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县安坪镇小车间里的大民生——

500多村民成了扶贫车间上班族

2020年06月12日07:38  来源:重庆日报网
 

奉节县安坪镇弘源鞋业有限公司,村民们正在扶贫车间里工作。(摄于4月25日) 记者 郑宇 摄/视觉重庆

  “六稳”“六保”之中,就业居首。

  农村剩余劳动力和贫困人口一直是就业的短板。而在奉节县安坪镇,通过先后办起的19个扶贫车间,当地有500多名农村人口实现了上岗就业,其中贫困人口占1/3。

  村民在家门口找到工作

  今年76岁的村民郭定学没想到,自己和老伴在上个月都实现了就业。

  郭定学家住奉节县安坪镇下坝社区,双腿二级残疾,只能拄拐行走,自理都很困难,72岁的老伴李其春也上了年纪,没法依靠种地挣钱。

  “只能靠低保和残疾补贴过日子,一个月500元都不到。”对于生活,郭定学一度缺乏信心。

  直到今年4月,他的生活有了转机。

  “镇上新建了一个礼品加工厂,优先招住在附近的人。你虽然腿脚不便,但是手还能干些活,去那试试吧。”社区干部找到他,告诉他这个消息。

  郭定学有些心动,但还是担心:“我又不会做这些手工,厂里会要我吗?”

  “怎么不要?你去了他们还要提前培训呢,而且是计件工资,做多少得多少,多一个人做,老板高兴都来不及呢!”

  就这样,经过简短的培训后,郭定学和李其春双双上岗。“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难,很快就适应了。由于腿脚不便,老板还允许我们把活带回家里做,时间上更自由。”郭定学欣喜地告诉记者,5月两人合计拿到了1793元的工资。

  在安坪镇,像郭定学这样就近就业的困难群众不在少数。

  回想起这3个月的变化,47岁的贫困户张玉感慨良多。张玉上有90岁的母亲,下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子女,一家人的开销不小,都依靠在福建干建筑工的老公挣钱。张玉一直想外出找个工作贴补家用,但现实却让她没法出远门。

  今年3月,镇上开起了一家弘源鞋业公司,需要大量工人,张玉经过简短的培训后上了岗。“做的是贴边条的工作,每双鞋3角钱,一天下来可以贴300多双,挣100多块钱。”张玉感慨,“以前在家里一分钱都挣不到,现在一个月有3000多元工资,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19个扶贫车间先后办了起来

  郭、张二人务工的厂,事实上是新发展起来的就业扶贫车间。2018年以来,安坪镇陆续发展起19个扶贫车间,成了解决就业的一个重要依托。

  “其实,也是众多因素综合作用下,才让我们摸索出了这样一条路子。”安坪镇党委书记杨和森坦言。

  2016年,安坪镇的藕塘滑坡区整体避险搬迁工作完成,1005户4193名群众全部搬离滑坡区,其中1/3搬到了场镇上。在搬迁安置点,他们没有田土,就业成了突出问题,镇里也为这事伤透了脑筋。

  但镇里后来发现,受沿海用工成本、土地成本等因素影响,一些外出创业的人在场镇上自发办起了工厂,需要大量劳动力。

  一方面是群众就业的需求,另一方面是企业用工的需求,正好契合,镇里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让两者更好地结合起来。

  杨和森回忆,第一个回乡办厂的村民名叫刘桂全,他在沿海做了多年的雨伞骨架生产,2018年返乡后就在路边租了个小门面,办起了桂全金属制品加工厂。后来,陆续还有7个村民返乡办厂,“但因为不规范,大多是小作坊,他们无法扩大规模,我们也无法多解决一些就业。”杨和森说。

  镇党委班子经过合计,决定出资建设厂房,再返租给这些返乡创业者。消息一出,皆大欢喜。

  去年底,安坪镇花800万元建成的7700平方米厂房正式投用,上述企业全都搬了进去,并且随着企业家“朋友圈”的口口相传,一家又一家企业接踵而至。截至目前,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场镇,竟然有19个扶贫车间,务工人数达到500多人,每天上下班时热闹异常。

  还需应对两个短板问题

  扶贫车间让不少老百姓实现了进厂务工,收入有了稳定保证,那老板们又得到了哪些好处呢?

  “主要是成本得到了有效控制。”刘桂全称,“广东的人力成本高,一般月薪都在5000-10000元,而在安坪镇,工人的工资是2500-5000元,两者相差一倍左右。”他告诉记者,同时广东那边厂房的租金还需要10元/月/平方米,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除了成本外,家乡的好政策也吸引着“刘桂全们”。“厂房,第一年免10个月租金、第二年免8个月,第三年免6个月,到第四年才需要付全额租金,而且全额也只有3元/平方米/月。”弘源鞋业负责人涂佐军掰着指头给记者算账,另一方面,企业只要吸纳一名贫困群众稳定就业3个月,就能从县人社部门领到500元/人/月的补助,因此在当地贫困户的就业是优先——弘源鞋业就有20多名贫困户稳定就业,每月的补贴上万元;此外,企业如果成功创建为县级扶贫示范车间,还能获得一笔3万元的补助。

  “同样都是做两头在外的来料加工,我为什么不把厂房搬到家乡来呢?就是多一点物流费而已嘛。”基于这样的念头,这些外出创业小有所成的村民纷纷选择了回乡发展。

  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样的代加工模式目前也有短板。其中之一就是,由于缺少上下游配套,几乎所有零件都需要去广东买,机器设备的维护、维修着实有些不方便。目前,由于成本下降,返乡创业者们还是克服了困难,乐于两头跑。

  另一个短板就是,劳动力素质与沿海地区仍有差距,因此在各类工厂开办初期,产品的瑕疵率都有些高。

  对此,刚尝到甜头的安坪镇迅速做出反应:“我们将加强贫困劳动力的培训,提高劳动力素质,同时在年内开建1500平方米的新厂房,尽可能引进更多的关联企业,希望能有效解决这两个问题。”杨和森最后表示。

   本报首席记者 颜安 实习生 苏畅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云培训”助力“乡村网红”卖山货  6月11日,一场特别的培训课题在重庆市巫山县双龙镇进行。…【详细】

原创

6月10日0—24时 重庆市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  人民网重庆6月11日电(陈琦)今日,记者从重庆市卫生健康委获悉,2020年6月10日0—24时,重庆市本地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无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为湖北省输入)。 一、本地疫情 …【详细】

原创

渝湘高铁重庆段全面开建 预计2025年6月开运  渝湘高铁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八纵八横”高铁网中厦渝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