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等我回来,用私房钱请你吃牛排!

2020年02月08日14:05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刘远桥(左一)

        时间:2月7日

  地点:武汉金银潭医院

  记录人: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陆军军医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西南医院)刘远桥

  今天妞妞给我写了一封信,忙完之后静下来细看,感慨还是女儿好,字里行间对我的担心、挂念、期望之情,如涓涓细流,浸润我的心田。回想08年汶川抗震救灾,我8月中旬从灾区回来,当老婆抱着还只有两岁多的女儿在人群里接我时,我在队伍里伸出双手朝向女儿,她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分别,仿佛爸爸只是离开了几天而已,对我没有什么回应,拉着妈妈的手就要离开,任由我跟着队伍走远。

  而这一次,女儿大了,悲欢离合对于她来讲,已是明了之事。

  24日,大年三十,虽说放假,但过了四十总是睡不下懒觉,早早便醒了。坐在沙发上,翻看朋友圈,立即便发现,原来命令已下,队伍已经抽组。诊断时间,新冠肺炎已经让人风声鹤唳,我有预感任务要来了,但没想到这么突然。我立马问张竹君,得到确认答案,再问有没有我,他说:教导员,暂时没有抽调政工干部。我条件反射站起来,说:我是野所教导员,队伍要出动,怎么能没有我?

  想都没想,我马上给周院长、王政委发了信息。政委很快回复:到医院来。我马上换衣服,老婆听见动静,问我干什么,我说:有事,别啰嗦。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老婆懂得我的秉性,说:是不是武汉的事。听见我要出门,她在卧室里吼叫:你莫冲动,不准去!

  我没理老婆,出门后,手机便响起来,老婆在电话里叫嚷: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该参加的任务都参加过了,你还拼什么命?我径直听着,直到她慢慢变成哭腔。我说了一句:当兵的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让我去,我能不去吗?

  到了医院,等政委开完会,我便过去,正好院长也来了。我直接说:我是野战医疗所教导员,怎么能不抽我去?于是,一番讨论,我和宏雁,一对好搭档,加入到了抽组名单中。

  回到办公室,老婆打电话,还是那几句话,我有些不耐烦了,声音大起来:有什么好担心的,定了我去,我就去。电话那头,传来妞妞哭叫的声音:爸爸,我不准你去,你知不知道病毒有多么危险?你不爱洗澡不爱洗手不爱干净,我不准你去!无论我怎么劝,妞妞就是不听,无奈我只得挂断电话。

       这时,我的心里突出蹦出那么一丝心惊,新闻报道疫情已到了很严重的程度,我这个大大咧咧的性格,正如老婆说的,抗震救灾那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危险,石头滚下来还能躲一躲,可是病毒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我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病毒正好趁虚而入。恐惧这玩意,一旦上身,你就会越想越远。想远了,我也不禁有了一丝疑问:我是不是冲动了?我是不是应当多考虑一下家、多考虑一下女儿?

  很快医院就组织培训了,我刚坐下,彭渝就来了。工作上是同事,生活里她是我兄弟媳妇。我问她:你也去吗?她点点头。“跟唐峤说了吗?”彭渝说:“这周我值班,他带娃儿先回成都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这时,宏雁从学校拿到了抽组确认名单,当念到我的名字,彭渝伸出手:桥哥,握个手。彭渝眼神里,凝重透着坚定,也有那么一分闪烁。她和唐峤的女儿7岁,正是可人的时候,出征在即,告别的话都说不上,这一别------

  整个培训,我其实是在一片混乱思绪中过去的,乱七八糟想了很多,老婆也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我一个接一个地挂。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接到张恩全电话,他说:远桥,不好意思,你的名字刚刚被拿下来,你也不要问为什么,就这样!人性总是趋利避害的,那一瞬间,我竟然有那么一丝幸运的感觉,名正言顺不去了,庆幸?幸运?高兴?

  冷静了几分钟,内心还是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拿起手机噼里啪啦就给大学首长发了一大段信息。一分钟,首长就回信息:好的,我让机关马上调整一下!决心已下,就由不得我再有任何犹豫了。背上常备在办公室的行军背囊,我急速回家。

  妞妞看见我背着背囊到家,她明白了,喃喃地说:爸爸,你这么不爱干净,你一定要勤洗澡勤洗手。我眼睛一热,赶紧走到卧室收拾衣服。妞妞看见我把一条条烟塞进背囊,开始念叨:爸爸,你不要抽这么多烟,影响你的肺功能,抵抗力会下降的。我也没有了平时在女儿面前嬉皮笑脸的状态,挤出点笑容:爸爸晓得,乖妞妞放心嘛,没有那么严重。

  由于出发的具体时间没确定,我想还有时间。吃过午饭,我就背上背囊去办公室,出门时跟妞妞说:等爸爸晚上回来吃饭。妞妞这时心情好了很多,说:爸爸早点回来,婆婆做了很多好吃的。

  下午,信息逐渐明确,当晚就要出发。还有一大摊要准备的工作,家是回不去了。一忙起来,也顾不上跟家里说。晚上七点半,我们出征了。此时,已经能隐约听到电视声音里传来的春晚前的各种祝福声。

  和宏雁坐在开道车上,老顾抱着几个月的老二,牵着十几岁的老大站在车外,给宏雁送行。我冲老顾喊道:老顾,你放心吧,我会把宏雁安全给你带回来。宏雁这个铁娘子,沉默着跟车外招了招手,对司机说:走吧。

  这时,我接到老婆的电话:快回来吃饭了。我说:我们出发了,现在去机场。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我也沉默,我很想说,我把平时存的一点私房钱放在办公室什么地方。我忍住了,我想我会回来的,希望这就是个永远的秘密吧,回来用这些钱给我最爱的妞妞买衣服吃牛排。(整理:陈琦、肖瑶)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陈琦、张祎)

本网专稿

重庆海关:3月17日启用新版出入境健康申明卡  人民网重庆3月18日电(陈琦、黄军)记者从重庆海关获悉,根据口岸疫情防控形势和相关判定标准变化,3月17日海关总署正式启用第五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海关旅客指尖服务(健康申报)小程序也进行了同步更新。 据…【详细】

原创

城市立体绿化怎么建?重庆最新条例正式实施  重庆市城市管理局发布新修订的《重庆市城市园林绿化条例》,首次对城市绿线划定、永久保护绿地、城市生态公园等予以规范和明确…【详细】

原创

熟悉的味道回来了!重庆超200家火锅店开放堂食  人民网重庆3月18日电(陈琦、黄军)“你去吃火锅了吗?”最近,重庆市民聊天,都会这样问一问朋友。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正在加快恢复,重庆火锅店正陆续复工营业并规范开放堂食,全城又飘起了火锅香。 3月18日,在重庆…【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