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峰“哨兵”

——重庆历史上首个洪水红色预警发布背后的故事

2020年07月02日08:31  来源:重庆日报网
 

五岔水文站,工作人员连夜监测各项数据。(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供图)

  从半夜到天亮,再到中午,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会议室一直被紧张的氛围充斥着。站里所有领导、相关科室所有人员,全部到位。一番纠结、争论、研讨后,站长王云猛地一拍桌子——“别争了,群众生命安全比什么都重要。綦江流域重庆段出现超历史洪水的概率很大,马上升级为洪水红色预警!立即上报!”

  这时,是2020年6月22日11时50分。

  这也是重庆历史上发布的首个洪水红色预警!随后,在预警时间内,綦江遭遇了有水文记录以来最大洪水袭击!由于预警发布及时以及当地防汛措施得当,当天,綦江区紧急转移了10万人,无一人伤亡。

  此时,位于綦江区东溪镇的东溪水文站,雨衣外面套着救生衣的工作人员吴静正冒雨跑向监测水位的测井房。水流太急,洪水中的测井房轻微摇晃着。一个踉跄,她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妈妈,你说了今天要给我买生日蛋糕的,结果给你打了十多个电话,你都不接。妈妈是骗子……”听着电话那头小女儿的哭声,吴静只说了句“妈妈在忙,过了给你补过生日”便匆匆挂断,继续测流。

  四周,咆哮着的綦江河巨浪翻滚……

  綦江告急,史上最强洪水悄然袭来

  东溪水文站是綦江河进入重庆境内的首个水文控制站,只有两名工作人员。6月21日晚上,是站长尹章文值夜班,由于提前收到了气象预报,他一夜不敢入眠。22日2时,狂风暴雨袭来,他冒着大雨到测井房看了看水位,又检查了铅鱼、雷达波等监测设备是否完好。4时,暴雨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水位开始缓慢上涨,在查看了贵州上游降雨情况后,尹章文心里一紧,“怕是要发大水。”

  不到5时,吴静冒雨赶到了水文站。测流、取沙,观测比降,观测水位……两人每半个小时监测一次、报一次数据。

  这时,在位于綦江河下游的五岔水文站,刘劲梅和李红也熬红了眼睛,他们连夜将流速仪安装到铅鱼上,随时监测各项数据。五岔站往上34公里,就是綦江城区,綦江河穿城而过。因此,五岔站的监测数据,对綦江城区的防汛工作,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位于渝北区的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灯火通明,站里所有主要领导、技术人员全部到岗,死死盯着大屏幕上由各水文站、雨量站实时上传的、不停上升的数据。

  大家都敏锐地察觉到,这次洪水不简单。但谁也没想到,綦江即将遭遇有水文记录以来最大洪水袭击。

  天渐渐亮了,随着暴雨的持续和贵州上游来水的增加,綦江河的水位迅速上升。

  22日9时,东溪水文站出现超警戒水位,同一时间,位于綦江河支流蒲河上的石角水文站也出现超警戒水位;9时40分,东溪水文站出现超保证水位,达到286.55米。

  以东溪、五岔、石角及贵州境内水文站、雨量站的数据为重要依据,10时,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发布了五岔站洪水橙色预警,预计位于綦江河下游的五岔站未来8小时将出现明显涨水过程,最高水位将超保证水位。

  险象环生,一线监测人员涉险采集宝贵数据

  22日上午,五岔站迎来了市水文监测总站派来增援的8名工作人员,刘劲梅和李红稍稍舒了口气——两人从4月3日便开始了汛期24小时值班,并进行各种汛前准备,这几天更是熬更守夜,身体早已吃不消。

  饶是大家都经验丰富,也没见过綦江河出现这么大的洪水。“3人一组,半小时测流一次,一次需要20多分钟。”刘劲梅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奔涌的洪水带来了树枝、塑料袋等漂浮物,时不时会挂住水文缆道上的铅鱼,缠住流速仪的桨叶。这时,工作人员就得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将铅鱼拉回岸边,清理干净后继续测流。

  11时,东溪水文站。支撑测井房的水泥柱子已几乎全部没入洪水之下,通往测井房的天桥,变成了洪水中的浮桥。洪水裹挟着泥沙、树枝,甚至钢筋,撞击着水泥柱,尹章文和吴静刚刚从有些摇晃的测井房中跑上“浮桥”,就听得“哗啦啦”一声巨响,上游50米开外一棵需两人合抱的黄葛树被洪水连根拔起,和测井房擦身而过。

  “要说不怕是假的,只是当时只想到要采集最全面的数据,也就顾不得怕了。”吴静说。

  “从9点到10点,一个小时就涨了3.16米。”尹章文说,到了11时38分,水位涨到了峰值289.03米,超保证水位2.71米。

  这个关键的数据实时传回市水文监测总站时,王云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捏成了拳头。脑海里,全是那个在他心中萦绕了一上午的不好的预感——难道,这次綦江河真的会发生超历史水位?

