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重庆籍红军高级将领李棠萼鲜为人知的故事

2021年05月10日07:45  来源:重庆日报网
 

  一位百岁老人的珍藏

  ——揭秘重庆籍红军高级将领李棠萼鲜为人知的故事

4月27日,九龙坡区老年公寓,李肇庄老人在看二哥李棠萼的老照片。本组图片由记者 齐岚森 摄/视觉重庆

李肇庄老人珍藏的其二哥李棠萼的照片。

  4月27日午后,暮春的阳光里有着初夏的温热。

  九龙坡区老年公寓5楼,百岁老人李肇庄缓缓将被褥挪至一旁,小心翼翼地从一个文件袋里拿出珍藏多年的几样物品,平整地铺开在床板上——

  一封1953年1月7日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回信、一份1953年2月24日由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发的“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列字第10033号)、一份中央人民政府以毛泽东主席名义颁发的“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一张已经发黄的人物照片!

  “如果不是有这个照片,我都不知道二哥长什么样……”轻抚照片,泪湿眼眶。老人断断续续的讲述,揭秘了红军第一军团第二师参谋长、红军烈士李棠萼鲜为人知的故事。

  不辞而别

  家人后来与他失去联系

  1907年,李棠萼生于九龙坡区玉清寺一个叫“马厂”的地方。家有兄弟姐妹6人,李棠萼排行老二,取名李肇棣,字“庚棠”,后改字为“棠萼”。其父李克全经营皮毛生意,还有几十亩田产,家境殷实。

  良好的家境条件,让李棠萼进入当时名噪一方的广益中学求学,有机会接触到许多进步思想。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1924年的一天,李棠萼“失踪”了。

  原来,在广益中学的两年时间里,李棠萼深受党的早期革命家肖楚女、恽代英影响,成为一名进步青年,并时常往家里带进步书籍,还去参加学生游行。

  “当时那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哦!”从记事起,李肇庄就时常听家人说起二哥李棠萼的事情,“老汉担心他出事,不让他读书了,喊他回老家管那几十亩田。”

  几天后,满腔热血的李棠萼不辞而别。

  直到1926年,家人才收到李棠萼寄自广州的一封信,说自己已经到黄埔军校就读,成为第六期学员。

  后来,家里还陆续收到过李棠萼的一些来信。

  “听老汉说,他在信中仍然意气风发,思想激进。”当时,李肇庄年纪尚小,时至今日,更无从知晓这些书信的下落。

  1927年12月11日,中国共产党在广州领导广州起义,李棠萼也参加了起义军,后来跟着队伍上了井冈山。

  从此,家人便与李棠萼失去联系。

  牺牲18年后

  家人才得知消息

  那么,李肇庄至今珍藏的几样物品,又从何而来呢?

  “知道二哥上了井冈山,我们当时不敢说,更不敢去找。”李肇庄说,二哥20余年杳无音讯,许多人都以为他已经在战乱中死去。

  1952年,父亲临终前依然挂念着李棠萼,“肇棣生死未卜,我不甘心啊!”

  办完父亲丧事,排行老四的李肇材(字纵横)为了完成父亲的临终遗愿,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提笔给中共中央组织部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帮忙查找李棠萼的下落。

  1953年1月7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回信——李纵横先生:来信悉,据我处烈士英名录载,李棠萼系红军一方面军一军团烈士。李棠萼,黄埔六期学生,职别是二师参谋长,四川重庆人,大革命时期入党,广州暴动时入伍。1935年于毛儿盖附近阵亡。

  随后,家人又收到了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发的“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颁发的“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直到此时,家人才知道,29年前离家出走的李棠萼竟是红军高级将领。

  “虽然牺牲了,但总算晓得了二哥的下落,知道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红军战士,老汉在九泉之下也能合眼了。”然而,对于李棠萼井冈山之后的经历,李肇庄和家人依然近乎一无所知。

  被匪徒所杀

  牺牲时已是红军高级将领

  那么,李棠萼生前的经历到底是怎样的?他又是如何牺牲的?

