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在前往武汉的最后一刻,我被换下来了”

2020年01月31日22:20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时间:1月29日

  地点:陆军军医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西南医院)

  记录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预备队员)西南医院血液内科医生 邹云丁

  除夕夜,在陆军军医大学援鄂医疗队即将乘坐大巴前往机场,搭乘专机驰援武汉的最后一刻,有一名队员被换了下来,他叫邹云丁。问到他当时的感受时,他说:最后通知我不去,还难过了好久。

  邹云丁是陆军军医大学培养的临床医学八年制专业学员,毕业后留校,现在是西南医院血液内科一线医生。 

 
  工作中的邹云丁  西南医院供图

  腊月二十九下午,我回到九龙坡区铜罐驿镇的家中,准备和家里人安安心心过个年。按照老家的习俗,过年是要和家人一起吃团年饭的,因为我放假晚,所以安排在年三十晚上团年。当天吃过晚饭,我和母亲安排好第二天的饭菜,十点左右就洗漱睡了。

  凌晨三点半左右,我在睡梦中被手机震醒,拿过手机一看是医院卫勤办的电话。出于军人的本能,我基本确定——有任务。在这之前,我已经主动向院里表达了报名参加防疫消毒工作的意愿。电话接通了:

  “云丁,你在重庆噻?我们准备去武汉,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现在出发吗?”

  “现在还只是在抽组人员,出发时间待定,天亮后返院待命。”


邹云丁和战友参加卫勤演练  西南医院供图

  我印象很深,整个通话只有20来秒,虽然是凌晨三点过,但是已经没有什么睡意了。当时想得比较多的是怎么和父母说这件事……虽然没有片刻的迟疑和犹豫,但是因为有太多的未知摆在面前,所以还是有一些不安……

  六点半,天还没亮,我就起来洗漱准备回院,父亲问怎么起来这么早,我没有说实话,只是说十点钟医院要开会,需要回去一趟,可能不能在家过年。父亲很不高兴,“大年三十还开什么会?就不能在家好好过个年吗?”母亲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让我吃了早去早回,回家吃年夜饭。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声地“嗯”了一声。

  在医院的部署会上,宣布了抽组名单。但是正式队员名单没有我,而是作为预备军医,而且是唯一“替补”。当时我的心里一阵失落、很不服气,为什么就是预备呢?

  具体的出征时间未定。我也和正式队员一样按照随时可以出发在做准备,参加个人防护培训、请领物资、打包背囊。准备妥当后,我给母亲发了条消息:今年不能在家过年了,医院要求有情况的话在半小时内赶回,回家来不及。

  下午五点左右,通知全装集合,待命准备出发。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之前绝大部分人都以为今天不会走。来不及多想,我背起背囊就往医院赶。路上我收到母亲发来的照片,满满的两桌人在家里吃着年夜饭。我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也给父亲发了一条信息,“爸爸,今年我不能陪你们过年了。从我记事起,就看着你抽烟喝酒,看着你身体一天天变差。我提前许个新年愿望吧,希望你把烟酒戒了,和大家一起好好过个年。”消息发出去的时候一向很独立也很坚强的我居然流泪了,找了一个角落悄悄擦干了眼泪,进入了会场。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父亲回了一条信息,“儿子,你辛苦了。自己要注意安全。”父亲平时话不多,应该也预感到了什么。


与陈洁平主任一起查房  西南医院供图

  战友们再一次集结,整装待发。大家将背囊装车,我也来到楼下,突然有人拦住我,“预备队员不是不用去吗?”我说“怎么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要去吗?”我急忙打电话确认,“云丁,这一次你不用去,正式队员都到齐了。”门诊彭静护士长、胸外科黄爱红护士长正好听见了,和我一起向领导申请增加一个名额。得到的结果是抽组命令只有64个名额,一个也不能多。有了官方确认之后,我失落极了,和大家约定好一起去战斗,临出发前自己却剩下了……我在心里默默难受了很久,但还是帮着战友搬运防疫物资,做好各种登记。

  似乎机会来了?出发前列队点名时,有一名护理人员还没赶到,这时张宏雁副院长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一下就兴奋起来,答了一声“到”,赶紧跑过去,张副院长说:“邹云丁,你上!背囊在不在?”我回答说“在!一直准备着。”我快步跑回科室,背上背囊就往回跑。正准备喊“报告”入列的时候,有人一把抓住了我,因为跑得快来不及减速还差点滑倒在地上。

  “经过商议,医院还是决定派一名预备护士去,医生护士相互替代不了。”这个消息让我的心情一下又跌到了谷底,只能在队列外眼睁睁看着,看着……我站在路边,望着开向机场的大巴,向战友们挥手道别,直到大巴消失在夜色里。

  虽然没能和大家一起出发,但我时刻关心着战友的近况。“飞机落地了”“他们在安排住宿”“他们在做防护培训”“他们接手了病情最重的金银潭医院““他们明天下午要收治病人了”……家人都说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医疗队的事情。

  大年初一,我从前方战友那里了解到:医疗队在武汉食宿安排都很好,完全不用担心。我的心才算安定一些。听说医院还会抽组第二批次的医疗队员,我立马再次请战,“这次预备队员一定要转正呀”。得到的回复是“暂时还没抽,但是第二批一定有你”。

  1月29日,医院预抽组了第二批队员,我的名字在列,而且还和其他战友一起参加了相关培训。这两天,我一刻也没有闲着,通过前方战友和网络了解武汉的情况,也在学习第四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为再次背上背囊出发而时刻准备着。(整理:陈琦、屈德意 )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陈琦、张祎)

本网专稿

城市立体绿化怎么建?重庆最新条例正式实施  重庆市城市管理局发布新修订的《重庆市城市园林绿化条例》,首次对城市绿线划定、永久保护绿地、城市生态公园等予以规范和明确…【详细】

原创

熟悉的味道回来了!重庆超200家火锅店开放堂食  人民网重庆3月18日电(陈琦、黄军)“你去吃火锅了吗?”最近,重庆市民聊天,都会这样问一问朋友。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正在加快恢复,重庆火锅店正陆续复工营业并规范开放堂食,全城又飘起了火锅香。 3月18日,在重庆…【详细】

原创

前线特写:战“疫”一线“守房人”  近日,武汉泰康同济医院感染二科新收治了3名患者,其中2位是由重症科转来的。“夜里是患者最容易发生病情变化的时候,我得留下。”担心患者病情变化,感染二科党支部书记徐智再次“夜不归宿”留守病房。…【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