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快点走,房屋要塌了,十分危险!”

磁器口古镇818户1670人全部安全撤离

2020年08月20日05:43  来源:重庆晨报网
 

洪水围困中的磁器口古镇

  昨日的磁器口古镇,各色制服“筑起”里三层外三层的“警戒线”,共同保护磁器口古镇居民和商家的安全。

  昨日,磁器口汛情再次更新,原本预计下午两点过境的洪峰,要推迟到今日5时,水位修正为193.5m,超警戒水位12.5m,超保证水位9.5m。

  上午11时,重庆市防汛实时水情显示:此时嘉陵江磁器口报汛水位191.26米,超警戒水位10.26米,超保证水位7.26米,水位呈上涨趋势。

  而此时,磁器口古镇管委会、磁器口街道已出动工作人员430余人,累计转移出了818户1670人(商家280户783人,居民538户887人)。

  深夜上“前线” 讲解员边劝导边帮居民商家撤离

  磁器口古镇的撤离工作,从8月18日就开始了,在昨日凌晨到达了高峰,此时,不仅磁器口古镇管委会、磁器口街道的400余名工作人员全部出动,甚至连游客中心的讲解员们,都戴上了工作牌,开始帮忙撤离居民和商户。

  今年32岁的石婷莉就是其中的一位。

  从8月18日开始,石婷莉的工作地点,就从管委会办公室和游客中心这两个点上,转移到了整个磁器口古镇之内。

  “我主要负责通知、劝离古镇内的居民们。”

  这件看起来很简单的事,在古镇内却绝非易事。

  “对于古镇的居民们来说,每年江水上涨已经习以为常,听说洪水要来,大家根本不会放在心上,都信心满满地觉得洪水不会淹到自家门口。”石婷莉说,特别是老人家,一听说要离家躲避洪水,不少人不理睬。

  这样的“习以为常”,大大增加了工作人员们的工作量。

  “我们必须守在上涨的江水面前,随时根据水情通知居民们撤离,因为只有看到江水离自己近了,居民们才会收拾行李离开。”

  除了劝离,驻守点位的工作人员们还要争取帮助居民抢出更多的家具和财产。

  下午6点,石婷莉的丈夫在下班后赶到了古镇内,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和妻子并肩“作战”。直到深夜10点,电话里传来了5岁儿子哭闹着要妈妈的声音,石婷莉的丈夫才匆忙驱车赶到江北父母家接回了儿子,来不及把孩子送回家,他直接带着儿子再次回到了古镇之内。

  在把儿子安置到了安全地点后,夫妻俩立马又投入了抗洪工作之中。

集中堆放,等待搬运的货物。

  与洪水“赛跑”

  四名志愿者徒手抢出400斤冰柜

  仅容两人并肩通过的陡巷里,却要撤出一个重近400斤的冰柜,而上涨的江水,仅仅距离他们1米远。

  和江水赛跑,是磁器口古镇里这两天随处可见的场景。

  所有电器必须撤离,面对命令,4名山城雪豹抢险救灾青年突击队的志愿者用他们的双手,依靠一步一挪的蹒跚脚步,硬生生地将这个冰柜搬到了第二层楼。

  面对酒吧门口离大家1米多远还在不停上涨的江水,即使在二楼也可能依然不安全。但看着这巨大冰柜,43岁的谭敏和同行的志愿者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

  “赶紧撤!”是他们当时唯一来得及喊出的话。

  酒吧的通道是一条仅容两人并肩而过的陡梯,巨大的冰柜就几乎占据了石梯左右两侧的全部空间。

  一声“撤!”说着容易,做起来却太难了。

  已经来不及寻找任何可借助的工具,能依靠的,只有双手。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搬过这么重的东西,那种感觉就像一块巨石压在手上,关键是,我的背部还使不上一点力。”

  谭敏说,因为撤离的石梯坡度超过了45度,因此站在另外一名站在前面的志愿者,只能把双手垂到小腿肚子附近,才能抬起冰柜。

  “和江水赛跑。”在谭敏过去的记忆里,是一句夸张的修辞手法,但在此刻,他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个“赛跑”的滋味。

  “我真的感觉我们跑不过了,冰柜又大又沉,我们只能一步一挪,就算是中间完全不休息,感觉都没有江水的‘脚步’快。”

  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和同事们沟通的谭敏,只能咬着牙努力加快着自己攀登的速度。

  当冰柜被重重地放在安全的高处时,江水的“脚步”已经抵达了酒吧的大门处。

  除了搬东西,谭敏和其他志愿者们还要协助社区,撤离江边居民。

  “江边有一些居民,多年来居住在江边,对洪水见怪不怪,因此撤离时比较拖沓,就想着等等,再等等,洪水说不定就退了。”谭敏表示,自己在搬运物品的间隙,也跟着社区工作人员,在做劝离工作,期间,便碰到一位老人,不愿离去。

