,这要是在天上,后果不堪设想。”

  从那以后,郭丙友深知,自己的这份工作,必须保持零失误目标--这也成为他对自己和自己徒弟的基本要求。不许飞机“带病”上天,是郭丙友及同事工作的原则和底线。

  “我们检查,谁催也没用,安全说了算。”郭丙友把他们飞机维修员比喻成为飞机“看病”的医生,每次对飞机放行前,都必须严格仔细地围着飞机“望闻问切”,开展全方位“诊断”,小到飞机上的一颗小螺丝,大到发动机故障……在确认飞机完全“健康”后,才会签字准许挥手放行。

  40岁背上万个英文单词 做各种飞机的安全守护者

  随着中国民航发展,民航飞机维修也从当年的苏制飞机变为波音、空客等飞机,飞机维修单也从以前的俄文维修手册变成了国际通用的英文维修手册。

  为全面掌握英文维修手册,40来岁的郭丙友开始学英文,成千上万的专业英语单词,对于人到中年的老郭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想到安全这条线,觉得这块‘硬骨头’我必须啃下来。”下定决心后,郭丙友把记住维修手册里面每个单词、每句维修指南当成他需要攻克的目标。从那以后,他随身携带一个小笔记本,看到不认识的单词,就随手记录下新的知识点,认真得就像一名小学生。

  半年后,郭丙友攻破语言难关,生生啃下了飞机改装这块“硬骨头”。

  对机务安全员而言,干了飞机维修这一行,就需要不断学习和熟练维修技术。郭丙友说要维修不同类型的飞机,机务安全员必须考相应的执照,获得相应的机型的维修资格。要想获得执照要经过笔试、口试和实操考试,经过这三关后可获得基础执照,具备放行能力。但是要想修飞机,还需要通过学习,拿不同机型的维修执照,才能维修相关机型的飞机。

  重庆航空飞机维修工程部总经理张丰介绍,重庆航空机务系统从机务队伍成立至今已有12年,郭丙友和同事们默默奉献在飞机维护检修第一线,技术上不断磨练,为飞机“保驾护航”、正点起飞。

分享到:
(责编:黄凌、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