  其实还有一个人也在寻找他的消息,这个人就是何承玖。何承玖1991年到九龙城区工作,历任九龙坡区委研究室主任、九龙坡区司法局局长等职务,在工作之余,他致力于研究九龙坡的历史文化。

  “我在翻阅史料过程中,就发现《井冈山人物志》中记载有李肇棣(字棠萼)的资料,注明他是四川重庆人。”何承玖介绍,通过查阅史料,李棠萼的人生经历逐渐清晰:

  李棠萼生于九龙坡,1924年离家出走后,进入黄埔军校成为第六期学员,北伐战争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转移到韶光加入朱德、陈毅的部队;1928年参加湘南起义,后随部队上井冈山,参加了井冈山和赣南、闽西地区游击战争;1933年后,历任红一军团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第二师五团参谋长、第二师参谋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和中央红军长征;1935年8月在四川松潘毛儿盖被反动分子杀害。

  济南军区原司令员曾思玉在回忆录《我的前一百年》中,对李棠萼牺牲当天的情形进行了详细记述:

  “我们翻越了大雪山之后,继续北上,在即将接近松潘大草地、与毛儿盖还距离一天行程时,我们党、我们红军一名优秀的指挥员牺牲在长征路上,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就是革命英烈红二师参谋长李棠萼同志。”

  1935年8月的一天,早饭后,部队集合准备出发。李棠萼吃过早饭后带着警卫员到村外部队准备集合的场地上。突然,有几个匪徒挥着大刀向李棠萼砍来,李棠萼当即被砍倒在地,鲜血四溅。

  李棠萼牺牲后,部队用担架抬着他的遗体到达毛儿盖,举行了追悼会,就地安葬。

  珍藏几十年

  从未向国家提任何要求

  然而,何承玖在九龙坡当地多方寻找,都没有找到能与《井冈山人物志》记载相对应的人物或故事。

  一次偶遇,揭开了谜底。

  2014年的一天,何承玖遇见了相识多年的老朋友,曾任职原九龙镇杨坪村村支书的程国庆。

  闲聊中,程国庆提及自己的老邻居李肇庄家中藏有“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等物件,自己也曾多次听李肇庄谈及二哥李肇棣的故事。

  原来,今年71岁的程国庆打小与李肇庄就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从小就听李孃孃讲她二哥的故事,都晓得李家屋头有个红军烈士。”

  “李孃孃和他爱人周朝仪无子女,十年前他们居住的房屋被鉴定为危房,我就把自己的一处房屋提供给他们居住。”程国庆介绍,正是在此次搬家过程中,程国庆第一次亲眼目睹了李肇庄小心翼翼珍藏多年的几样物品,“李孃孃藏这些东西藏了几十年,不管日子过得如何,也从来没向国家提出过任何要求。”

  “姑父生前就职于綦江打通煤矿矿务局,退休后享有退休工资;姑母退休前在街道工作,也享有退休工资。”李肇庄侄儿李显浩介绍,2011年,街道干部对李肇庄保存的“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列字第10033号)等文件进行了登记,并每年为李肇庄发放烈士家属补贴至今。

  本报记者 陈维灯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重庆新冠疫苗接种超1000万剂次   人民网重庆5月8日电 重庆市卫生健康委8日通报,自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实施以来,按照国家统一部署,重庆加强统筹协调,广大医务人员坚持节假日值班值守,“五一”期间“不打烊”,截至5月7日,全市累计接种1056万剂次。   “疫情防控…【详细】

原创

5月7日 重庆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   人民网重庆5月8日电 (陈琦)今日,来自重庆市卫生健康委消息,2021年5月7日0—24时,重庆市本地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尼泊尔输入),无新增无症状感染者报告。  …【详细】

原创

位于重庆渝中区民生路的《新华日报》营业部旧址。邹乐摄位于重庆渝中区民生路的《新华日报》营业部旧址。邹乐摄 《新华日报》营业部旧址修缮改陈后重新开放  近日,位于重庆渝中区民生路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新华日报》营业部旧址在完成修缮、改陈之后,重新对公众开放。…【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