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1327米大山上 扶贫书记的值守不设归期

2020年02月07日09:07  来源:重庆日报
 

  海拔1327米大山上,在疫情监测点坚守十三个日夜后,石柱县金铃乡应急办主任覃湖川说——

  “我的值守不设归期”

  “疫情防控形势越来越严峻,我停不下来。”2月6日,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金铃乡应急办主任、石笋村驻村扶贫第一书记覃湖川睁着血红的眼睛说。

  “全村有238户736人,过年返村的外出打工者近400人,其中四分之一的人在湖北省打工,还有2人自武汉返回……”覃湖川在报这些数据时,原本疲惫嘶哑的嗓音陡然又高了起来。

  1月24日晚,除夕夜。覃湖川下班后准备到垫江县接妻儿回石柱老家吃团年饭。手机里弹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的新闻后,覃湖川犹豫片刻,终究调转车头,赶往距石柱县城59公里的金铃乡政府所在地金铃坝。

  “我们乡与湖北省直接接壤,我不放心。”覃湖川说,当时他第一时间没来由地就想起了哨棚梁。

  哨棚梁位于金铃乡石笋村,海拔1327米,是湖北省利川市文斗乡与重庆市石柱县金铃乡的交界处,属于两地交通要冲。

  是夜,金铃乡党委政府召开紧急工作会,商量疫情防控监测点布置。石笋村哨棚梁毫无悬念地被定为最重要的疫情防控监测点之一。

  可是,哨棚梁由于海拔高,这个季节里,山上冰雪、雨、雾等冰冻天气每天连番上演,这种根本没法预测坚持多少天的日夜值守异常艰难。

  “我是石笋村第一书记,还是我去那里最合适!”覃湖川站了起来。

  就这样,覃湖川带着一名公安干警、一名医务人员,三人就爬上了哨棚梁。

  一顶简易帐篷里,一块红木板加水泥砖凑成了一张“床”,三床被褥成为了三人夜里唯一的御寒物。

  大年初一,雨雪交加,哈气成冰,覃湖川三人开始了人车劝返、体温检测、宣传引导、台账登记,手、脸都已通红麻木,却也只能搓一搓继续。

  值守卡口的同时,覃湖川还得同步进行疫情排查和宣传。因为地理关系,石笋村的村民大部分在湖北荆州、浙江温州一带打工,主要从事煤矿采掘、建筑施工、工厂加工等行业,过年前他们是急于回家团聚,过年后他们就急于离家复工。

  “这回过年真的成了‘过关’。”为了做好这部分重点人群的隔离观察,覃湖川苦笑是“既费脑,又费鞋,还费电”。费脑是需要多角度安慰,费鞋是需要上门做工作,费电是手机一直不停总是缺电。

  2月4日,三人在孤独地坚持了整整11天后,公安干警和医疗人员进行轮班调整。但覃湖川想了想,却决定留下来。

  “不是我多高尚。只是三个人都走了,全部换新人,很多情况就得重新熟悉。”覃湖川此刻又不提石笋村第一书记的身份了,只是笑了笑:“我还是金铃乡应急办主任嘛,这是我的本职活路。”

  默默坚守的每一个深夜,覃湖川睡前都会摸出手机,盯着手机屏保发愣——那是6岁女儿的照片。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祎祎,爸爸很快就回来了,下次多陪陪你!”

  因山上信号不好,视频通话中,覃湖川说出这句话瞬间,眼圈就红了。结束通话后他说:“我知道我这是骗孩子,是不对的……可国家、群众有难,我作为党员,能付出一点算一点吧。”

  覃湖川的父亲和岳父均已去世,他还有一个在读大学的妹妹,现在夫妻两边家中加起来只有五个女人。

  “都守了13天了,值得吗?”重庆日报记者问。

  “正月初一,我们劝返车辆14辆、行人60余人;到今天,我们劝返车辆3辆、行人11人,有时候还出现人车数均为0。你觉得值不值?”覃湖川自问自答:“反正我觉得值!”

  “那你打算还坚持几天?”重庆日报记者问。

  “我的值守不设归期,疫情结束,这个监测点撤了,我自然就回家了。”覃湖川沉默了一会,旋即又语气坚定地补了一句:“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的!” 本报记者 陈波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自制隔离衣口袋,我们是金银潭第一时尚天团!  隔离衣没有口袋,护士们工作起来很不方便,美小护陈谦益,笔名“肺愈清”就自己动手做,各种国际大牌在她的笔下应运而生,受到科室姐妹们的一致追捧。…【详细】

原创

武汉“方舱医院”,我们来了!  我认为能和这样的人站在同一战线,是我的荣誉,我现在做的事情正如初入校园时宣读的希克波拉底誓言一样:“救死扶伤,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详细】

原创

临床用血紧张 重庆市血液中心首推预约上门服务  记者从重庆市血液中心获悉,疫情期间,考虑到市民出门不便,市血液中心推出了电话精准预约和微信线上预约等两种预约献血模式,并提供上门服务。…【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