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主以为他是司机,司机以为他是货主,平台商家蒙在鼓里 通过两款APP行骗,牟利3万余元,重庆福建警方已介入调查

一人分饰多角骗骗骗 这个老A是何许人也?

2020年04月26日07:28  来源:重庆晨报网
 

运送的工程器械。 (受访者供图)

  货主宁先生给付了3万多元运费,货卸了一半停摆了;货车司机马师傅和同伴驾驶三辆车忙活了三四天,却收不到款;中间方也说自己很冤……

  原本众人眼里“靠谱”的一桩货运交易,都已经货到付款了,却在此时出现了幺蛾子。“原来这人是个骗子!”大家这才发现都被同一个人骗了,于是选择报警。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经过多方采访、调查发现,众人口中的这个骗子分饰多角,在几天时间里,骗过了真正的货主、货车司机,以非法的方式获取了3万余元。

  目前,重庆万州、福建泉州两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1

  货主APP上发寻车信息

  “这人的报价车辆数量挺有优势”

  宁先生是做工程的,最近,他在万州的工地要开工,但是一些工程机械还在福建龙岩。于是,他就在一款名为“运满满(货主版)”的APP上发布了信息,希望联系货车帮忙转运工程器械。

  “我们做大型工程的,一般一趟活得花费很长时间,好几年才转运一次。”宁先生说,因为转运业务少,他在这块没多少资源,加上工地是在福建龙岩的一个小县城,需要的又是5辆17.5米长的大型拖挂车,一时根本无法找齐这么多符合要求的货车,他才想到通过互联网平台找货车司机。

  宁先生是4月19日在“运满满(货主版)”APP上发布寻车信息,并留了联系电话。几个小时内,就有几个人跟他联系,其中有一个人报的价位和车辆数量都比较有优势。

  “因为我们需要5台车来拉货,我想一个一个走太零散了,最好是一个车队,而且价位要合适。”宁先生说,一个使用福建泉州电话号码的男子(也就是众人口中的骗子,以下称老A)跟自己取得联系。老A自称有3台车,意向很强,当晚就可以发车。宁先生觉得还不错,就让老A抓紧去龙岩的工地现场。

  4月19日,果然有3辆17.5米长的大型拖挂车赶到工地。“当晚雨势太大,大家协商装了一些小件。雨停后又装载了大型器械,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前往重庆万州。”

  一路上,宁先生也在跟老A联系,“他会及时跟我说到哪里了、什么时候到,感觉还是比较靠谱的。”按照老A的预计,货车将于4月23日一大早抵达重庆万州的目的地。

  2

  货车司机卸一半货罢工

  “老A说转了账,但我们没收到钱”

  4月23日8点过,宁先生在工地上看到了3台货车及随车的工程器械。司机师傅提出货到付款,宁先生也没多想就答复,“我们的财务9点钟就来上班了,到时可以立刻转钱。”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宁先生感到有些憋屈,他告诉记者,“当着货车司机的面,我问他们钱转给谁,他们说就转给使用泉州号码的那个人(老A)。”

  随后,当着货车司机们的面,财务人员通过微信把款项转到了老A提供的账号。在宁先生提供的转账凭证上,收款方是雷某的银行卡,转账金额为3.15万元(3台车的约定运费,每台1.05万元)。

  付款后就开始卸货。可是,第一辆车的货物刚卸载了一半,现场的货车司机不干了。司机们称没有收到钱。

  他们拨打老A的电话,对方一直说“已经转过来了”,但实际并未到账。

  见状,宁先生再打电话给老A,对方也是说“已经转了”。宁先生和司机分别拨打了几次后,老A的泉州电话号码直接联系不上了。

  事后,宁先生谈到了此前的蹊跷细节。“此前老A跟我联系,我还以为他是现场三位货车司机中的一位,直到见面以后,我才知道他没有跟车。”

  此外,宁先生在付款时顺便问了货车司机“多少钱”,对方也有些遮遮掩掩。联系不上老A后才发现,双方认定的运费金额也不同:宁先生认的是1.05万/车,司机认的1.5万/车,差了一截,双方都称是跟老A谈好了的。

  事情发展到这里,司机不干了,因没收到一分钱,不同意卸货。随后,宁先生和三位司机师傅一起,向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局五桥派出所报了警。

  3

  老A一路打电话发微信

  要司机别跟货主谈价格佯装吃差价

  4月24日,货车司机马师傅和他的两位同乡还滞留在重庆万州。说起此前的经历,他们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辛辛苦苦跑了好几天,临了拿不到工钱,咋整?”

