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洪水过境重庆,为何“历史罕见特大”?

2020年08月21日08:47  来源:华龙网
 

  8月20日上午,长江菜园坝、朝天门、寸滩水文站陆续出现洪峰水位,重庆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通过主城中心城区。目前,长江重庆主城段水位仍持续处于高位波动运行。

  【据长江委水文上游局监测:

  8月20日2时,嘉陵江磁器口站出现洪峰水位194.29米,超过保证水位(185.64米)8.65米。

  8月20日7时,长江菜园坝站出现洪峰水位193.30米,超过保证水位(185.00米)8.30米。

  8月20日8时,长江朝天门站出现洪峰水位193.14米,超过保证水位(185.00米)8.14米。

  8月20日8时15分,长江寸滩站出现洪峰水位191.62米,相应流量7.45万立方米每秒,超过保证水位(183.50米)8.12米。】

  截至8月20日15时,寸滩站水位191.11米,相应流量73500立方米每秒,仍超保证水位7.61米。历时9个小时,仅退水0.51米;而此前从191.10米上涨到峰值191.62米,也用时9个小时。

  如何定义“历史罕见特大”?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就此专访了重庆市水利局、重庆市水文总站、长江委水文上游局、重庆市水旱灾害防御中心、重庆市应急管理局的多位专家。

历史罕见特大洪水过境重庆。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裕锟 摄

  1

  高位抬升

  长江5号洪水直接从警戒水位开始上涨

  8月18日3时,寸滩站水位达到183.63米,洪水涨至保证水位(183.50米)以上,至今已有2天时间。而早在8月16日23点,寸滩便已超警戒水位(180.50米),达到180.51米。

  连续多天,洪水在重庆主城中心城区长时间维持高位波动,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带来严重威胁。8月18日,重庆启动有记录以来首次防汛Ⅰ级应急响应。

  “本轮洪水持续高位,乃至历史罕见,最直观的原因是其上涨的起点本身就很高,就在警戒水位附近,属于高位抬升。”重庆市水利局水文与防御处处长宋刚勇介绍,本轮洪水开始上涨时,离4号洪水洪峰通过寸滩站不到2天。

  实时监测数据更直观:8月14日20时20分,4号洪水在寸滩站出现洪峰水位183.90米,超过保证水位(183.50米)0.4米;在8月16日16时降至低点180.35米以后,又开始重新上涨,并在7小时后重新超过警戒水位(180.50米),一直维持高位至今。

长江委水文局8月18日发布长江5号洪水形势预测图。

  2

  多流汇集

  8月以来四川盆地强降雨范围集中

  当我们把本次洪水水情放在整个长江流域来看,则会发现,今年以来,长江上游已出现5次编号洪水,且洪峰水位一次比一次高。

  【长江1号洪水:寸滩站7月2日11时35分出现洪峰水位174.53米

  长江2号洪水:寸滩站7月18日10时55分出现洪峰水位179.44米

  长江3号洪水:寸滩站7月27日18时40分出现洪峰水位181.95米

  长江4号洪水:寸滩站8月14日20时出现洪峰水位183.9米

  长江5号洪水:寸滩站8月20日8点15分出现洪峰水位191.62米】

  “今年入汛以来,长江上游流域降雨量持续偏多,土壤墒情无法消退,水分充分饱和,土壤的蓄水能力几乎已耗光。”长江委水文上游局水情预报室副主任张娜说,降雨叠加影响下,各地积雨大量转化为流水并经支流下泄,主要江河承受的压力不断增加。

  今年入汛以来,截至8月20日,仅重庆地区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次数就达到165次,是近10年来首次破百,其中56条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1751条次中小河流出现明显涨水。

  进入8月后,四川盆地连续遭遇强降雨,当地8月11日8时启动Ⅳ级防汛应急响应,并在8天后升级为I级。

  四川盆地的持续强降雨,其中心范围刚好就是涪江中上游、嘉陵江干流上游、沱江和岷江,造成涪江、嘉陵江、沱江、岷江等河流同时超警超保,在长江、嘉陵江重庆段形成多流汇集。

  截至8月18日20时,本轮降雨过程最大累积雨量为涪江北川站552.5毫米,最大日雨量为8月15日沱江汉王场站289.5毫米。

  近半个月暴雨倾泻下,嘉陵江1号(8月12日12时)、长江4号(8月14日5时)洪水先后形成,嘉陵江2号(8月16日13时)、长江5号(8月17日14时)洪水先后形成。

