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你看,那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

2020年03月21日15:30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吴英  受访者供图

       时间:3月19日

       地点:武汉泰康同济医院

       记录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肝胆外科 吴英

  凌晨五点半的武汉,夜色还很深,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汽车经过鹦鹉洲长江大桥,这个“九省通衢”的都市里最繁华的大道,显得那么空旷。武汉的夜,寂静中透着寒意,但依然有灯光闪烁,正如千千万万同胞投身到这场战“疫”,点燃希望之光。

  2月13日,我们乘坐“胖妞”抵达武汉,入驻武汉泰康同济医院,紧急对接后,大家深感时间紧迫。一方面,大批量确诊患者渴望着入院,已经运行的方舱医院也需要我们立即接管;另一方面,医院水、电、气等设备设施尚未完工,病房只有一个框架,且从布局和流程上并不符合传染病专科病房要求。

  稍事安顿后,医疗队开始实地考察,并设计改造方案、规范感控路线。医院灯火通明,就像一个24小时不停歇的建筑工地;宿舍灯火通明,无数人在商讨方案,制定制度、预案。

  次日,我们兵分两路快速出击。一路人马接管方舱医院,收治患者,在原有治疗基础上接续奋斗,另一路人马积极筹建病房,改造和规划专门的救治病区。 

       团队是临时组建的,抽组人员来自10余个不同专科。病房更像是工地。很多困难,都是以前从未碰到的。两位“南丁格尔”彻夜不眠,眉头紧锁,眼睛血红。我怕她们倒下,特意叮嘱两个护士妹妹盯着他们吃饭,见缝插针休息。      

        电话打到爆、对讲机吼到没电,从医院管理层临床一线、辅助科室、后勤保障,不断探索、磨合、改进,流程逐渐清晰。 

        病床、仪器如何组装?一群博导、硕导和一帮80后、90后对着图纸挥舞着扳手、螺丝刀研究。建筑垃圾、设备外包装如何清运?做手术、打针穿刺的纤纤玉手撸起“医”袖埋头苦干。

  几天时间,一个“工地”变成了整洁、宽敞、符合感控规范的病房。全新的被褥、暖暖的“小太阳”,等待着它的第一批入住者。

        病房筹建完成,我担任泰康同济新冠肺炎专科医院感染一科副护士长职务,协助咱们的“南丁格尔”鲜继淑护士长工作。从军人到退役回聘,变的是身份,不变的是初心。作为一名退役回聘人员,我不需要当英雄,也不需要立功受奖,只觉得直接护理患者更能让我心安。

  进入“红区”,需要全副武装,作为43岁“高龄”的护理人员,战友们最担心的就是我能否适应“红区”的高强度工作。其实我自己也很担心。因此,我自创了训练的办法,在筹建病房的时候,不顾大家的善意“嘲笑”,先适应性戴着两层口罩、护目镜和面屏干活。      

 

       事实证明自创的训练方法也是有效的。在开科第一天,我作为前接分诊人员在“红区”工作整整6小时,和队友一道完成了58名批量病员的收治任务。

  因为是第一次实战,没有经验,护目镜过紧了,进入“红区”半小时就开始头疼。傻傻的我以为这是初进“红区”的必然反应,也怕别人笑话我临阵退缩,就一直忍着不说。在那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了孙悟空为什么那么痛恨“紧箍咒”。 

       痛得厉害了,恶心想吐的时候,我就缓慢调整呼吸,想一想女儿的如花笑颜,想一想草地的芬芳。两小时后,可能因为压迫的地方水肿了,疼痛反而减轻了,只觉得脑袋麻麻的,反应能力明显下降。出“红区”后,发现额头正中被压破了,凹进去一个坑,像一个月牙。十五天后才终于结痂,给额头留下了一道不消散的印记。

  “红区”带组,倒班频繁,我总结出了一套应对方法:不要强制入睡,睡得着就睡,睡不着就闭目养神,调整心态。老公和女儿问我是否吃得消,我总是信心满满地说:“放心,老年人经受得住考验!”

  我深知,现场永远比预案凶险,无论前期制定的制度多么规范,预案多么完善,也要经受实践的检验并不断调整、改进。  


吴英额头被压压凹一个坑   

        开科以后,我所在的感染一病区收治的患者情况十分复杂,有上呼吸机的重危患者、截瘫患者、巨大压疮患者,也有智力障碍、精神分裂症、盲人、聋哑人等特殊患者。其中老年人居多,基础疾病多,病情进展快,治疗护理难度也比较大。     

        当我将“可以出院了”这句话带给一位患者时,她紧紧抓着我的手,有出院的喜悦,有对我们的不舍,也有对未来隔离生活的担忧。

  托尔斯泰说:“疾病不应该把人们分开,恰恰相反,它应该为人类相爱提供机会。”因为疾病,我来到武汉加入抗“疫”大军,直到今天,父母都不知晓。我叮嘱老公和女儿保守秘密。我其实也不忍心欺骗父母,因此每次父母问我在做什么,我都说在“工作”,只是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在武汉工作而已。

  父亲生日那天,我用记号笔在纸上用力写下“老兵爸爸生日快乐”几个字,在病房走廊举着拍了一张照片,虽然这张照片目前不能让他看到,但是我相信,如果有一天他看到照片,知晓了真相,会明白我的选择。      

  在这场战“疫”中,医护人员成了全民“团宠”,我们时刻被感动和温暖包围着。帮助我们分发餐食、打扫病区清洁的警察小姐姐,为我们举办“病房音乐会”的张叔叔,关心我们饮食起居的司机师傅与后勤叔叔。

  病人、亲友和媒体都在说,医护人员为了大爱征战武汉,这种牺牲和奉献精神值得尊敬和讴歌。其实,这只是平凡人之间的守望相助,是一种本能。就如你路过一个水塘,有人溺水,而你一伸手就可以拉到他,也许你也会身陷其中,但就在那一刻,伸出手就是本能。

        我们做的,是千千万万同胞都在做的事——抗“疫”之战。

  国家危难之际,没有人能置身事外,所有的人都是战士。我们面临的敌人,不光是病毒,还有恐惧、谣言、未知和疑虑。只有伸出手,相互扶持,艰难前行,才能驱散阴霾,走出黑暗,迎接晨光。

  思绪中,车辆已经到了我们的宿舍楼前。在我的前方,一轮红日喷薄而出。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陈琦、张祎)

本网专稿

你看,那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  凌晨五点半的武汉,夜色还很深,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汽车经过鹦鹉洲长江大桥,这个“九省通衢”的都市里最繁华的大道,显得那么空旷。武汉的夜,寂静中透着寒意,但依然有灯光闪烁,正如千千万万同胞投身到这场战“疫”,点燃希望之光。…【详细】

原创

重庆市急救中心与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共建医联体  记者从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获悉,该医院已与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签订协议,将通过构建医联体的方式,促进两院之间的人才和技术交流。…【详细】

原创

重庆市所有区县均为低风险区县  人民网重庆3月20日电(陈琦)记者从重庆市卫健委获悉,根据重庆市疫情形势,经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同意,从3月20日起,将渝北区纳入低风险区县。至此,经过分批调整,全市38个区县和两江新区、重庆高新区、万盛经开区、重庆经开区均已…【详细】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