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住在上铺的兄弟,我们相约战疫胜利再见面

2020年03月19日23:13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钮柏琳支援沌口方舱医院(左二)

  时间:3月18日

  地点:武汉驻地

        记录人:军队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陆军军医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主任医师李传伟

  作为第一批援助武汉的医疗队员,我们来武汉战疫前线已经有50天了。在此期间,军队和地方分批次的增派人员支援武汉及湖北其他地区的疫情防治工作,最高峰的时候有4万余名医护人员奋战在湖北抗疫的各条战线上。昨日,已经有部分批次的队员陆续返回原地,胜利的朝阳已经升起了。

  在他们之中,有我熟悉的同事、战友,更有毕业后相别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他们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感染科的王铭和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的钮柏琳。作为2003级入校的临床医学本科生,我们为什么选择学医,或多或少都受到了2003年非典期间英勇的白衣前辈的影响。


王铭支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区ICU病房

  我们这群曾经懵懵懂懂的80后小伙子,可能是受到金庸、古龙武侠小说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小梦想着成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般顶天立地的大侠。在我们日以继日准备高考的2003年,作为高三应届毕业生的我们,也曾面临着目前类似的恐惧和焦虑,而我们通过电视看到当时抗击非典前辈们奋不顾身扑灭非典,让我们如期完成高考的身影,对身边英雄的崇拜让我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学医。

  在五年的大学时光里,我们漫游过浩瀚的医学书海,踏遍了医院的内外专科,在忙碌的学医过程中不断丰富着自己,临床经验也在一份份病历中一点点的积累。同时,我们共同畅游在学校的湖边,一起参加班会活动的集体烧烤,一起玩dota游戏,我们的友情愈发紧密。大学时光疾驰而过,医学的路有很多种走法,钮柏琳选择了考研,王铭则参加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我则保研继续深造。

       随着我们逐渐走向社会、工作和成家,大家在各自的单位忙着不同的工作,大家也许早已忘记了当年的大侠梦,更多的是作为儿子、丈夫和父亲的普通角色。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救治了很多的病例,也与生命擦肩而过,逐渐认识到自己不是英雄,很多事情也无法掌握,与此说是挽救生命,还不如说我们只是生命的陪伴者而已。然而有些事情,在书籍里学习不会懂,只有在生命中真正经历过才刻骨铭心。


李传伟在火神山医院感染病房  

  这几年,与许多旧时同学联系渐疏,偶尔空暇时也会怀念从前、怀念住在上铺的兄弟,但是我们却很难有机会聚在一起。直到今年,我们从不同的单位,不同的科室千里驰援武汉,又以这样的方式重逢。现在,王铭工作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区ICU病房,钮柏琳支援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和沌口方舱医院,我在火神山医院感染病房负责普通型及部分重型患者的诊治。由于新冠肺炎病情严重程度的不同,我们在不同的战位救治新冠患者。

  十二年的工作中,我们逐渐褪去年少的青涩,现在我们就像当年崇拜的前辈一样,穿上同样的防护服,共同战斗在武汉。我们现在才明白,我们不是当年崇拜的那样的英雄,我们只是尽力完成本职工作而已。虽然我们不能相见,但此刻,我们却深深的感到老同学的存在,就像当年我们当年一起打dota游戏,在不同的路线上与敌人周旋一样。

  现在,我们从线上走到线下,用我们所学的医学专业技能,在不同的地方共同与人类的健康公敌战斗,只是这场战斗只能赢,绝对不能输。“惜别于重庆,相逢在武汉”,在这场特殊的同学会中,老友相聚,虽不能相聚一起追忆昔日的美好时光,但我们携手并肩,共同投身到疫情防控一线,便是不负当年的奋斗和努力了。(整理:陈琦、朱广平、陈小俊)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陈琦、张祎)

本网专稿

我们在ICU里“话疗”  科里收的都是重症患者,性命垂危,远离家人,很容易产生焦虑恐惧孤独的情绪,甚至开始自暴自弃,拒绝进食和治疗。…【详细】

原创

住在上铺的兄弟,我们相约战疫胜利再见面  作为2003级入校的临床医学本科生,我们为什么选择学医,或多或少都受到了2003年非典期间英勇的白衣前辈的影响。…【详细】

原创

驰援武汉,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看着武汉人民在小区阳台、窗户欢送,特警开道,大家依依惜别,互道珍重的场面,我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地流下来。…【详细】

原创