从寸滩到铜锣峡地图示意。 截图

  3

  两江顶托

  狭窄铜锣峡致洪水水位不断波动抬升

  继嘉陵江1号、长江4号洪水同时影响重庆主城中心城区后,时隔3天,嘉陵江2号、长江5号洪水再次袭来,洪水水位不断波动抬升,长时间保持在保证水位以上。

  据长江委上游水文局实时监测数据显示,虽处于下游,但长江寸滩站的河道水位却有时要高于上游嘉陵江磁器口站的河道水位。“这是因为长江、嘉陵江两江来水量太大,在朝天门汇合后,互相形成顶托,互相挤压,导致江面整体水位持续抬升。”张娜说。

  长江重庆主城段的河道特殊性,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两江的顶托效应。

  从寸滩站到下游铜锣峡距离不到8公里,江面却由730多米急剧缩窄到170多米,两地间还有三个小于90度的急弯。“这就相当于给滔滔洪水立起了一道闸门,”重庆市水文总站站长王云解释,“洪水经过三个急弯减速后,再过闸门,就会更加拥挤。”

  往常长江或嘉陵江单独形成洪水过境,超警超保的高水位“比较瘦”,通过铜锣峡时不会长时间滞留,对主城中心城区造成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本轮过程受嘉陵江2号洪水和长江5号洪水叠加影响,且长江5号洪水本身受四川来水汇集的影响,峰高量大、峰型宽胖,通过铜锣峡就不太容易。

  “这就好比一个瘦高个从窄门里经过,与同时有两个胖子从窄门经过,肯定两个胖子更难受。”王云说。上游强降雨未停、来水持续之下,滞留在铜锣峡的“宽胖”洪水,对重庆主城中心城区就形成了顶托。如果涨水需要两天,这次退水的时间至少会翻倍。

8月20日,单轨2号线。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裕锟 摄

  4

  监测预警

  转移受威胁区群众约25万人无一人伤亡

  持续高位洪水,导致重庆沿江区县地势低洼处的道路、商铺、车库、农贸市场和滨江公园不同程度被洪水淹没。

  如此大的洪水,怎样尽可能将灾情损失减少到最小?这就不得不强调提前监测预警所发挥的价值。

  8月15日上午,长江4号洪水洪峰刚过不久,重庆市水利局便已向沿江各区县水行政主管部门发出新预警:长江、嘉陵江重庆段可能迎来新一轮涨水过程,涨水幅度或比长江4号洪水更高。

  此次预警,比8月16日16时长江洪水重新上涨提前了一天,比长江5号洪水于8月17日14时正式编号提前了两天。

  基于监测预警,在涪江超保证水位洪水过境期间,铜梁安居堤防提前竖起防浪墙,确保场镇人员财产零损失。

  8月17日,铜梁区迎来今年以来涪江最大的过境洪水。8月16日15时,安居接到预警,随即在堤防上竖起防浪墙,并安排水利技术人员,每20分钟观测一次水位变化,及时将数据上传到当地防汛指挥部。

  重庆市水旱灾害防御中心高级工程师田伟在现场全程提供技术支撑。他介绍,安居堤防于2018年建成,最高防洪标准220.30米,可防御10年一遇洪水。本次洪水是安居防洪堤防建成以来,经历的最大一次洪水考验。

  随着预警不断更新,当地先后对水位221米以下、223米以下的人员进行了转移,共计5000多人。同时,还通过对堤防进行加固,修好排洪泵站等措施确保堤防安全,尽最大努力确保安居场镇不进水。

  8月18日21时,涪江安居段出现洪峰水位220.43米,比堤防坝顶高了0.13米。在防浪墙和抽水泵机的保护下,场镇内人员财产未受损失。

  铜梁安居的应对,只是重庆迎战本次历史罕见特大洪水的一个缩影。

  截至发稿,在监测预警方面,重庆市水利局滚动发布重要水情专报43期,先后派出16个专家组赴防洪重点区域强化技术支撑。

  潼南、江津、巴南等区县积极应对,安全转移受威胁区群众约25万人,无一人伤亡。

8月20日,救援人员驾驶冲锋舟在南滨路与晓月路交叉路口的某酒店,将一名两岁的孩子成功救出。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石涛 摄

  5

  拦洪削峰

  水库群拦洪超80亿立方米 重庆少转移10万人

  长江委水文上游局数据显示,8月20日凌晨4点,长江寸滩站洪水水位超越1939年建站以来历史极值191.41米,达到191.47米,流量达到7.46万立方米每秒。

  虽然寸滩站水位超越历史极值,但流量却并未同步超越。这跟本次历史罕见特大洪水给人的印象差不多:持续高位但流速较缓。

  这是因为,早在洪水到来前,各级水利部门便已通过工程措施对流量进行了调度。

  8月15日12时30分,重庆市水利局向合川草街电站发出调度令,要求该电站从15日14时起,逐步降低坝前水位,于17日2时降至198.00米以下运行,预泄期间控制出库流量不超过1.9万立方米每秒,以提前腾出防洪库容,拦蓄可能出现的嘉陵江洪水,减轻重庆中心城区防洪压力。

