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太平门遗址里藏着800多年前的种子

今天,考古专家让它“开口”讲述南宋重庆城的故事

2021年05月17日07:08  来源:重庆晨报网
 

黍的种子

小麦种子

毛果珍珠茅种子

野豌豆种子

山莓种子

接骨草种子

粟的种子

  这是一堆在南宋太平门城墙底部排水沟淤土和城墙夯土中度过了800余年时光的种子,虽然因为绝大部分炭化而无法再发出嫩绿的枝丫,但在考古专家们的手中,它们却成了宝贵的历史遗存,800年后的今天,为人们诉说它“年青时光”里的重庆城。

  5月16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了《重庆渝中区太平门遗址浮选结果初步分析》。在这份报告中,专家们发现,南宋时期的重庆城以种植水稻为主,兼种粟、黍和小麦。

  “种子”带来了故事,也带来了谜团。专家们在一份南宋城墙夯土层的土样中,发现了大量的稻谷遗存,在以往的城墙考古中这是很少见的。究竟是偶然,还是古人有意为之?

  “这次太平门遗址采样范围和数量都有限,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重庆城当时的植物遗存情况,深入的研究和探讨需要进一步开展植物考古工作。”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说。

  太平门遗址

  出土1853粒植物种子

  考古不是挖挖墓、清清随葬品吗,怎么还研究起了种子?其实这就是现代考古的重要手段之一——植物考古。

  专家表示,太平门遗址是重庆城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太平门遗址土样的采集和浮选工作,对研究南宋时期重庆城植物遗存埋藏情况、农业结构等相关问题将提供重要的信息。

  “也就是说,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工作,让土样里的‘种子’开口说史。”

  此次太平门遗址浮选出来的可鉴定的植物种子共有1853粒,平均每升土样中出土约74粒,数量丰富。

  太平门遗址浮选出土的植物遗存多为炭化的植物种子,炭化植物种子的化学性质相对稳定,他们在土壤中得以保存至今。另外,由于一份样品处于饱水的特殊环境之中,使得少量未炭化的植物种子能够保存下来。

  在遗址出图的植物种子中,经鉴定,农作物遗存种子共有1765粒,包括稻谷、粟、黍、小麦4种;非农作物植物种子86粒,包括野豌豆、野油菜、野燕麦、接骨草、紫苏、藜、山莓、飘拂草、构树、蛇莓、毛果珍珠茅、莎草科、豆科等。

  南宋时重庆城居民

  以种植稻谷为主

  以往的文献考证中认为,在北宋王安石变法后,重庆地区重视新修水利、水田农业得到了大力发展,但仍以旱地农业为主,以种植粟为主,小麦、燕麦也得到普遍种植。

  也有文献研究专家认为,重庆地区宋代以种植旱地作物粟为主,稻谷种植有限,“惟涪、梁、重庆郡稍有稻田。”

  但太平门遗址出土的种子真的这样说吗?

  从此次太平门遗址浮选出土的农作物绝对数量来看,稻谷具有明显的优势,占农作物总数的98.64%,粟、黍和小麦的数量很少。

  同时,从出土概率来看,稻谷的出土概率更是高达100%。

  统计表明,南宋时期重庆城居民是以种植稻谷为主,兼种粟、黍和小麦3种旱地农作物的农业形态。

  此外,专家表示,太平门遗址所在区域在南宋彭大雅筑城之前仍为重庆城的范围,因此古人一般不会在城区内开展农业生产活动,这些农作物遗存应该是古人从遗址外带入的粮食,在储存、加工等过程中遗落到遗址中,后来通过流水作用最终沉积于沟内。

  城墙夯层中发现

  大量稻米带来新谜团

  一般来说,植物考古选取的采样背景及遗迹包含物的时代要明确,因此,专家们在采样过程中,一般不会选择城墙夯层进行采样。

  太平门遗址为一处城门遗址,城门的使用年代从南宋延续到明清时期,由于南宋时期遗迹单位极少,因此,专家们此次也选取了两份南宋时期的城墙夯层进行采样。

  但让专家们没有料到的是,这个“无奈”之举,却带来了新的谜团。

  在这两份城墙夯层的采样中,专家们均发现了炭化植物的遗存,其中一份城墙夯层中出土的植物种子数量极为丰富。主要是炭化稻米,共计1875粒,其中完整稻米830粒、破碎稻米845粒。

  在以往的考古工作中,在城墙夯层中出土如此丰富的炭化谷物是不常见的,为什么太平门城墙夯层里会有如此大数量的稻谷出现呢?这究竟是偶然还是古人有意为之?如果是有意为之,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专家们表示,这些谜团的答案,只有留待进一步的考古研究。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李晟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这场特殊的音乐党课 深情解读“我们的国歌”  国家一级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原团长于海,为全场观众深情讲述了国歌背后的故事。…【详细】

原创

两名女孩让酒店前台帮忙报警被拒后……  5月13日,渝中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未遂)依法对张某提起公诉。…【详细】

原创

重庆警方捣毁一特大非法集资窝点 涉案群众5万余人  重庆警方近日捣毁一个特大非法集资窝点,5万余人上当受骗,涉案资金达5亿余元。…【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