  提前8小时,重庆精准发布史上首个洪水红色预警

  “要不要做好升级红色预警的准备?”水情预报员邓培建首先提出。

  然而,这时东溪站的水位已达到峰值,只是和1998年历史最高水位持平。

  按规定,预测会出现超历史水位才能发布洪水红色预警。若此时发布红色预警,沿河街镇必然会马上采取各种措施,居民也会恐慌。若水位不再上涨,就会因预警级别过高而影响防汛抢险决策,劳民伤财。

  早在今年年初,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和重庆市水文部门便预测綦江河今年汛期可能发生超保证水位洪水。因此,早在入汛前,我市各级各部门就作好了应对超标准洪水的充分准备。

  “全市每条中小河流,都提前作了洪水预报方案,重要河流至少有3套方案,綦江河的预报方案多达9套。另外,还有3种中小河流的预报数学模型。”市水文监测总站水情科科长黎春蕾说,2018年,重庆市中小河流预警预报系统投入运行,不但能实时监测全市和上游相关省市共计5000多个站点上传的各种数据,还能随时用这些数据,通过不同方案,在不同模型上测算出不同情况下不同站点的洪峰值。

  技术人员立即输入各相关站点上传的数据进行演算。可得出的多个结论中,有的是会出现超历史洪水,有的又显示不会。

  光靠大数据计算是不够的,洪水预警还得综合专业技术人员的经验,因为暴雨中心的移动、降雨区间、干支流洪水的叠加时间、地形地貌等各种因素,都会对洪水流量产生巨大影响。

  “最不能确定的就是上游藻渡河的来水情况。藻渡河是綦江河的支流,在贵州境内,那儿没有水文站,也没有雨量站,数据不充分。而此次降雨的主雨区就在这条支流上。”分管水情的邱鹏副站长说,不确定因素太多,如何决策确实很难,洪峰抵达綦江城区、抵达五岔站时,会不会超历史水位,谁也没有十足把握。

  这个洪水红色预警,此时是发,还是不发?

  在场每个人,都顶着巨大的压力进行分析、论证、考量。

  “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再等两个小时再决定,就有把握了。”

  “早一分钟就能保证更多人的安全。”

  “如果现在预警错了怎么办?”

  ……

  东溪站的峰值数据上传后12分钟,即11时50分,王云当机立断:“马上将洪水橙色预警升级为綦江流域重庆段全线洪水红色预警!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如果这个预警出了问题,被骂我也认了。”

  就这样,重庆提前8个小时发布了历史上首个洪水红色预警,为沿线居民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22日16时许,洪峰通过綦江城区。20时,洪峰在预警的时间内通过五岔站,超过1998年洪水历史最高水位0.30米。6月23日中午,五岔站水位退到警戒线以下。

  在这次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最大洪水袭击中,綦江区紧急转移10万人,无一人伤亡。

  “此次成功精准预警,离不开一线监测人员冒着危险监测的实时数据。这也是我们首次收集到超标洪水从起涨到峰值、到退去整个过程的完整数据,非常宝贵。”王云告诉记者,这次经历,也为我们今后的洪水预警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本报记者 周立

(责编:陈易、张祎)

本网专稿

签约971个合同额超6000亿 重庆上半年招商成果满满  7月1日,重庆市召开全市“招商季”活动动员电视电话会议,上半年,全市招商系统全面完成半年………【详细】

原创

助推脱贫攻坚 重庆招1396名应届高校毕业生下基层  7月1日,中共重庆市委组织部、市人力社保局发布《重庆市2020年“千名高校毕业生下基层助推………【详细】

原创

“金花”正在站台上迎接旅客乘车。包亮 摄“金花”正在站台上迎接旅客乘车。包亮 摄 重庆到大理首趟直达列车开行 全程6小时28分钟  7月1日7:36,G2841次列车从重庆西站出发,标志着重庆到大理的首趟直达动车组列车正式开行………【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