  四川省水利厅调度骨干水利工程,最大程度发挥拦洪削峰作用,减轻下游防洪压力,调度岷江紫坪铺、瀑布沟、瓦屋山水库拦蓄洪水6亿立方米,将五通桥洪峰由100年一遇削减为30年一遇;调度涪江武都水库拦蓄洪水2亿立方米,将绵阳城区洪峰由100年一遇削减为50年一遇;调度嘉陵江亭子口、宝珠寺、升钟水库拦蓄洪水12亿立方米,将苍溪到南充洪峰由20至30年一遇削减为5年一遇。

  水利部长江委也先后发出12道调度令,18日两次调度三峡水库分别加大下泄流量至4.6万立方米每秒、4.8万立方米每秒,以减轻库区淹没影响;并统筹考虑减轻下游防洪压力,三峡水库最大下泄流量4.94万立方米每秒,削峰率34.1%;同时,进一步挖掘雅砻江锦屏一级、二滩,金沙江溪洛渡、向家坝、乌东德等流域梯级水库群潜力,全力拦蓄洪水,减轻四川、重庆沿江地区防洪压力。

  据统计,8月16日至8月20日12时,长江上游水库群累计拦洪超80亿立方米,其中三峡水库拦洪约40亿立方米。

  一系列调度措施的施行,让上游水库群发挥了巨大作用,既减少了三峡水库的入库流量,又为重庆沿江各区县减轻了防洪压力。

  “若不采取这些工程调度措施,寸滩站最大流量肯定不会只有7.46万立方米每秒,经过我们测算,可能会达到8.75万立方米每秒以上。”宋刚勇说,“保守估计,若不提前调度上游水库拦洪削峰,寸滩站以上重庆沿江区县要再转移10万余人,寸滩站最高水位还要上涨2米以上。”

磁器口沿江多家商户被淹没在水中。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谢鹏 摄

  6

  防洪保安

  将三峡建库以来最大洪峰努力滞蓄在上游

  8月20日8时,长江5号洪水洪峰正式抵达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入库流量高达7.5万立方米每秒,这是三峡枢纽自2003年建库以来遭遇的最大洪峰。按照防汛调度指令,三峡工程开启11个泄洪孔洞,出库流量按4.92万立方米每秒下泄。

  入库7.5万立方米每秒,下泄4.92万立方米每秒,两者相差2.58万立方米每秒。是三峡工程泄洪能力不足吗?

  显然不是。公开资料表明,三峡工程泄洪闸最大泄洪能力10.25万立方米/秒,是世界上泄洪能力最大的泄洪闸。那么,为何不多开几个泄洪孔,减轻上游重庆的防洪压力?

  “三峡水库的最大功能是防洪,其次才是发电。”长江委水文上游局高级工程师熊金和说,当上游洪峰到来时,要拦蓄入库洪水流量中超过下游安全泄量的部分,以保证水库下游江段的行洪安全。面对历史罕见特大洪水,重庆要做的还有个大任务,就是将三峡建库以来最大洪峰努力滞蓄在上游。

  受三峡下泄增加影响,三峡、葛洲坝工程出库代表站宜昌水文站8月19日22时,水位涨至53.12米,相应流量4.97万立方米每秒,为三峡水库建成以来,首次超警戒水位53.00米。

  早在7月28日8时,长江汉口站水位28.48米,超警戒水位1.18米,流量6.12万立方米每秒。武汉市防汛指挥部当时表示,这是三峡大坝建成后长江武汉段迎来的最大流量。

  由此看来,一旦上游入库流量全部下泄,后果将不堪设想。

  “重庆是长江中上游和下游防洪保安的一个关键节点。”重庆市应急管理局防汛抗旱处处长成家英说,重庆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既要为长江中下游防洪保安,减轻防洪压力,又要承担长江上游过境洪水带来的压力。(首席记者 黄宇)

(责编:秦洁、张祎)

本网专稿

渝西水资源配置工程初步设计报告通过专家组审查  8月17日至20日,水利部水规总院在重庆召开了渝西水资源配置工程初步设计报告审查会。…【详细】

原创

重庆住建委开展专项行动优化营商环境提升窗口服务  20日,记者从重庆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委员会获悉,市住建委开展了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提升窗口服务效能专项行动,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整体提升服务形象。…【详细】

原创

重庆:特大洪峰过境 武警官兵昼夜奋战转移群众   8月18日至20日,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和嘉陵江2020年第2号洪水,陆续过境重庆主城区,重庆市启动防汛I级应急响应。武警重庆总队官兵坚守防汛一线,全力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