  马师傅说,自己是通过另外一个平台联系上老A。这个平台也是一款APP,叫“货车帮”。他通过该平台的一家企业引荐,老A与之电话联系,加了微信,还时不时发点货运装车的现场小视频过来。

  “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们还通过平台缴纳了600元的定金。”马师傅说,4月19日他跟老A联系上时,听说客户需求5台车,于是就准备带着两位老乡一起做业务。老A欣然答应,要求每人缴纳600元定金,他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才商定“定金”总额为600元。

  4月19日,马师傅和同乡身在泉州,接到了这单业务的电话,初步商定的价格为13800元。当晚,到龙岩的工地后,货车师傅觉得货物太高,提出加钱,遂“商定”运费为1.5万元。

  运输路上,老A会打电话、发微信,让马师傅等人到货后,不要跟工地的“对接人”(实际上是真正的货主宁先生)谈具体的价格,“有点从中间赚取点差价,以后再有业务合作的意思。”

  货到后,马师傅也以为万事大吉,张罗着卸货收钱,可是迟迟不见钱款到账。“23日那天早上,我连续给他(老A)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说自己老婆已经把钱打过来了。”

  没收到钱,马师傅和同乡拒绝卸货。报了警后,他们梳理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现这个老A是通过“货车帮”一家货运企业联系上自己的。

  在马师傅的眼中,老A就是货主。到目的地重庆万州见到宁先生以后,他虽有些纳闷,但还是以为老A是和宁先生一个公司的,保持着信任。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将这种信任击得粉碎。

  “我们的车子都上着款(欠着按揭款)呢,我的一个月一万四,他们俩一万六、一万八。”马师傅说,现在生意不好做,他们都指着这笔货款去补贴生活,收不到款,他们真的没有法子了。

  4

  平台商家称跟着受牵连

  “我只收了定金,也不认识老A”

  4月24日,记者根据马师傅提供的“货车帮”APP上的联系方式,与介绍他们与老A认识的饶经理取得联系。

  “那人(老A)就是个骗子,害得我也跟着受牵连,天天睡不着觉。”饶经理说,他确实通过平台收取了马师傅等人600元钱,也愿意配合警察将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

  饶经理称,自己并不认识老A,只收取了对方600元的“定金”。他发来的收款截图显示,付款的是一个叫“某某华”的人,通过微信转账,现在已经联系不上对方。

  24日下午,记者通过“货车帮”APP的95006热线联系上了投诉受理人员,该人员称,“如果马师傅通过平台下了定金,平台在接到投诉后,会协助进行调查。”

  目前,马师傅等人已通过平台进行了投诉,并向事发地福建泉州警方报了警。

  记者根据三方提供的联系电话,多次致电老A,但其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张旭

  特别提醒

  涉钱款交易

  要多留个心眼

  “这样的事情,确实少见。”一位货运行业资深人士表示,货行天下、诚信为先,这个老A饰演了多个角色,其行为让人有些难以理解。昧着良心,贪下了货车师傅们的血汗钱,相信接下来,在两地警方的配合下,定会揪出幕后的老A或老A们,还货运市场一个安宁,也给货主和司机一个交代。

  “我们也想给广大参与者提个醒,涉及到钱款交易,一定要多留个心眼。”该人士呼吁,各大平台要加强监管,各参与者要严格遵守约定,以防给别有用心的人有机可乘。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成渝首次携手举办重大人才活动  4月25日,由四川省人才办和重庆市委人才办指导,成都市人才办主办的2020“蓉漂人才日”活动在成都举行。…【详细】

原创

重庆:提前完成固定污染源排污许可阶段性任务  重庆市提前一周完成了排污许可“2020年前应发证或登记”企业发证和登记双“清零”的第一阶段任务。…【详细】

原创

腾讯再与重庆签约 全面定点帮扶彭水  在将西南总部落户重庆后,腾讯与重庆再次签约,重点助力彭水脱贫攻坚。…【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