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沙湾往事》是这样炼成的

2020年07月27日08:27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花木兰》《沙湾往事》是这样炼成的

  《花木兰》剧照

  韩真

  周莉亚

  近几年,“80后”舞剧导演韩真、周莉亚声誉鹊起,她们以联合总导演的身份创排了多部舞剧,两度摘得“文华大奖”。如今,两人的作品《花木兰》将于广州艺术季2020期间上演,《沙湾往事》《永不消逝的电波》也将于下半年登陆广州大剧院。

  7月24日晚,这对“舞坛双子星”做客广州大剧院“名家讲坛”,与观众分享创作感受,“同一部戏,在观众席看和在侧台看,感觉完全不一样。”两位编导感叹道。但是,她们对自己的工作,依然爱得深沉。

  《花木兰》打头阵

  三部作品将陆续登场

  大型原创民族舞剧《花木兰》,是由中央歌剧院联袂宁波歌舞剧院打造的一代巾帼英雄史诗。作为广州艺术季2020的参演剧目,该剧将于8月12日、13日晚在广州大剧院上演。

  《花木兰》吸收了中国传统舞蹈刚柔并重的特色,以现代编曲手法重新整理中国传统民间曲调,再现这一传诵千年的传奇故事,以“孝”“忠”“勇”“节”“爱”为主线进行串联,讲述了北魏时期一位美丽少女走向巾帼英雄的旅程,打造出一条“自我发现”与“自我认同”的故事线。舞台融入现代舞台科技元素,重塑一代巾帼英雄史诗。

  《花木兰》主创班底均由我国一流艺术家担纲。总编导由周莉亚和韩真担任,编剧由诗人、词作家朱海担任,国家一级作曲杜鸣担任谱曲。主演阵容同样强大,饰演花木兰的是现任中国歌剧舞剧院演员、“荷花奖”金奖获得者郝若琦。

  除《花木兰》之外,周莉亚和韩真任总导演的另外两部舞剧也将于今年下半年登陆广州大剧院,分别是10月31日、11月1日上演的《沙湾往事》和12月4日~6日上演的《永不消逝的电波》。

  《沙湾往事》的生活质感怎么炼成?

  广东音乐、绘画、民俗上台,煲出“广东味道”

  韩真、周莉亚是北京舞蹈学院的同学。韩真低调不太爱讲话,周莉亚则很外向。但他们是默契合作的亲密搭档,《沙湾往事》是两个人担任总编导的第一部作品。

  2014年,创排《沙湾往事》时,两人看重真实的生活质感。由于这部舞剧主打广东地域文化,所以用了广东音乐、砖雕石雕、广东的绘画、广东的民俗……最终将“广东味道”综合地呈现在舞台上。这部舞剧不仅荣获了第十五届“文华大奖”,还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从此两位编导声名鹊起。

  “做《沙湾往事》要做的准备很多。”周莉亚说,“专门向音乐人学习,到广东民族乐团求教,主演黎星还学了高胡。英歌舞、打鼓我们都要学。创造也是学习的过程。”韩真也因为这部剧了解了广东音乐五架头,“我对高胡的印象尤其深刻,它的音色让人产生强烈的共鸣”。

  说到岭南文化,周莉亚的感觉是“温润”,“这里的人文、气候、民俗,都给我这种感觉。” 韩真则表示,“不争不抢,不紧不慢。这里的人低调务实,该做的事情一定都会做好。”

  谍战片排成舞剧,怎么讲故事?

  运用肢体语言,放大动作细节

  两人担任总导演的《永不消逝的电波》同时获得了“文化大奖”和“五个一工程”奖。

  这部谍战类型的舞剧,怎么排?创作之初,不少人都提出了这个疑问。对此,韩真表示:“最大的挑战就是最大的机会,地下工作者需要伪装,接头的时候,很多场合都不适合开口说话,需要运用肢体语言。于是,我们在剧中将各种细节放大,让每个动作都具有多重意义。”

  周莉亚表示:“创作需要冲动,兴奋就是创作的动机。我们用多线条空间叙事的方式去做《永不消逝的电波》,结合自己平时的积累,发现并没有那么难,排起来很顺畅。一扇门打开之后,就有无穷无尽的可能。”

  不少观众对《沙湾往事》中《雨打芭蕉》舞段和《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渔光曲》舞段印象深刻。“舞剧中既有叙事性舞段,也有展示性舞段,《雨打芭蕉》和《渔光曲》舞段即是后者,编导在铺排时会有各种考虑。” 周莉亚解释道。

  “花木兰”身高176cm,男女双人舞怎么编?

  大转台来解决,避免大托举

  《沙湾往事》后,韩真和周莉亚又共同担任了舞剧《杜甫》《花木兰》《永不消逝的电波》的总导演。在《花木兰》中,两位编导运用了“圆”的概念。“这是中国人的一种美好愿望,和战争形成对立。”在两位编导看来,花木兰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更像当下的女性。

  女主角郝若琦身高偏高,有176cm, “在舞蹈设计上尽量避开木兰和卫将军的双人舞,只编排了两段。第一段是将军和木兰夜间相遇,视觉上是两个男人在对打,而不是一男一女的双人舞;第二段是将军捡到铜镜、意识到木兰可能是女郎之后的一段双人舞,用大转台来解决,避免大托举。这也是木兰在剧中为数不多的一次女装。”周莉亚透露:“转台的速度根据剧情要求,节奏快慢不一,演员在转台上跳舞非常不容易。”(记者 张素芹)

(责编:陈易、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