  “我看洪水涨势比较快,就一直守着他,做说服工作。没想到说着说着,一回头,房屋楼梯就被淹没了。老人看见后,这才发现情况紧急,才跟随我一起蹚水走出来。”谭敏说。

  民警舍“小家”

  守护居民紧急撤离地陷危险地带

  昨日下午4点10分,磁器口水位到达192.1米,从自己位于嘉陵江边酒店下楼的崔太林,突然发现一楼的柱子出现了开裂。

  “不好,房子有可能会坍塌!”这个意识闪入崔太林脑海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不是往门外冲去,而是转身奔向了自己位于二楼的酒店。

  “酒店里还有十多位客人居住,我得赶紧让他们撤离。”

  就在崔太林紧急组织客人撤离的时候,沙坪坝区磁器口派出所民警也巡逻到了楼下。

  “我们在巡查到一家老鸭汤餐馆时,发现餐馆正中心的地面出现了塌陷,桌子椅子都开始倾斜,空调也已经倒在了店里。”

  见此情况,民警连忙叫出了还在店里休息的老板,并火速向楼上奔去。

  “快点!快点走,房屋要塌了,十分危险!”磁器口派出所民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楼上居民正在收拾东西。

  “不用收拾了,带上随身物品,立即撤离!”民警一边帮助居民撤离随身贵重物品东西,一边将居民带下楼。

  “我的猫,还有我的猫!”一名住户走到一半,突然发现自己养的猫不见踪影,转身就要冲回家寻找自己的猫。

  民警一边立马紧紧拉住了正准备往回跑的居民,一边分出人手冲回屋内寻找失踪的小猫。可是不论民警们如何呼唤,甚至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小猫都不见踪影。面对着不断上涨的江水和岌岌可危的房屋,民警只得无奈地离开。

  一栋楼撤离完毕后,民警立即赶到了隔壁古镇酒店。正撞上组织客人撤离的酒店老板崔太林,听说酒店里还有16名旅客居住,民警们立即兵分多路,冲到楼上,挨个房间敲门、叫喊,通知客人离开,直到确认每个房间都没有人,才转身下楼。

  据磁器口派出所所长肖志贤介绍,从8月18日开始,包括磁器口派出所、歌乐山派出所在内的数个派出所,共出动了300余警力在磁器口沿江点位值守。

  而此时的磁器口派出所已被洪水淹没,只能靠翻墙进出,派出所内的所有物品,都没有来得及撤离。

  警戒线6次后撤

  晚9时江水漫进古镇正街150米

  昨晚9点,上涨的江水漫进磁器口正街150余米,警戒线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记者截稿时为止,已后撤了6次。而下一次的后撤,也即将来临。

  和平日里古镇的灯火交映相比,昨日夜晚的磁器口一片漆黑。在此时的古镇里,虽然灯光已经熄灭,但忙碌的身影并没有减少。522名来自磁器口古镇管委会、古镇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依然坚守在临江的各个点位。

  而磁器口正街的商户们,还在为抵御即将到来的洪峰做着最后的准备。正街上的一只酸奶牛门店里,何月和她的两名女同事,正在紧锣密鼓地搬运着朋友专程送来的沙袋。十余个装满河沙的编织袋被三人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了小店的大门口。

  指着不远处漆黑的石板路,何月说,江水离他们只有5米远了,为了避免江水涌进店里带来污染,所以她们自己从下午就开始动手,为小店筑起了超过半米高的简易“防洪堤”。

  “等下我们就撤离了。”何月看了看手机,此时已过了晚上九点半,“我家住在一楼,刚刚家里打来电话,说也被水淹了,所以我得赶紧赶回家里去。”

  晚上9点40分,磁器口古镇大门牌坊已有近半米被淹没在洪水之中,而此时的江水依然还在上涨。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范圣卿 李晟

(责编:秦洁、张祎)

本网专稿

辛苦了!重庆援疆核酸检测医疗队凯旋  在第三个中国医师节之际,重庆市援疆检验医疗队圆满完成为期32天的援疆抗疫任务,乘飞机顺利返回重庆。…【详细】

原创

重庆两名市民被洪水围困 直升机紧急救援  重庆市航空应急救援总队收到求救警报后,迅速派出一架贝尔412和一架卡32直升机起飞前往救援。…【详细】

原创

迎战“五号洪峰”重庆武警官兵奋战抢险一线  18日14时,重庆市已升级发布洪水防御I级应急响应。武警重庆总队400余名官兵闻险而动,全力投入抢险救灾战斗。…【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